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编者按:文章原标题为 被带走的1578天 | 刘大蔚网购仿真枪由无期改判为7年3个月

Original 后窗小狐 后窗工作室

宣判后,刘大蔚父母和律师的合影。陈怡含 摄

刘行中计划在儿子出狱后,一家三口直接回老家,好好过个春节,而胡国继计划辞去火锅店的工作,陪儿子去其他的城市转一转,让他慢慢整理心情、回归社会。

刘行中和胡国继的愿望没有实现,宣判后,刘大蔚哭了,刘行中告诉儿子,在监狱里好好的,我们一定会申诉到底。

文 | 陈怡含

编辑 | 王晓

备受关注的“刘大蔚网购仿真枪被判无期案”于今日九点在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刘大蔚犯走私武器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3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2000元,刑期至2021年11月30日止。

暌违52个月后,刘大蔚与家人团聚的愿望落空了。

2014年7月16日,18岁的刘大蔚通过淘宝代拍支付30540元,从台湾卖家处购买了24支仿真枪。8月4日,福建省石狮海关缉私分局在先前查获的货物中发现一台藏有枪形物的饮水机。随后,刘大蔚被认定为那批枪形物的最终归属,因涉嫌走私武器于9月末被批捕。

案件几经起伏。2015年4月,泉州中院以走私武器罪判处其无期徒刑。判决书称,经鉴定,送检的24支仿真枪中有20支具有致伤力,认定为枪支。同年8月,福建高院二审维持原判。

两个月后,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律师徐昕接手此案,提出“涉案枪形物并非刘大蔚所购买”的辩护策略,并在社交网络上“每日一呼”。

转机在一年后出现。2016年10月,福建高院作出再审决定,认为原判“量刑明显不当”。而依法“不得超过六个月审结”的再审,直到今年8月10日才在漳州中院开庭,宣判时则已由夏入冬。

这一被徐昕称为“所有仿真枪案中最冤的”个案,和“天津大妈案”等同样颇具影响力的案子,使得仿真枪的定罪量刑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问题。

关注带来一系列改变:2016年起,陆续有代表在两会为仿真枪提案,呼吁提高枪支入刑标准;2018年3月,最高法、最高检发布《关于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气枪铅弹刑事案件定罪量刑问题的批复》,提出此类案件定罪量刑时不再唯数量论,而应“综合评估社会危害性,坚持主客观相统一”;11月,浙江出台相关会议纪要,将《批复》细化,并作出量刑区分。

今天进庭时,刘大蔚表情严肃,听到宣判后身体抖动,流下泪水,母亲胡国继一直在哭。徐昕律师称,刘大蔚从无期徒刑改判为7年3个月有期徒刑,令人非常遗憾。“作为辩护人,我和肖之娥坚持认为,无罪理由非常充分。”

徐昕表示,“法官认为此案不适用两高今年3月关于仿真枪的《批复》,这个理由是不能成立的”,将把案件申诉到底,刘大蔚案还没有划上句号。

刘大蔚委托律师徐昕继续申诉的授权委托书。

“但愿风雨过后见彩虹”

不知为什么,8月10日再审开庭后,刘大蔚和父母一直没有收到寄给彼此的信件。唯有刘大蔚在8月24日晚写给徐昕的那封,于9月下旬成功送达。

信件的内容是刘大蔚对两高《批复》的看法。在8月10日的庭审过程中,是否适用两高《批复》成为双方的争议焦点之一。检方认为,根据《关于适用刑事司法解释时间效力问题的规定》,“对于在司法解释施行前已办结的案件,按照当时的法律和司法解释,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没有错误的,不再变动。”在今年3月两高《批复》施行前,刘大蔚案已办结生效。

刘大蔚当时便有不同意见,可这位曾经在一审时高喊出“请用我买的枪枪毙我”的少年,自述“很害怕”、“不敢说话”,最终选择诉诸笔端。他提出《批复》并非司法解释、2016年启动再审后案件已从“已办结”转为“正在办理”、新证据能够质疑认定事实等理解角度,希望徐昕修改后“看看能否交给法院,作为对检察员的反驳意见”。

