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如果一个人的悲哀是没有权力;或许这正好是他的幸运之处!

1

瑞江在每次国庆前,都会整理一个名单,乐此不疲。那是关于海里一个组合的名单,以前九个人,现在七个。

瑞江做的是预测。

“习惯了。”他说。

十年以前,瑞江还在上大学,在小圈子里很出名,出名的原因是,他豪言自己要进名单,进名单是那个小圈子所有人的终极梦想,但只有瑞江公开说,不止是说说而已,而且规划了清晰的路线图。

在那个路线图里,瑞江详细盘点了他的家族和他的优势,什么时间读研,什么时间考公务员,考什么部门,进哪个部委,找哪个叔叔帮忙升职,升职到哪一步去党校读书,在路线图里一清二楚,堪称现代升官图,那是他几个昼夜彻夜不眠,研究了很多人的路线整理出来的。

于是,瑞江成了那个“要进海里的人”,虽然那时候他才21岁,就读于一所985大学,学校的前身是那个新中国缔造者的母校,据说。

如今的瑞江,在湖南某市某高新开发区招商局某科任科员,与他的理想渐行渐远,瑞江混的那个BBS还在,偶尔上去留言,那个小圈子的群还在,只不过从讨论政治军事,逐渐变成了讨论孩子上学,买车,还有前列腺炎。

瑞江也买了车,他梦寐以求的车是奥迪A6,他对奥迪A6的性能参数了如指掌,论坛里和人聊车,他说的都是奥迪A6,不知道的,以为他也有一辆。

那是他理解的首长们专用,梦想中的座驾,他一直挣扎着没买车,也许心底一直相信,自己有天会升迁,配发一辆奥迪A6,但是,升迁遥遥无期,他孩子却都要一岁了,岳父母给他凑了四万块钱,妻子几乎天天在催他,他除了奥迪A6,其实不懂车,他揣着四万多块钱,上了一趟汽车之家,搜索了奥迪A6,他才第一次知道那辆车的价格,看到价格,他买A6的心一下子死了,随便选了台北京现代,也许是因为北京现代里有北京两个字。

买到车那天,瑞江心情还是很好的,于是晒到了BBS上,没想到有人问,瑞江,你的奥迪A6呢?

隔段时间,瑞江就会被拉出来打脸。虽然隔着屏幕,瑞江都觉得脸烧得厉害,他挣红着脸争辩,招商局的事你们懂什么?瑞江就会不厌其烦地解释高新开发区在中国的政治框架里有多特殊,招商局多么有前景,自己熬到退休以后弄个副处没问题,这成为BBS一个月经话题,无数人乐此不疲。

瑞江也不知道当初,怎么就信了这个升官图,直到今天,瑞江还在幻想,某一天,他会鸿运当头,机缘巧合被某个大人物赏识,先做两年秘书,然后放出来做个县长什么的。也许,因为他名字里有个江字,而他又姓张,跟某个大人物一字之差,或许,是因为他在论坛上吹牛,说自己有多么硬的背景,说到吉祥坊自己都信了。

2

吹牛,或者说自我美化,是那个BBS的一种习惯,那里最看重级别,你是什么职位,你父母是什么职位。

曾经有个在BBS混了几年的网友,之前大谈中国的高铁建设和水利设施规划,是圈子里炙手可热的人物,大家都推测,他可能是水利部或者铁道部门有实权的年轻干部,直到有天,他在与人讨论某县的水利问题时,为了增加自己的可信度,他暴露了自己的父亲,其实只是一个县水利局的副局长。

没有人关注什么水利问题了,以往追随他的网友一下子群起而攻之,他试图亮出家庭里更深厚的背景,但也不过是那个偏僻县城的什么副局长,主任科员,于是他得了个绰号,“一门三副科,城关五巨头”,从话题中心变成了人人可以羞辱的对象,甚至是刚来的新人。

他吉祥坊一次出现,是考了三年公务员之后,终于考上了一个县级部门的选调生,被分配在一个乡镇的办公室,他兴奋地上论坛说,我现在拿着全镇的大印。

自然是招来一阵嘲笑,真是没见过世面,人家都怕麻烦,才让你管章。

说真话的下场悲惨,自然就没有人说真话。大家都会有意识地对自我进行美化,或者有意识地缺省一些信息,有个网友,在论坛上指点江山,自称是某省会大院子弟,实际上却是河南濮阳的,他反复强调,虽然是河南濮阳的,但他是油田子弟,大国企,不是普通河南人。

大院,在这个群体里是一种魔力一般的存在,吉祥坊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大多数单位都已经不再集中分配住房,这时候,在这些向往权力的年轻人看来,大院代表着某种体制的孑遗,似乎有一种神秘的魔力。

于是,编造自己的出身,互相炫耀自己父母的官职,成了一种军备竞赛,你的父母是处级,我的父母就是厅级,不然,就没有话语权,以至于到了后来,父母不是处级以上,都不好意思发表意见。

这种军备竞赛有时候甚至不是自愿,而是来自于圈子内网友的抬举,一个通行的惯例是,不直接吹嘘自己,吹捧其他网友,再不自觉透露出自己跟他关系密切,无形中吹捧者的身价也高了,这种官场逻辑这些20来岁的青年无师自通地娴熟。

3

这种吹捧是有价值的,无形中形成了圈子内部的凝聚力,在圈外人看来也许是一群病人的呓语,但在圈内人看来,却是找到了同类。

军备竞赛的结果是造神,造神,每一个偶像被造出来,然后毁灭,这样的游戏反复进行,却乐此不疲。

在这个几百个人的圈子里,也不乏有真正的“”,当然,这个“”的祖辈们与开国时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的那些人不同,那些人是开国元帅,开国大将,他们的祖辈是开国连长,开国排长。

他们的父辈,也不乏有真的体制内干部,但对于他们而言,既没有祖辈当年的机遇和勇气,也没有了父辈的坚忍和开拓,能找到的只有在网络上的虚幻。

一个肥胖的宅男自称是开国少将的后代,声称在俄罗斯学航空,却难掩自己对三次元的喜爱,每天花大量的时间在讨论日本动漫,有一天宣称要去争夺几千万的遗产,找网友借钱,其中一个版主给了2000,此事再无下文;

而论坛的大版主,据说背景很大,当年自称新中国某部门第一任首长的后代,那个部门在前清时期叫河道总督,但是这位首长姓王,他不幸姓杨,后来又拉虎皮做大旗,为自己捏造了一个喉舌部门的职务。

4

BBS的管理完全是人治模式,为了当一个版主,这些“红三代”们极尽讨好之能事,在各种场合奉承大版主,而一旦一朝权力在手,则依性情行事,这个在现实中毫无影响力的版主,这点虚拟权力,被他们在虚拟空间发挥到了极致,享受网民跪拜的错觉。

版主无非就是在论坛删帖,报请封人,季汉当上版主不久,就把自己讨厌的一个网友封禁,当得到默许之后,他得到鼓舞,终于在一次BBS的日常争论中,他发动自己的拥趸,把十几个网友打成“坏分子”,予以禁言,其中不乏昨天还跟他称兄道弟的哥儿们。

谈笑间,灰飞烟灭,他感觉自己平定了一场叛乱。

他们的悲哀,在于没有权力,他们的幸运或许也在于没有权力。

瑞江现在已经不怎么玩这个圈子了,“太忙了,有女儿了。”很多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渐渐地淡出了。

但是,圈子并没有消失,最近,更有新鲜的血液加入,他们大多是95后,瑞江知道,新一代的“红三代”来了,只要有权力,就会有羡慕权力的人。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wellbet,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