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撰文 / © 蒲克硕 邹帅
编辑 / © 祝同

一个月内,自如遭到了第三起甲醛风波,将自己再次送入舆论的漩涡中。

9月1日,一篇名为《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的文章在朋友圈中疯传,文中提到,7月13日,一位花名“安时”、级别达到P7的阿里员工在北京因急性髓系白血病离世,其原因指向他入职时在杭州租住的自如房间。在其过世后,其家人对所租住的自如房间进行了检测,结果显示,

作者鹿鸣自言,自己不是刚毕业的学生,“没用过自如”,和因白血病身故的阿里员工安时素不相识,“只是同事的朋友”,但在公众号书写了他的故事后却意外发现,其实两人很像,有那么多的共同好友,都是一个小女孩的父亲,“其实圈子很近”,这让他愈发唏嘘。

9月1日中午,链家董事长左晖回应称,“所有的批评我们都会收下,所有的责任我们都会承担”。

随后,自如CEO熊林也在微博公开了朋友圈回应,他说自己和团队并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对付”谁,如果是自如的责任一定承担。并表示,该名阿里员工是5月18日入住,7月13日离世,目前专业机构在调查病因。自如正在积极联系家属,愿尽诚分担。

自如公关部负责人士告诉AI财经社,目前杭州负责人正在与家属保持沟通,总部也一直在密切跟进,在表达关切同时希望能全力安抚家属。鉴于家属目前也承受各方面压力,自如会充分尊重家属的沟通意愿和沟通途径,配合各项司法取证,以期能抚慰家属。

这篇文章,更像是在一线城市房租大涨的背景下,抛出的一面放大镜,在放大高价收房、租房贷款等种种套路的同时,也将租客们对甲醛房和生活质量下降的怒怨,再度抛给了左晖和他背后的自如公寓。

随后,自如CEO熊林也在微博公开了朋友圈回应,他说自己和团队并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对付”谁,如果是自如的责任一定承担。并表示,该名阿里员工是5月18日入住,7月13日离世,目前专业机构在调查病因。自如正在积极联系家属,愿尽诚分担。

自如公关部负责人士告诉AI财经社,目前杭州负责人正在与家属保持沟通,总部也一直在密切跟进,在表达关切同时希望能全力安抚家属。鉴于家属目前也承受各方面压力,自如会充分尊重家属的沟通意愿和沟通途径,配合各项司法取证,以期能抚慰家属。

这篇文章,更像是在一线城市房租大涨的背景下,抛出的一面放大镜,在放大高价收房、租房贷款等种种套路的同时,也将租客们对甲醛房和生活质量下降的怒怨,再度抛给了左晖和他背后的自如公寓。

01

事发

7月13日,37岁的安时在北京朝阳医院去世, 诊断结果是急性髓系白血病,1月初,他刚做完入职体检,彼时指标一切正常。

同病房隔壁床的病友和他病症一样,关于病因,病友的判断是住了刚装修完的房间。但安时不同,他在北京的家已经住了十几年,公司的办公楼也已经用了十几年,结果指向在他五月在杭州租住的自如房。

房子在滨江区,距离公司不远,步行20分钟即可走到。在自如上,此商圈的房子单间价格在2000元左右,打出的招牌是“绿化率高”。安时选择了与人合租,房子本是一套复式,自如将其改造,二层可供独立使用,划分出客厅、卧室、储藏间、卫生间,安时住在01卧室。

刚租下房子时,安时给远在北京的妻子拍了一段10秒的小视频,木质地板,灰色墙面,白色的简易书桌靠墙摆放,典型的自如简约装潢风格。视频中,安时顺手拿起空调遥控器,将空调关上又打开。

安时在小屋独居的几个月,正值杭州的夏天,闷热多雨,很难做到开窗通风透气。

和妻子反映身体不舒服是在7月,没人知道此前他已撑了多久。随后他回到北京进行检查,结果发现血小板减少。两周之内,病情恶化,安时去世。

就在几个月前他刚拿到阿里的offer,得到“交互设计专家”的职位,成为一名P7级别的员工,只身一人来到杭州,前景一片大好。突来的死亡,留下妻子和一个三岁的女儿,残酷而凌厉。

