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Viva La France(法兰西万岁)”——这是投资者在造访法国科技生态系统之旅中获取的主要信息。但现在是向法国创业公司投资的时候了吗?

大约 40 位风险投资公司的合伙人以及有限责任合伙人,齐聚巴黎就法国科技发展展开讨论,这其中包括安德森-霍洛维茨 (Andreessen Horowitz)、Greylock partners 和 Khosla Ventures 等知名风投。为期两天的路演在 Station F、Vision InstituteiBionext 和爱丽舍宫举行。

我在法国长大,对同样的说法一再出现感到十分好奇。当 Symphony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戴维·格勒(David Gurle)在回答有关如何在法国建立工程团队的问题时,我们很容易预测出答案——劳动法不够灵活,法国人很懒,他们总是罢工…

擅长言谈的格勒表示,Symphony 为了寻找新的办事处地点,已在 15 个国家进行了实地调查。他们首先选中了新加坡,但是无法组建团队。格勒说:“我们在董事会上表示,下一步将投资法国。”起初,Symphony 董事会由于同样的担忧,确实不太情愿。

多年来,法国商务委员会主席、国际投资大使 帕斯卡·卡格尼(Pascal Cagni)一直在努力消除这些担忧。他举例说,就劳动法而言,监管框架现在是可以预见和有限的——例如,不像英国或德国,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解雇人。这意味着你必须支付遣散费,但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硅谷现在过热。在硅谷创建公司的投入越来越大,且越来越具挑战性——科技行业的规模不断增长,现在最大的科技公司主导着人才市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为什么硅谷的老兵们要在舒适的硅谷之外寻找新的发展空间。

加快发展速度

问题不在于法国的创业公司是不是应该受到重视。此次会议探讨的关键是速度和强度。现在适合投资吗?还是说我们仍需等待?

“我们注意到,我们过去没考虑这种因素,就开始在欧洲的创业公司中加大投资——不仅仅是法国的创业公司,而且遍及整个欧洲,”Battery Ventures 一般合伙人切尔西·斯托尼(Chelsea Stoner)告诉我。从这项研究中不难看出,当涉及到风险投资数量和融资总额时,法国和英国都希望成为欧洲老大。

铁一般的事实无可否认,但更为重要的是,法国科技行业的发展势头一直异常惊人。几年前,我可以数清每一桩金额超过 100 万美元的交易。现在估值达数亿美元的创业公司不胜枚举,规模超过 2000 万或 3000 万美元的融资也有很多。

法国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一些工程大学。现在,大多数学生都想去创业公司工作。那么,如果法国拥有雄厚的资本和大批的人才,那还缺少什么呢?法国的创业公司是否应该得到法国政府的更多支持呢?

“五、六年前,我会说让政府尽可能远离创业公司,但我错了,”前思科首席执行官(CEO)约翰·钱伯斯(John Chambers)告诉我。钱伯斯现在是法国科创(La French Tech)的形象大使,为了避免利益冲突,他没有投资法国创业公司。“我三年半以前说法国将成为欧洲的科技领军者,当时没有人相信这一点——而现在这一预言正变成事实,”他说。

OpenClassrooms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皮埃尔·杜武克(Pierre Dubuc)在座谈会上表示,有一项规定对他的公司很有帮助,那就是“法国高科技签证 ”(French Tech Visa)。多亏了这项规定,OpenClassrooms 才得以在短短几周内为聘请的员工办了签证。

钱伯斯表示,这具有双向作用。美国员工申请法国高科技签证,在法国创业公司工作一段时间,然后回到美国。在改变美国人的思维模式方面,它起到了关键作用。法国科技生态系统的发展也需要时间。虽然有很多优秀的工程师,但很多人告诉我,销售人员和营销人才远不及美国科技公司。