在父亲刘行中看来,刘大蔚的变化不难理解:在狱中待了太久,意志一定会被消磨。

再审开庭后的第一次探视前,刘行中打了很久的腹稿,温习平日和法官沟通时接收到的所有积极信号,希望儿子在谈话后能够少些失落。所幸,那天刘大蔚看上去“情绪挺好”。

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下去,在下一个探视日10月20日,他哭着对母亲胡国继说自己不想活了。胡国继回忆道:“那天还没见到他时我就有不好的预感,因为指导员特别嘱咐我好好开导一下他。”指导员透露,也许是开庭两个月仍未宣判的缘故,刘大蔚近期状态不佳,一向表现良好的他意外地同狱友闹了小矛盾。

吉祥坊如此,儿子把“想死”说得那么直接,仍旧令胡国继难以承受。30分钟的规定时间由指导员帮助延长到45分钟,她一个劲地开导,不知儿子能听进多少。出了监狱大门仍放心不下,又跑到附近的店铺买了支笔,要了张打印纸,给儿子写了封信递进去,“但愿风雨过后见彩虹”。

似乎有一束光从散开的乌云间露了出来。11月12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办公室通知印发《关于办理涉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刑事案件的会议纪要》。该《纪要》规定:涉案气枪枪口比动能在1.8焦耳/平方厘米以上、不足16焦耳/平方厘米的,不唯枪支数量论,一般情况下不认定为情节严重。同时,《纪要》将这一范围内的枪支分为三档,酌情依法不起诉、免于刑罚或判处缓刑。

该《纪要》在11月末被媒体报道。看到新闻的胡国继立刻复印了一份,当天下午便寄往福建高院。

刘大蔚每月有10分钟的通话额度,在12月的通话中,胡国继向他提及《纪要》内容,他回道:“不知道浙江的标准福建会不会用。”胡国继听起来,多少有些悲观色彩。两人用去了五分之四的额度,刘大蔚把剩下的两分钟安排在太阳落山后,留给下班回家的父亲,一向“不爱拉家常”的刘行中又一次简短清晰传递了这一“利好消息”,刘大蔚没来得及回复,电话就断掉了。

徐昕认为,浙江的《纪要》对福建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参照这一标准,即便没有再审时辩方对证据链提出的种种质疑,刘大蔚也应免于刑罚或判处缓刑。因此在宣判前两日,徐昕对《后窗》表示,虽然“无罪的可能性不大”,但自己仍对判决持有“谨慎乐观”的态度:“相信法院会做到法律效益和社会效益的有机统一。即便刘大蔚不能当庭释放,应该也用不了多久了。”

刘行中夫妇在四个月前曾有过这种想法。再审开庭前,他们为儿子准备了两件新的短袖T恤,一件咖啡色、一件灰色。设想中法官当庭就会宣判,最迟三天

最初,胡国继希望儿子能陪自己过农历七月初九(8月19日)的生日;后来,她相信在8月30日、儿子被警方带走4周年前会收到法院的通知,“想想心情就非常激动”;设在心中的那个标尺不断被推后,“中秋佳节请让刘大蔚回家团圆”在正月十六那天变成“怎么也拖不到国庆”。慢慢地,心冷的胡国继干脆把标尺拔掉了,直到12月20日得知25日宣判,“再也不会改了”,又重新把它竖在元旦。

那件咖啡色的短袖T恤后来被刘行中穿去了工地,夫妇俩重新准备了从里到外的整套装备,特别把一件双层的黑色毛呢外套小心地装进行李。

在宣判前一天前往漳州的火车上,聚集了数百位同类案件涉案人员的微信群传来消息,有人被改判免刑,刚刚回家团聚。对方专门@了刘家,说:“大蔚明天应该会有很好的结果。”

胡国继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她把群聊截图发布到朋友圈,表示要“接好运”。宣判前半小时,胡国继发了条朋友圈,“离宣判时间越来越近了,心里蹦蹦直跳”,后面发了三个祈祷的表情。

听到宣判结果,胡国继哭了。

刘大蔚案再审判决书。律师徐昕供图

漫长的申诉

命运的转折发生在1578天前。

胡国继至今仍能清晰地回忆起2014年的“稻谷比较晚熟”。那年的8月30日上午,她和丈夫外出联系好收割机后,给儿子打了十几通电话均无人接听。中午,他们接到当地警方的电话,称刘大蔚因涉嫌走私被福建警方带走。

夫妇俩急忙赶回家。家中聚了不少人:福建警方、当地警方、住在附近的亲戚,唯独不见儿子的踪影。随后他们得知,刘大蔚的“涉嫌走私”与一个多月前在某台湾卖家处下单的24支仿真枪有关。