逝者安时

在他病逝后,妻子来到杭州,对安时租住的那套自如房进行了检测,结果显示:甲醛超标。

甲醛对人体健康的危害不言而喻。2010年12月15日,世界卫生组织在总部瑞士日内瓦发布了一份《室内空气质量指南》,报告提出室内空气中的甲醛含量的安全标准是每立方米中含量0.1mg,超量则会伤害肺部功能,并可能患上鼻咽癌和白血病。

我国国家室内空气质量标准也规定,甲醛的含量应该小于或等于0.1mg/m³。

根据中科协室内环境委员会规定的成年人吸入甲醛的量化警示,如果室内空气中的甲醛浓度超标10倍,相当于生活在室内的人一年内直接饮用3.94毫升至4.73毫升的37%甲醛溶液,即喝了一酒盅的福尔马林。更为可怕的是,一旦甲醛浓度达到30mg/m³时,会立即致人死亡。

数据触目惊心,安时的妻子旋即向法院提交诉讼,不过,自如很快发来一条短信,“诉讼书表明您已经没有继续履约的能力,现解除合同。”短信发送到了已故的安时手机上,没有对空气污染做任何回应。

“我们已经付过房租,仍然有房屋的使用权。安时的妻子显然不接受自如的回应,7月15日她还曾在与管家的微信群中交过水电费,“原以为贵司可能会以负责任的态度来解决问题,没想到却收到贵司如此冷血的回复,字里行间全无对生命的尊重和怜悯之前”,她短信回复。随后却接到了自如的电话:表示就在房间外面,要收房。“他们还是进去了。”

安时妻子与自如的对话

“当事人去世了,自如去收房,这种行为是很无耻的。真的就是破门而入,把人家房子收掉了”,鹿鸣在听到安时妻子的自述时,异常愤慨。“出了事,你没有想去安抚人家,只是想收回,不就是为了破坏证据?”

安时的故事很快成了鹿鸣五天内在公众号上发布的第三篇关于自如的文章。安时的妻子也是因为有朋友看到鹿鸣之前的文章才选择向他倾诉。此前她已经找了好几家大媒体爆料,“但几乎所有媒体都拒绝了”,“求助无门,发现我写过这种事,所以找到我”,鹿鸣略显无奈的表示。

9月1日傍晚,安时的妻子公开发布回应称,自如所述事件经过,没有提及其单方面收回房屋的事实。自己之所以没有首先找自如而是先立案,是因为并不住在杭州,担心有人会去破坏房子的原有状况,而已经进入司法程序则可能会避免这种情形发生,在门缝处贴上封贴也是出于这一担心。遗憾的是,自如在收到传票和律师函后,仍然是在8月27日直接发出解除租赁合同的通知,并在当天下午就进入房子。当时自己在北京,无法阻止自如的行为,只能报警处理。

此外,自如在9月1日的回应中提及,安时在居住期间,未就房屋空气质量提出过疑虑。对此安时的妻子表示,没有投诉不代表没有问题,自如现在应该回答的是房子有没有甲醛超标的问题,而不是有没有投诉的问题。

安时的妻子还表示,在接到法院传票后,截至2018年8月31日,除了通知解除合同,自如没有人前来联系,了解并沟通案件本身的情况,直到9月1日。

02

发声

鹿鸣对AI财经社表示,自己第一次关注到自如甲醛超标的问题是在一周前。同事小A在群里吐槽自己住到“自如甲醛超标房”后的经历:入住两天后开始出现“过敏性鼻炎和咽喉肿痛”症状,严重到“凌晨三点醒来已无法正常吞咽”,但联系自如客服请求甲醛检测时,对方却一再拖延,选择换租还要扣除租房者一半的违约金,同时还问小A,有没有朋友可以来住(有甲醛的)这间房子……

后来小A拿到的检测报告显示,他所租住的那间屋子,每立方米甲醛含量是0.21mg,远超标准值0.10,此外,在苯、甲苯等指标上,五项检测中四项不合格。

鹿鸣喜欢称呼小A为“小朋友”,刚从国外回来,是个“有公心”的人。听到他的吐槽后有感于“年轻人在自如面前没有什么话语权,交涉起来特别麻烦”,加之自己最近在研究消费贷相关的问题,也刚好碰到自如。作为前媒体从业者,鹿鸣便写下了一篇名为《租房自如,以身试毒》的文章,这是他的公众号中关于自如的第一篇推送。

