日期: 作者: 新闻

谢燕益在2015年7月12日被失踪,关押在北京及天津某秘密军事基地半年。

房间号是08,只有10几平米到处是软包的房间,进房间就脱光了衣服双手抱头腿分开蹲下,把自己原本穿的衣服收走,发放两套贴身穿的没有扣子拉链绳子的衣服。禁止走动,禁止说话,不能开窗户,半年期间都拉着窗帘24小时开着长明灯,24小时都开着低温空调,安装无死角的摄像头。

门是一扇机关铁门,武警及专案组人员的进出及空调温度的升降等等各个细节都是武警站在摄像头前用一套专用的手势接受指令的。

一张硬板床,睡觉时只能平躺,手放在被子外面身体两侧不能握拳,脚也要露在外面,头脚各站一名武警,连眨一下眼睛都要记录在本子上,稍动就不让睡了。

一张软包的桌子,只有写自己罪状时才能碰到桌子,一次谢燕益要求修改笔录及申诉被扇耳光。

一个软包的有扶手的椅子,因为没有同意官派律师就开始坐墩子,双手放在膝盖上后背挺直双脚并拢,每天坐16个小时,中午吃金银馒头大小的饭量喝水限量,空调低温会感觉很冻,几天后不能自主排尿,持续半个月。

排大便时里面站一个,外面站一个武警,武警是两个小时轮流一班,但是只要在哪个班排大便,明天这个班就会对你更苛刻。

谢燕益写的709纪事中写到:2015年10月1日上午9点,我清晰地听到,在楼上的房间里,有人重重的倒在地板上并轻哼一声就没有动静,当时推测是电刑,这样的情形从10月1日延续到10日深夜。

强迫吃药:狱医说谢燕益高血压,就强迫他吃药,如果自己不主动吃就强灌药,每次吃完药狱医要用手电筒看看口腔药是否吃肚子里了。

威胁、恐吓:给谢燕益看儿子在学校的视频及女儿刚出生的照片,明示谢燕益配合的态度不但会影响自己这辈子你的孩子这辈子都要看你的表现了(要求认罪)暗示谢燕益,你有命出去,老婆孩子不一定有命能见到你。

本来监视居住在刑事强制措施里是最宽松的一种方式,监视而不控制,人身自由不受限制,而现在对律师这种由军队(武警)介入内政参与到司法里的监居俨然成了一种异常严厉的秘密关押,实行无限监禁,主要功能就是对被羁押人造成心理压力与恐惧,并可以为了达到办案目的为所欲为不择手段监审合一,以监为审。曾经看押谢燕益的人多次明确表示,一切都要听专案组的,一切都要配合专案组,事实上他们也是这样做的。709律师们的吃喝拉撒、坐卧行止都要由专案组定夺,看押谢燕益的人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有什么事找专案组我们可以代你转达。专案组对你布置了软酷刑之后,然后就坐等你的央求。这种监禁方式完全是非法拘禁,应该说也是一种创新,是实行专制的特色更残酷的酷刑。

本来现代法治文明应当是审押分离,羁押单位只负责羁押不参与办案,可709案无论指定监居的羁押管理及看守所羁押监管都要配合专案组的办案需要,为构陷案件制造各种酷刑和恐怖。

:原珊珊(谢燕益之妻)

 2018年7月20日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wellbet,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