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陈健民于2018年11月15日在任教了25年大学内,举行告别演讲,上吉祥坊一节课。

占中九子案下周一开审,被告之一的陈健民早前向中大申请提早退休获批,今晚在中大教授吉祥坊一课,吸引超过600 人出席,包括与陈同因占中被告的戴耀廷、朱耀明等。陈健民发言时形容,已做好坐牢的心理准备,但勉励同路人:「只要我们不被监禁、审讯所摧毁,即变得沮丧、愤怒,吉祥坊我们会变得更加强大。」他又引用画家梵高与其老师的对话,祝福中大学生:「希望你哋能够顺你哋的性,为呢个世界创造真善美,不虚此生。」全场多次站立鼓掌致敬,最长一次近一分钟。

1979 年入中大读书,其后曾赴外地升学,1993 年回中大社会学系任教,至今 25 年。他在中大的吉祥坊一课,吸引超过 600 人出席,听众坐满讲堂楼梯,连讲台前的空间,都坐满了人。慕名前来听课的,除了中大学生、校友,还有他的「占中」战友,包括下周一同上庭的戴耀廷、朱耀明、黄浩铭、陈淑庄、邵家臻、张秀贤。

陈健民

陈健民发言开首表示,教书多年一向潇洒,第一次这样紧张,「成个脑空白」,因为见到好多新旧同学、朋友、占中路上的伙伴,「好激动」。他又称,案件下星期开审,现时仍非常不确定结果为何,不知道哪些人会坐牢哪些不用。为轻身上路,以免为大学、学生带来混乱,故已向大学请辞,并获批准,将于明年 1 月 1 日正式退休。由于下周案件开审,预料要审至 12 月底,换言之他在中大的日子只余本周。

他指已作好心理准备被监禁,自己也不是第一个坐牢的,「有些年轻人已经坐紧」。但他勉励同路人:「只要我们不被监禁、审讯所摧毁,即变得沮丧、愤怒,吉祥坊我们会变得更加强大。如果我们没有被撃倒,就可以会激励更多人。系呀,系可能要坐监,但强者不一定赢,捉你坐监嗰个唔一定赢。」

陈健民又形容,纵要离开中大,但此刻心情「无愤怒、无悲哀」,只有感恩。尤其看到不少人支持自己及占中案一众被告,「令我相信人心里的良善,是我们的希望。希望大家不要放弃,在最黑的环境,才见到星星。」

戴耀廷是座上客之一,他发言时笑称,不相信陈健民真的退休:「我话渠一定唔退,立此存照!」戴又称,不后悔邀请陈健民及朱耀明参与占中:「香港无另外其他人可以带领这场运动,只有他们两个先可以。所以我无歉疚,因为无得拣。」

朱耀明牧师发言时哽咽。他说,曾被不少人问为何参与占中,他的答案是因为陈健民和戴耀廷两人:「两个教授牺牲好多,我呢个乜都无的牧师,能和他们同行,觉得好光荣。 」

启蒙陈健民的人:潘霍华、魏京生、Juan Linz…

是次讲座题目为《毋忘燃灯人— 向启蒙者致敬》,开场前讲堂先播出Beyond 的《不再犹豫》,讲座搞手、中大教授周保松先发言,盛赞陈健民是中大精神的模范,令中大人骄傲,相信他会在中大教育史上留名。

陈健民发言,由自己中学时代透过金禧事件接触社运,因而发奋读书考入中大说起,谈及多个对自己人生信念的启蒙者。

例如撰写《狱中书简》的德国神学家潘霍华,就启蒙了他思考基督徒与社会的关系。陈健民分享自己年少时曾上教会,但不满牧者过于与社会脱节,遂离开:「我有信仰,但没有宗教。」每次被学生问及是否基督徒,他都如是答。

启蒙陈健民追求民主的,则是一连串事件— 1978年北京的民主墙运动,魏京生张贴《第五个现代化:民主与其它》及《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大字报,吉祥坊被捕,期间作家胡平撰写《论言论自由》,都对陈健民影响深远。同年台湾发生美丽岛事件,以至香港的前途问题,都令他开始思考香港的前路。

引导陈健民走上学者之路的,是他在耶鲁大学的老师、专研民主化的 Juan Linz。陈健民记得,当时一次系内师生午餐聚会中,Juan Linz 拿起自己一本著作,说他即使只出版了这一本小书,耶鲁仍授予他至高的Sterling Professor 荣誉,借此勉励大家做有意义的研究。 「呢个老师好触动我,是我的 role model。好好地做学问,关心学生,系会带来影响的。」

看《梵谷传》的感悟

其后陈健民又讲述曼德拉、甘地、马刊路德金的故事,分享这些政治领袖对其民运策略的启发。他笑言,2013 年戴耀廷邀请一同搞占领中环,之所以马上答应,全因他之前已看过很多历史上类似的事例。陈健民又强调,至今仍坚信非暴力的抗争可带来民主,但对于香港的民主之路如何走下去,自己「真系唔知道」,「有时真系觉得前路茫茫,连啲灯都好暗,只能睇星。」

讲座尾声,他提起大学二年级读《梵谷传》的感悟。他说,梵高最初以卖画维生,但因看到不好看的画好卖,好画反而卖不出,受不了,便改去当牧师。当牧师时,他坚持要到最贫穷的地方,如矿坑宣教,却不被教会承认,之后唯有将生命投向画画。陈健民形容,梵高当时做的是一件很革命性的事,当时画家以写赛风格为主,他的画却强调要反映个人感受、情绪,因此「被时代误解」,整辈子只卖出过一幅画,「一生人孤独地走后人认为对的路」。

陈健民又分享梵高与其老师的一番对话:

「没有东西是永远把握得住的。只要有勇气和力量去做自认为正确的事情,也就够了。也许结果是错了,可是你至少总算做过了。我们必须依照自己理性的最高指示做下去,至于最终的价值,那只有等上帝去评断了… 每个人都有完整的自我,都有自己的特性,如果他能顺性去做,那么无论他做什么,结果总会美满的。 」

— 老师对梵高的话

他以此鼓励中大学生作结:「希望你哋能够顺你哋的性,为呢个世界创造真善美,不虚此生。」

占中开审前,陈健民在中大的吉祥坊一课

占中开审前,陈健民在中大的吉祥坊一课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wellbet,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