文章发出来后,自如的公关联系到鹿鸣,“说什么反正都是媒体人嘛,什么感谢监督啊”,“我和他们沟通感觉都还挺正常”。但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自如转脸便向后台投诉其公众号文章侵犯“名誉/商誉/隐私/肖像权”,鹿鸣一下陷入两难处境:按照微信规则,如果承认侵权,则删稿;如果不承认侵权,而投诉侵权成立,那么他的公众号则面临封号命运。

“直接吓我啊”。鹿鸣即刻选择了反诉。“这种行为是不正当的”。

“你跟我沟通就沟通,你第一个跟当事人沟通啊,但你到现在都没有去找那个当事人。就那么回事,就把时间都聚焦在我身上。还照我说自己很重视健康问题。”鹿鸣对公关的举措尤为气愤。

后来鹿鸣追问自如公关,既往案例都是怎么处理了,再无回复。于是,鹿鸣发出了第二篇推文《 年轻人,请说出自如租房的故事:) 》。源源不断的新故事涌入后台“白血病啊、孕妇流产啊、各种被坑的故事,特别多”,鹿鸣一开始还没来得及去整理,直到他在群里,听到了同事分享安时的例子。

“他特别典型,从北京过去杭州工作,年级也跟我差不多,这种情况,大家也都很感同身受吧”,在他看来,安时是典型的社会白领,家里有孩子,在北京有房,事业发展到这样一种职位,本应很有前途……“现在大多数的年轻人,都在走这样一条路……挺让人伤心的。”鹿鸣感慨。

他和安时并不认识,只是同事的朋友,但是文章发出以后,他发现身边很多人都认识他,“好多共同认识的朋友,其实圈子很近。”无限唏嘘。

8月31日11点36分,鹿鸣将安时的故事整理成文,发出了第三篇文章《阿里P7员工得白血病身故,生前租了自如甲醛房》。半小时后,他发现自如撤销了此前对他的侵权投诉。

微信后台,涌入大量名字带有自如字样的账号,对他进行人身谩骂和侮辱。与此同时还有更多的“租客投诉”,一夜之间,鹿鸣收到了上百条新的故事,“里面很多都很悲催,很触目惊心”。鹿鸣表示,他还计划继续把这些故事整理分享出来。

“第一篇是出于对身边朋友的仗义发声,但是到了第三篇,看了太多这种故事,让我想形成一种合力。”每一个案例的个体站出来与自如这种大公司对抗,都太渺小了。过往报道不计其数。

安时的同事,阿里巴巴另一名员工薛风(化名)也在社交网络发帖称,自己入住的自如房在西湖区一个新楼盘,上下楼隔壁都在装修,每天都有极强的异味,室友掉头发严重。链家中介和自如管家不久前承认,此前未严格检测甲醛,将安排紧急检测。

薛风以个人名义发起了自如测甲醛超标检测活动,希望能倒逼自如乃至整个租房行业自查自纠整改甲醛超标问题。他和鹿鸣一样,收到了不少反馈。

9月的第一天,安时之死登上微博热搜,成为各大门户网站的弹窗新闻,鹿鸣也收到了以自如公司为落款的留言,指责他“没有责任感”,向他宣告“自如已经聘请专业机构进行调查取证,保留启动法律渠道的权利。请贵公众号即刻删除此稿件及其他相关内容。”

“我又没有造谣,我没必要删。我要删掉的话很多人就不会知道这个事情,就和以前其他案件一样了。”鹿鸣态度坚定。

03

公关

“有种矿井瓦斯爆炸后,小矿主把井直接填了糊弄几下封口费的样子”,和自如客服艰难交涉过甲醛超标问题的小A,如是总结自如的公关方式。

这早已不是自如第一次被曝出甲醛超标。早在2017年,央视网和新京报均报道自如等中介收房后快速装修出租,因装修通风期太短、材料材质等原因导致甲醛严重超标,导致租客出现明显病症。

