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如果有一天,我也在北大医学部“被失踪”

2018年11月29日
Written by LESSTHAN000

我是沈雨轩,北京大学药学院2016级本科生,“北医学生‘被’休学”一事的揭露者。

我的朋友贾世杰,因为“在QQ空间转发、评论敏感消息”,已经悄无声息地消失了两月有余。

贾世杰同学的qq空间

昨天,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小心翼翼地点下发出文章的按钮,因为我深知发出文章后自己将面临什么。彼时,脑海里唯一的念头是世杰早日回归校园,没有其他。

结果出乎意料地令人振奋,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那些素未相识的人们用行动给予了温暖。

“我们聚集联合起来没有人能够让我们消失”、“邪不压正,加油呀”、“我们不会就这样被消失”、“想表达支持与关注,如你所说互相依靠”、“或许正义不会缺席”……

不少同学积极地在各个平台上转发扩散、不厌其烦地讲给身边的人听,甚至有朋友想要捐钱。还有同学经深思熟虑后提出了许多具体建议,比如和学校寻求沟通与解释等。

但除却这些温暖的鼓励外,我还听到了一些微妙的声音:

世杰的事情关你什么事情?不关你的事情你为什么要这样写文章?值此敏感之际发文章你是不是别有用心?是你自己想要搞事情还是你背后某些非法势力在控制你?

事情发展到今天,也仍然有人以莫须有的“罪名“进行来揣测与恐吓。如此诛心之论产生的压力也许足以让一名脆弱的发声者退却,但正多亏了他们给我留下的疤痕,让我不得不坚强。原本我无意再去诉说在自己身上遭受的一切,但是今天,我深知自己别无他法,也只能公开自己的遭遇来对质疑进行回应。

学期开始至今,我就断断续续遭到约谈。内容核心是保证不再关注、参与和深圳维权工人相关的事情,当然转发就更不允许。

是的,我就是一个关注社会不公平现象,想要为遭受不公正待遇的维权者说一两句话的学生。但作为学医的我,确实并不认为转发消息让他人关注、一起出力帮助问题解决有什么过错。

但意味深长的是药学院党委书记的约谈,我表达了我对于11月10日前后学院越过我直接联系我母亲这一行为的不满。当时母亲刚刚经历一场车祸,身体不好,学院却给她打电话,要求她立马来北京,“看住”我,让我别做一些“激进”的事情,最好是“能带回家冷静冷静”。书记很坦然,表示他们有权利有义务联系家长,他们几年来也是一直这样做的,哪怕我感到不适,因为要把我从危险的边缘拉回来。

而所谓危险的边缘,我的母亲竟用老师的口吻说道,“因为当一些危害社会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不能确定你到底在不在场,所以你有处在危险之中的可能。”而当我问具体是什么“危害社会的事情”,她表示她确实能够了解到一些讯息,但我却无权知道。

几次约谈中,我有没控制住情绪痛哭的时候,控诉为何工人们想讨个公道就这么难;也有因为拒绝约谈而被班主任和学院某教授截堵在教室,甚至被追着从教学楼逃走的时候。现在想来确实荒唐。

最令人寒心的莫过于,从一位在北医工作的保安大哥口中得知,我的脸曾被录入北医监控系统,实时记录出入学校的时间和地点,而且保卫部有一份详细记载着我个人信息的档案,里面甚至详细记录了“为什么沈雨轩留中性发型“的问题,里面给的答案竟说“因为我受到过骚扰”——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不过是某些人荒唐的臆测。

这位保安大哥也接到指令要“监视小沈同学”,吉祥坊他忍无可忍辞职离开。后来他也不敢继续与我保持联系,因为受到了一些“警告和威胁”。

类似的遭遇也发生在其他人身上,同样因为关注深圳工人维权事件,我的另一位同学在11月12日一早被十来号人堵在宿舍门口、限制离校,这十来号人包括父母、老师、学生干部和数名不明身份的黑衣男子。这些不明身份男子还在当天尾随了她,无论她走到哪儿都跟到哪儿。

当我把朋友的遭遇、世杰的遭遇说给约谈我的老师们领导们时,他们说法都出乎意料地一致:“学校是为了你们好。”

昨晚发出文章后,班主任便来信息说有同学反映我在微信群传播信息不实的文章,要求与我谈谈。

今天早上谈话我便重申,我所希望的不过是:对于深圳工人维权事件,应该公开地讨论和分析,而不是一味地藏着掖着;而对于世杰被休学的事件,更应该让世杰自己来选择,让世杰自己说话,而不是学校老师和家长来代言。