胡国继觉得难以理解:一来,刘大蔚在下单前曾与父母商议并征得同意,在他们的认知中,那就是一批玩具;二来,刘大蔚并没有收到货物,且已于8月6日收到退款。刘行中也认为那是一次寻常的网购:“人家没货了,就把钱退给你,交易关闭。”

起初,从福建警方的语气中,夫妇俩并未察觉事态的严重性,以为儿子被带去福建只是“了解了解情况”,不久便能回家。不久有大队派出所的警察提醒他们,走私罪名很重,一定要请律师。

刘大蔚被带走后一周,夫妇俩把稻谷收完,匆匆将家中的麻将馆盘了出去,便赶往儿子所在的泉州,计划在福建省内找一个好律师。后来他们通过网络搜索了解到仿真枪案中首个被改判无罪的“王国其案”,最终请到王案的申诉律师周玉忠作代理。

根据《后窗》先前的报道,周玉忠曾表示,“王国其案”首次排除了“枪口比动能≥1.8 焦耳/平方厘米则认定为枪支”在刑事审判中的适用。这一标准出自公安部于2008年3月起实施的《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仅为此前标准的九分之一。

与儿子分别近八个月后,刘行中夫妇第一次在法庭上见到了他。胡国继回忆道:“我们只能看见他的背影,后来从屏幕上看他的脸好像小了一些。”

周玉忠复制了“王国其案”的辩护思路:涉案枪形物不应被认定为枪支;刘大蔚绝无走私武器的故意。但刘案并没有复制王案的结果,法官以走私武器罪判处刘大蔚无期徒刑。听到结果的刘大蔚当庭哭喊:“请用我买的枪枪毙我,如果能打死我,我就承认有罪!如果打不死我,就放我回家!”

四个月后,福建高院二审维持原判,刘大蔚被送往漳州监狱服刑。彼时19岁的少年感到此生无望,叫父母再生一个孩子。

儿子入狱一个多月后,一位前来拍摄的媒体记者对同样绝望的胡国继说千万不要放弃,“要像念斌的姐姐念建兰一样”。对方把她带去福州见念建兰,后在念建兰的推荐下,胡国继前往北京拜访如今的申诉律师徐昕。

那是她第一次走进大学。徐昕把刘大蔚案拿到课堂同学生讨论,胡国继听后便知,自己找对人了。

徐昕提出了新的策略:涉案枪形物与刘大蔚所购买的仿真枪不具有同一性。自此,刘家开始了漫长的申诉过程。

刘行中说:“那时是完全没有盼头的,不像决定再审后,再怎么拖也知道总有一天会开庭、总有一天会宣判。”很多个夜晚,他反复琢磨“能够证明枪不是儿子所买的那些点”。因为缺少睡眠,他在建筑工地干活时两次从脚手架上摔下来。

狱中的刘大蔚也开出一张法律书籍的书单,托父母买好寄给监狱图书馆。寄出前,刘行中会自己先看一遍,做好笔记。

2016年10月18日,徐昕接手此案约一年后,福建高院作出再审决定。刘行中夫妇觉得“奇迹终于还是发生了”,他们没有想到,这只是下一轮漫长等待的开始。

徐昕和刘行中夫妇均表示,再审原本计划于2016年底开庭,后因“天津大妈案”引起巨大关注,福建高院对本案的再审暂停下来,直到两高《批复》发布后才恢复审理。

在福建高院按下暂停键的一年中,247成为刘行中印象最为深刻的数字。几乎每一次向法院写信询问进展时,他都要引用刑事诉讼法第247条:“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应当在作出提审、再审决定之日起三个月以内审结,需要延长期限的,不得超过六个月。”

因为案件一直悬而未决,刘大蔚当时的女友在2017年春节后没有再回来。刘大蔚被带走后,她从达州一路追随到泉州和宁德,一直与刘行中夫妇共住在月租金200元的毛坯房。胡国继和丈夫“不想耽误她”,一直劝她回家,始终没有成功。2016年回老家照顾重病的父亲时,她发现女孩在家中留下了许多纸条,“上面写着她等他”。而这个曾经在床底和空调顶安放思念的女孩,终于没能顶住家中的压力,嫁作他人妇。

2017年11月末,胡国继在北大法学院旁听了“从气枪案谈非法持枪罪”论坛。论坛上,四位教授从不同角度深入论述了“天津大妈案”当事人赵春华不构成犯罪的理由。次日徐昕发文称,以上所有理由都可以成为刘案无罪辩护的理由,并表示将于近期会见刘大蔚,恳请福建高院尽快安排开庭。

