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我在里面,阳光在外面
亲爱的父母
不要悲伤
这不过是黎明前的黑暗

我在里面,月光在外面
亲爱的妻子
不要哭泣
月缺总会月圆

我在里面,小鸟在外面
亲爱的女儿
不要仇恨
我在里面是为恶人赎罪
也希望为你们撑起一片自由的蓝天

我在里面,你们在外面
亲爱的朋友
不要为我惋惜
外面的世界,何尝不是没有围墙的牢监

——《囚 歌》
词·常伯阳 曲·于浩宸

1.

无论喝茶、还是聚餐,海陆都带着孩子,一脸的幸福。

他笑眯眯的抱着孩子,无论孩子怎么顽皮、哭闹,自始至终海陆都笑眯眯的,真是耐得烦。

我不知道海陆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好丈夫,但我知道他是一个特讨孩子喜欢的父亲。

2.

海陆系狱时,孩子才一岁多。

转眼两年半过去,孩子已经四岁多,很快就要上学了。

上周见到海陆的孩子(“食林蹄花”阿庆嫂做东弄私房菜,海陆家小王子应邀驾到),我问孩子:想爸爸吗?

孩子一脸天真:爸爸找不到回家的路了,爸爸在安靖。(成都市看守所位于郫都区安靖镇)

2016年6月1日 海陆进去第四天 我们几个兄弟伙一起陪孩子过儿童节 摄影李德铭

3.

认识海陆是六年多前,那时他才二十五、六岁。第一印象:高、瘦、帅,一天到晚笑眯眯。

那年笔者奔跑大江南北拓展公民同城圈,我俩在成都见面后,海陆喊了他一帮战友,我们前往人民公园附近饭醉。

依稀记得他介绍过自己:八零后(1986年)、达州山里人、野战部队当过兵(5年)、深圳打过工…

记忆中,海陆不怎么吭声。大部分时间,就是笑眯眯的听,吊儿郎当的样子。

4.

那年(2012年)夏天特别闷,印象中,成都从来没这么热过。

傍晚时分,海陆带我去河边喝坝坝茶。我们穿街过巷、东绕西拐,连走带跑不知道走了好远,才来到河边一个喝茶的地方。那地方,可能就是某个脑袋瓜灵的成都市民临时搬的几张椅子,环境奇差,蚊虫又超级多。不知道是不是我身上汗流浃背的原因,特别招蚊子。记忆里,那个夜晚闷热得不行,蚊虫咬的我浑身上下不自在,心里犯嘀咕:为了省几个破钱,跑那么远,找都要找这么个破地方…

来了几个兄弟伙,聊了什么完全已不记得;海陆脾气好得不得了,也许就是这个原因,我开始喜欢这个小伙子。
这么多年了,每当想起海陆,脑海里就是那个炎热的夜晚。这些年来,凭记忆找过多次,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那地方。以至于自己开始怀疑:那个汗流浃背、蚊虫超级多的炎热夜晚,是否真的存在过…

5.

也是那年(2012年)9.18,他一个朋友自浙江专门赶往敦煌见我(敦煌街上奉旨反日的you行队伍阻塞了交通)。

交流中,才知海陆去了北平声援一个大学老师;原来他早已不只是活跃在网络上,也不只是关注身边的人与事…

这个社会最匮乏的不是坐而论道的读书人,而是知行合一的践行者。这个笑笑眯眯的小伙子海陆,一次又一次令人惊喜。

6.

2015年中秋后,走出高墙回到大监狱的笔者重返成都。

海陆发福了,活像个肉菩萨。

短短两年内,他居然完成了恋爱、结婚、做父亲三大工程;更令人惊喜的是,他和妻子一起受洗归主信了福音。据说,他和妻子是在人民公园公民同城喝茶时认识并相爱的,三观一致的伴侣。

7.

海陆很温和,人缘特别好,属于人畜无害的那种类型。

在成都的日子,我们老混在一块。他时常告诉兄弟伙们要保重、不要急。

可他自己,疫苗事件发生后却跳得比谁都欢。与其说是担当,不如说是一个父亲因自己的幼儿而感同身受?

8.

2016年5月底,几个吃饱了憋得慌的年轻人,突发奇想想搞搞新意思,灵感一来,就捣鼓出一种带黑色幽默的酒——必须承认,这种酒非常有创意,不是你我脑袋一拍就弄得出来的——没有一点情怀,没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愣劲,真还不行。

笔者坏坏地推测:他们几个一定为自己的聪明才干得意过好今天,高兴得几天几夜睡不着觉也是有可能的。卖酒先狠狠赚一把,创业成功,不只是能一举脱贫致富拥有财务自由,哥几个从此名满江湖、达济天下。热血奔腾做这个中国梦的,就有本文主角——刚到而立之年的海陆。

9.

热血奔腾的中国梦没做几天,海陆等几个兄弟伙就摊上大事了。

2016年5月29日,海陆等人就因这个酒,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刑事拘留。

据说海陆等四人总共才卖了4000多块钱酒,比照笔者在牢里自修的法律知识,交易金额不够20000元,连“非法经营”都算不上,却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刑拘。这到底算哪门子事儿?

笔者开始以为,就这点破事儿,海陆等至多几个月就会放出来;几个月过去后,我又反复给朋友们说,不可能超过一年一定能取保出来;可是,几个冬天已过去,海陆他们还是没出来。

更奇葩的是,如此简单的案子,竟然不审不判…..

他做了不少有意义的事,他孩子这么小,根本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进去;他自己,包括我们都没有想到一进去就这么久…

10.

自由是有代价的。远看欧美,近看台湾韩国,自由无不是血泪凝成。

好不容易翻出一张旧照片,这是笔者能找到的与海陆唯一合影。

那是2012年6月12日下午,海陆和我、张维、李宇在四号工厂国际青年旅舍悼念硬汉汪阳(李,湖南邵阳人,2012年6月6日离奇自杀)。

六年前照片里这四位抗争者,以不同的方式见证了推动社会进步所承受的逼迫——2013年8月至2015年8月笔者系狱(2年);2015年9月张维流亡泰国;2016年5月海陆一直系狱;2018年3月李宇犯精神分裂至今住院…

11.

“这是一个最好的年代,这是一个最坏的年代。”

海陆是一个基督徒,应该晓得自己在做什么。对我们而言,除了背起十字架跟随我主耶稣基督,难道还存在更好的选择吗?

但愿有一天,我们能真正做到将自己摆上,活出耶稣基督的样子来,这实在是好得无比的事情。

相关阅读:

维权网 | 成都“六四酒案”通报:四人今遭正式逮捕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wellbet,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