彼时自如称,会全力解决问题,不推诿责任,但此后甲醛超标的消息时有曝出,刚刚过去的8月就有超过三起公开报道,但个案的报道并没有引起自如方面的重视。

此种情况下,有租客选择站上法庭。AI财经社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在针对自如及链家的诉讼中,有两起涉及甲醛超标。

2015年7月26日,任林及丈夫刘通与链家公司签订一年的房屋租赁合同,此时自如还是链家公司的一个部门。任林在2015年6月16日确认怀孕,9月在房山区第一医院检查出严重贫血,10月22日在友谊医院确诊为白血病,11月25日引产。

2016年3月,丈夫刘通委托环境监测中心对室内空气中甲醛等物质的浓度进行检测,结果发现空气中甲醛等指标浓度超过标准值,不符合标准要求。

任林就此提起诉讼,要求赔偿。但链家方面则认为任林的病与其长年从事餐饮行业有关,“烹饪过程中即会产生大量有毒有害气体,且餐饮场所内吸烟比例较高,并会大量使用消毒剂、清洁剂等,会导致其长期接触甲醛。”而“任林签订住房合同时间尚短,且屋内甲醛等浓度仅轻微超标,即便任林是由于甲醛而导致患有白血病,其患病原因也应当与其长期处于甲醛等有毒有害物质含量较高的工作环境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而并非因在涉案房屋内短时间居住所致”。

法院最终驳回了任林的诉讼请求,链家方面自愿补偿给任林15万元,包括垫付的4.8万元医疗费和房屋租金。

王飞也曾将自如告上法庭。2017年7月10日,王飞通过自如APP租住了其装修过的房屋,自如员工并未告知房屋空气质量不合格、甲醛超标等问题,住进去半个月左右出现喉咙痛、头晕等情况,于是自己购买了简单的甲醛自测盒,发现甲醛严重超标。

联系自如管家后由自如联系他们承认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对房屋空气质量进行检测,检测结果超标约3倍,于是王飞要求自如赔偿医药费及精神损失等费用。

最终法院认定,王飞确实住在甲醛超标的房屋内,自如公司认为医疗费和甲醛超标不存在因果关系,但是没有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因此应支付王飞的医疗费。但法院驳回了精神损失费等诉讼请求。

这些案例没有走入公众视野,小租客们站上法庭只身抵抗大公司,鲜有关注没有声援,自如的表态甚至不需要公开。但这一次,自如被推到了台前,必须给出回应。8月31日起,自如连发公开声明,针对安时事件和出租屋甲醛超标问题分别予以回应。

自如表示会配合司法部门进行调查。2018年9月1日起,将下架全国九城全部首次出租房源,待CMA认证机构检验合格后再行上架。未来所有新增房源都将100%检测合格后上架出租,并在自如APP详情页展示检测合格报告。

2018年6月1日后入住自如首次出租房源的自如客,如对室内空气质量有疑问,可向自如申请免费空气质量检测。如存在房源空气质量超标问题,可以选择无条件退租、换租,或者在空气质量治理合格后入住等方式。

面对舆论的不断发酵,自如高层也接连出场。链家董事长左晖在9月1日中午回应称,“所有的批评我们都会收下,所有的责任我们都会承担”。

随后,自如CEO熊林也在微博公开了朋友圈回应,他说自己和团队并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对付”谁,如果是自如的责任一定承担。并表示,目前专业机构在调查病因。自如正在积极联系家属,愿尽诚分担。

面对自如方面的回应,鹿鸣并不满意,“关键不是说了什么,而是做了什么”。“自如之前也发布过公示,说自如所有的材料都是什么级别标准,说是世界级的,但事实并没有啊,问题不在于自如宣布自己要做什么,而是说他事实上做了什么。他已经宣布了多少了,我都不需要他现在再宣布什么,只要把之前的承诺都完成就很了不起了,现在说把这些房源下架,那这还是一个涨价的理由呢。”

自如公关部负责人士告诉AI财经社,目前杭州负责人正在与家属保持沟通,总部也一直在密切跟进,在表达关切同时希望能全力安抚家属。鉴于家属目前也承受各方面压力,自如会充分尊重家属的沟通意愿和沟通途径,配合各项司法取证,以期能抚慰家属。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wellbet,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