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2018年7月24日,章文被某女生指性侵。稍后,蒋方舟、易晓荷、哑巴等亦指章文曾性扰自己。

这当然是令人非常难堪的系列指控。

然而,更难堪的事情出现了,那就是章文先生及其“同道”王冲先生等人后续的止损举措与危机公关。

 

左:王冲   右:章文

章文发表回应文章,并接受新京报等多家媒体采访。

友圈被此文刷屏,大约十位朋友不约而同用了“荡妇羞辱”这个词。

 

 

易小荷的反驳

新京报采访

 

读了一遍文章,确实经典,今后还有谁不理解啥叫“荡妇羞辱”,就给TA看这篇。

我还读出了一个词:临幸。

那是某些公共知识分子骨子里的蜜汁自信——对于“倾慕者”,心情好时给人思想启蒙点化开光,喝点酒后就想当新郎,纳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露水外妾。

章委托律师张庆方发布的声明,态度强硬。

 

 

如果要评选2018吉祥坊最佳委托关系,我投章文先生和他的律师张庆方先生。

一位好散德行,“临幸”仰慕者,聚会如上夜店青楼;一位以纳妾比兴文化界男女交往,视满欲为人间至美,做垂涎三尺状。

 

张庆方律师点评章文案

 

这对儿委托双方啊。

坊间唱到: 水乳交融,上缠李杜,高山流水,下绕康梁。 ​​​​

​​​​大约是看到了鄙人的朋友圈吐槽,章先生很快主动找我做了说明(后来才知道他也找了很多其他人)。

章文先生就公共话题主动找鄙人交流过两次。
5月时一干大V为伊利商业站台,出现了大约八点二十分发的传播事故。其中就有王冲先生,章替王冲解释,他与别人一样,只是不慎接了袁国宝先生个人公司的公关分包。
这次则说了自己,态度很是诚恳,但我觉得用错了地方,章先生的诚恳态度应该留给其不端言行的受害者,忏悔、道歉、担责、认罚。
而不是浪费在我身上,一个直觉警惕甚至反感“德高望重圈儿”的匹夫乡闲。

 

 

7月27日凌晨,北外退休教授展江发微博,声称收到章文的“午夜凶铃”。

章展本是故交,因涉事女主中有展江的学生,展支持学生报警,遂与章逐渐交恶。

 

 

章先生7月28日下午的朋友圈, 如同一碗夹枪带棒的心灵鸡汤,还不忘开启民智指导人生。

 

看似认栽示弱。但我仍能感觉到一股这之前他多次向相关人士甚至公众展示的凛凛杀气。

据知情者透露,章的原话是“要一个一个收拾”。

前倨后恭,恭毕又倨, 此后几天的章文先生,很快打破了自述的闭关,更新了朋友圈, 并在多个媒体群以及给多位包括我在内的旧识,发布其辩解材料。时而软话连篇,时而夹枪带棒。

关于承诺,屡立屡破,“民主不是说着玩儿的”,但观章文先生的朋友圈,是。

 

 

2018年8月1日,疑似被章老师物理隔断微信友圈。

我的友圈,章文先生主页只剩白茫茫一片 。

再看到别人友圈的章文先生。

所谓被物理隔断,实锤了。

 

感觉自己被锁在了“自由中国”门外。 ​​​​

7月25日,微博上这条帖子被热传,其中描述的主人公,直指章文好友王冲。

 

两天后出现了这篇文章。

猪一样的队友

侧面印证了上帖的真实性。

这篇文章的作者燕小云是朝阳公园南门约架事件女主,老鹤的女弟子。

 

 

文中的某文是章文先生,某冲是王冲先生。

读后感:竟无一人是男儿。

仅我看到的,就有近十位女士公开指控章文先生的不端言行,这里头有知名的,如蒋方舟,易小荷,哑巴等,更多的是不知名的小女生,在大陆,能公开说出自己被性侵的女性将承受多大压力?章文先生的回应不但是经典的荡妇羞辱,更党同伐异性,与王冲先生等密谋先下手为强,强占舆论山头。
这场是非如此分明的公共事件,当事女性(们)承担的巨大压力,与某些男士表现出来的轻描淡写形成鲜明对比,既已是非分明,仍支支吾吾闪烁其词,傲慢鸡贼,再对比记录者燕小云女士的耿介坦诚。

我想都帮你们找块豆腐啊,某些男同胞。

 

 

在章文事件爆出前两天,​咪兔的焦点还在公益圈打转,主角是公益名人雷闯。

细节是司空见惯的公益私欲,名人暗事。

稍感意外的是对肇事者无节制的同情与包容,打着利益共同体名义。

公知圈也有这样风气,互相追捧起来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各自的光环把彼此照得更亮,有人出糗,哪怕是于公于私都无可原谅,也能内部消化集体掩饰。

“进了圈子,有时候就有了集体道德或不道德的勇气,我挺害怕这样的文化。”