但班主任却再次“正面回应了”我的意见。他传达了基础医学院(世杰所在院系)的意见,并且希望我不再采取这种过激的网络发言的方式:

基础医学院的老师称,世杰被休学,是因为他父母想让他回家“冷静冷静”,不要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不要去参加一些激进的活动。

我反问班主任,有什么证据证明世杰参加了激进的活动,他并不曾去过深圳工人维权事件的现场,更没参加过任何所谓的激进活动。

而班主任却表示,要杜绝这种参与活动的“可能”。

而当我再次提起世杰的个人意志时,班主任说,如果世杰想回来,完全可以回来啊。

好一个想回来完全就可以回来!那为什么世杰9月11日被带走,于9月23日逃回学校后又被绑走了呢?他既然尝试过回来,难道还不够证明他的个人意愿吗?所谓的世杰可以随时回来,恐怕是指,在家中被彻底“纠正”,不再关心社会现实,承诺不再关注工人维权、专心学习并且表现乖顺之后,才能被放回学校吧!那时候的世杰,才是学校所能容忍的世杰吧!

这期间更令人细思恐极的却是,世杰的家长为什么会突然说“不要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呢?

我以及世杰同专业好友同样有这样的遭遇。我的母亲被不止一次要求来北京看管我,并且“最好把我带回家冷静一段时间”,世杰的好友(被要求参加学校组织的关于深圳工人维权座谈会的另一名同学)也曾被带回家一段时间,但因为家在北京,他又很快逃回了学校。可见,北大医学部基础医学系的老师领导们,给世杰的父母也传递了相似的信息。而所谓的他父母的说法——“世杰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参加激进活动”,完全是出自这些老师领导之口,而世杰的父母也普通我的父母一样,受到“你的孩子正走在微笑的边缘”的恐吓,接到“把孩子带离这个环境冷静冷静”的指示。

我可以预见,在我昨晚发出文章,说明我所了解的关于世杰的情况后,基础医学院仍然会以这样的态度来回应。

因为这样类似的回应,在这两个月以来,出现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

在世杰不在的时间里,北大校园内发生了多少他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北大毕业生在校内被殴打、绑架,北大学子于天夫、冯俊杰就此发声,却随即双双失联,学校对此却无回应。

冯俊杰,同样是我的朋友。我们曾在北医阳光爱心诊所共事,在一个个傍晚时分走访患者的住处。11月22日凌晨,他和世杰同样,听说是被强行塞上车押回家,曾和外界取得过零星的联系,但随之却是长久的寂静,直至今日音讯全无。

我不知道俊杰在承受着什么,曾面临过什么,就像我不知道世杰现在,是否还会像从前一样咧嘴笑得无所顾忌。

甚至在今天公布的信息通报记录中,我又看到了针对我所揭露事实的再次掩盖。

保卫处竟在我揭露世杰事件之后,再次专门强调9月在二号楼四号楼下发生的事件确是“有人喝醉酒”。但居然连具体的日期都记不清,却也能再次“确认事实”,岂非咄咄怪事?!

更为可笑的是,保卫处居然会专门提出一条“丢了外卖不再让看监控”,来“回应”我昨天在文章中所提及的“丢外卖都可以看监控但校园内发生绑架却不允许调监控”的质疑。

一个稍微理性正常的人,都能感受到其中充斥着的遮掩与恶意。

然而我写下这一切不是为了缅怀伤感。

这两个月以来,发生了很多事。在泉州,近70吨碳九泄露,瞒报近十倍,40万泉港人被失语;在深圳,摇摇欲坠的尘肺病工人被辣椒水和烟雾弹喷到在地;在网络上,NGOCN等9800多个自媒体账号一夜之间被封。

如果世杰还在学校,我想,他也一定会转发、评论这些消息。哪怕再次遇到被骗回家、被绑走、被失踪的困境。

你我都知道,这就是我们面对的现实,不那么美好,不那么温暖,甚至有时候带着刺骨的寒意,你我都看到,贴标签、扣帽子越来越成为一种舆论场上镇压弱者的表达方式。我可以想象这篇文章发出过后还将有多少人来猜测我的用心。

但我仍然相信,将会有更多的人选择转发支持,将会有更多的人积极行动起来。

我想起了这样一句话,“我们都是种子,勠力同心,总有破壁新芽开花时。”

我是世杰的朋友,北京大学药学院2016级本科生沈雨轩,我的联系电话是18801237715,微信号Coolmaxdaily。

coolmaxdaily.png

请添加我的微信,并加备注

 

相关阅读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wellbet,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