一些员工将需要在 3、4 家不同的公司工作,只有经历多种不同的情形后,才能变得更加成熟。那时,他们就可以把积累的经验重新运用到创业公司中。

处于后期的大规模风投基金也有助于加快科技行业的发展速度。钱伯斯告诉我:“许多人错估了风险资本的价值。”拥有了成熟的基金,运营起来就会更加顺利,并且能聘请到高级管理层。这就说明了为什么把风险投资人和有限合伙人请到巴黎,会有助于改变当前状况。

马克龙宏观经济学

当我们谈到身在巴黎的外国投资者时,很难不把这篇文章写成一篇政治稿件,也无法回避“黄背心运动”。LVMH 首席数字官伊恩·罗格斯(Ian Rogers)对科技生态系统变化的看法有些微妙。他说:“很明显,他们正在改变思维方式,同时存在着反面因素也是显而易见的。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也可能是一个泡沫。让我们看看它的另一面是什么吧。”

换句话说,科技可能是一个颠覆性行业。没有人想直接说出这一点,但每个人心里都明白。罗恩·康威(Ron Conway)甚至告诉我,Airbnb 可以解决不平等问题。“整个黄背心运动就是关于收入不平等的,”他告诉我。在法国,Airbnb 有 50 万个房主,他们获得了 30 亿美元的收入——而且在他看来,应该会更多。但遗憾的是,我认为创业公司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

钱伯斯对我说:“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些挫折,在这次社会运动中,我们看到的就是这种挫折,但我们坚信终极目标还不是丧失。当然,法国国内局势动荡是每个人都不愿看到的。风险投资公司也在四处寻找机会,因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英国脱欧让未来变得不可预测。

但目前还不清楚尽量减少社会运动是一时的想法,还是长期的决定。

共同发展

很有意思的是,在这些造访法国的投资者当中,有人已经在法国创业公司中进行了大量投资,还有些人对法国的科技生态系统则完全是陌生的。当你听说 托尼·法德尔(Tony Fadell)和泽维尔·尼尔(Xavier Niel)已对法国创业公司投资多年时,你可能会因担心错失良机而感到忧虑。钱伯斯告诉我:“你可以看到硅谷是如何发展的,它是整体向前发展的。”

将数十名投资者请到巴黎,就是效仿硅谷的某种举措。没有人想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也没有人想成为吉祥坊一个。

获马克龙邀请的投资人名单:

  • 乔伊·肖恩多夫(Joe Schoendorf),Accel Partners
  • 马丁·卡萨多(Martin Casado),Andreessen Horowitz
  • 伯纳德·利奥托德(Bernard Liautaud),Balderton
  • 切尔西·斯托尼(Chelsea Stoner),Battery Ventures
  • 菲利普·拉方特(Philippe Lafont),Coatue
  • 马特·图尔克(Matt Turck),FirstMark Capital
  • 汉尼·纳达(Hany Nada),GGV Capital
  • 达纳·赛特尔(Dana Settle),Greycroft
  • 莎拉·郭(Sarah Guo),Greylock Partners
  • 伊雷娜·戈尔登贝格(Irena Goldenberg),Highland Europe
  • 艾瑞尔·马格利特 Erel Margalit,Jerusalem Venture Partners (JVP)
  • 萨米尔·考尔(Samir Kaul),Khosla Ventures
  • 菲利普·弗雷西(Philipp Freise),KKR
  • 克劳斯·霍默尔斯(Klaus Hommels),Lakestar
  • 斯科特·桑德尔(Scott Sandell),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
  • 伊萨克·希里尔(Isaac Hillel),Pitango Venture Capital
  • 博阿斯·丁特(Boaz Dinte),Qumra
  • 罗恩·康威(Ron Conway),SV Angel
  • 马克·舒斯特(Mark Suster),Upfront Ventures
  • 塔尔沃特·赫彭斯托尔(Talbot Heppenstall),UPMC
  • 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Y Combinator
  • 杰西卡·利文斯顿(Jessica Livingston),Y Combinator

以及 17 位有限合伙人

翻译:皓岳

How France wants to become a tech giant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手机,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