延伸阅读

闲话『口炮』

​对外是天下为公的集体光鲜,对内是小密圈的内法私规,难看,难堪。

哪个圈儿都有糗事,都有人性的光辉或晦暗,只是借圈子报团取暖亲亲相隐,就很不敞亮了,尤其以道义道德做底色的公益圈。

网路曝光了公益圈内部讨论时的这几条帖子,就是自证。

 

邓飞说雷闯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样的江湖,也是险象环生。

​何曾想,邓飞先生亦自身难保。

 

 

后来才知道,所谓性骚扰指控还在模糊阶段时,邓先生身边几位诤友就合力相劝,早公开早认错,放弃侥幸负荆请罪。
可惜他采纳了另一种建言,扛。
“上周,道歉和退出申明都帮他改好了,临门一脚他还是选择了退缩。”
他和他的损友们判断迷兔将会被当局压制,单等风头一过。
声明早发一个礼拜,尚余一点敢作敢当。
舍不得那点虚名浮利,聪明反被聪明误,自作孽者不可活。
惋惜他,不同情。

​有朋友指出,伪善的人哪行都有,不宜刻指公知公益。

可公益公知圈不是最讲诚信、正义,广播善良与爱么。

缺啥就吆喝啥,古人诚不我欺也。

​知易行难呐,不管是当公知还是做公益。

特别警惕那些动不动赌咒发誓,放狠话祭大词的,额头上就像刻了四个大字:

我 不 诚 实

 

“你那点破名气,还跳起来当大V,可笑至极!”
—— 王冲
2018年7月30日

突然被比我还小两岁的“老领导”醍醐灌顶,降维打击了。 ​​​​

有人认为,我不应该曝光群聊内容。

500人大群的公开发难,摆明了是要付诸公论,我有明确告知对方将公开,自认为算是合乎情理,当然亦尊重对我此举的批评。

王冲先生这一顿教训,似乎是把鄙人锁定为望京地区目无尊长第一人了(凤凰网北京总部位于望京)。

抑或是,望京地区犯冲第一人

说起与王冲先生在凤凰网的交集,不过5秒钟的照面,我甚至不知道他在哪个部门上班。

倒是陆晖先生,可以说是我的部门“老领导”。

他在看到王冲先生那段500人大群训话后,给对方发去了这么一段信息。

2018年8月16日,鄙人微博被“老领导”拉黑。

 

对了,​“老领导”责我两次批他,除了章文事,另一次应该指伊利乳业站台事件。我的评价见图,列位看官给断断,反正我个人觉得是诤言,不算恶意冒犯。

 

延伸阅读

在潘刚董事长带领下的大V们

我感觉章文和王冲在应对此事上的态度,主观互助,客观互害。

​章文先生和王冲先生都是贺卫方教授密友,也是“同道同饮同行”的商业伙伴。

 

总有人劝,脾气急点的还骂,叫我在吐槽章文王冲时,别带上老鹤。
大陆德高望重的人物就那么几个,比贵圈儿幸存的调查记者还少,得珍惜。
还有一种常规说法:老鹤也是被人利用了。
这种层次的公知圈,打的就是“理念相投”旗号,也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兄弟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江湖帮。
要说利用,也是互相抬轿,各取所需。
皇上是英明的,只是被奸臣蒙蔽了,那说的不是朋友圈,而是朝堂。

与鹤先生有过接触,智趣盎然气度不凡,自有一种天然的讨人喜欢。虽待人宽厚世事洞明,还是屡屡落入遇人不淑识人不明的俗套。

 

 

老鹤宽厚长者,对异见岐见的包容尊重,感染过我这晚辈后学,其弟子谌红果那句“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也曾勾我击节。

延伸阅读

『知无知』前传

7月27日,杨海鹏先生微博跟帖,赞成鄙人的吐槽。

 

 

四天之后,海鹏先生突然发表置顶微博,题目是:正义的文三娃,与邪恶的王立军有多远?

 

鄙人只好戏谑以对:打西边来了一位八足将军,打东边来了一位无肠公子,一边举着鸡爪,一边举着鸡翅,突然擦肩而过,仿佛从不认识。

这之后突然有了一种说法, 开始抓咪兔幕后黑手,甚至暗示有一个四川四人帮想要毁掉公知圈……

我曾引用了王天定教授的一句评语:老鹤周围确有一个特别不体面的小圈子。

这句我自认为还算中肯的话,却引起了轩然大波。

原《炎黄春秋》杂志执行主编洪振快先生认为这是对老鹤的无耻攻击。

由于杨海鹏、肉唐僧等网友公开指向针对老鹤的言论,背后有组织有分工,也提及到鄙人,我不得不做了公开澄清。

 

 

一度有人担心,说咪兔大鸣大放搞文革。

有这么短的文革么。

正如我评价疫苗事件的那段话。

如今瓜众扭头就忘,该吃吃该喝喝马照跑舞照跳。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wellbet,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