次月探视时,胡国继在狱务公开的屏幕上看到,儿子的月考核成绩除夜班外排名第二,相比平日的七十名左右有很大上升。指导员告诉她,也许是儿子知道律师要来会见,也许是因为主审法官过来了解了他的健康状况。

刘大蔚告诉母亲,考核成绩与今后的减刑有关,自己会继续努力。他向在火锅店打工的母亲发起挑战,看谁能成为组长。2017年的吉祥坊一天,漳州监狱打来电话称刘大蔚的积分已达到上报减刑标准,但不愿上报。胡国继后来了解到个中缘由——儿子觉得上报意味着“认罪”。

刘家终于等来两高《批复》。在4月20日的探视中,刘大蔚从父母那里得知《批复》内容后,难得地露出了笑容。

还有一些迹象昭示着情况的好转。今年年初起,刘大蔚开始向狱友学习吉他和钢琴,继法律书单后,他又开出一份音乐书单,一些乐谱在宁德买不到,有热心网友在外地买好寄了过去。父亲节前,监狱组织亲情会见,刘大蔚在开幕式上用钢琴独奏了一首有关父亲的曲子。

两个月后再审开庭。根据徐昕整理发布的辩护词,辩方当庭表示检方证据链几乎全部断裂,此案在购物、发货、查扣和鉴定环节均存在诸多疑点,无法证明涉案枪形物为刘大蔚所购买,如购物清单与刘大蔚供述的存在差距且存在简繁字混用情况;有两支枪在刘大蔚下单两个月前已开始出货;开箱视频修改于案发前。

庭后,胡国继很开心:“这次法官一次都没有打断律师。”与一审、二审的情况截然不同。她觉得上述质疑非常有力,这次应该会有好结果。

父母给刘大蔚准备的新衣服。陈怡含 摄

“救一人便是救全世界”

那篇令胡国继燃起希望的辩护词,徐昕为它选择了一句犹太人的格言作为题目:“救一人便是救全世界。”

徐昕表示,自2008年3月施行《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起,因“1.8 焦耳/平方厘米”这一标准,十年来已有超过十万人因遭遇“假枪真罪”。在生产者、贩卖者、使用者与收藏者的整个链条上,无一环得以幸免。涉案者范围庞大,包括个体户、企业员工、离任法官、警察、教师、医生等各个职业。

在徐昕和刘行中夫妇看来,刘大蔚是这庞大群体中“最冤的一个”:证据链存在疑问,他也没有打算以仿真枪盈利,却被判得最重。徐昕接手此案时,也是希望以个案推动法治,使得枪支认定和管理能够更加科学。

以刘大蔚案为代表的仿真枪案被诸多媒体报道,使得仿真枪的定罪量刑问题进入了越来越多人的视野。在2016年两会上,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建议审查修改仿真枪入刑标准,人大代表蔡学恩也提交了关于修正枪支鉴定标准的建议。次年,政协委员、著名法学家侯欣一也加入这一行列,他的下定决心发生在“天津大妈案”的二审现场。

2016年8月至10月间,51岁的赵春华在天津海河亲水平台附近摆设射击摊位进行营利活动。10月12日,其被公安机关巡查人员查获,当场收缴枪形物9支,经鉴定,其中6支为能正常发射、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枪支。12月,赵春华一审因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判处3年6个月。

2017年元旦,徐昕接受委托,为赵案二审辩护,后又邀请律师斯伟江共同为赵春华提供援助。腊月二十九,3年6个月的有期徒刑改为判三缓三、取保候审,赵春华得以回家过春节。

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张伟曾撰文表示,从微观背景看,被公开报道的一系列典型仿真枪案件处理结果“法律和社会效果不佳”,是两高《批复》出台的直接动因,其中,又以刘大蔚案和赵春华案为最。

不过,两高《批复》更多是强调回归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在具体标准方面仍较为模糊,需要进一步细化,以防法官自由裁量权过大,导致同案不同判。

在众多仿真枪案中,达明磊案也许是与刘大蔚案最为相似的一个:同样从台湾卖家处购买、涉案枪形物同样被藏于饮水机中、同样归福建管辖、一审同样被判无期。今年6月13日,泉州中院再审,将刑期改为7年6个月。这一数字,一度成为胡国继预想的最坏情况。

但徐昕在宣判前两日对《后窗》表示,鉴于浙江《纪要》的参考价值,刘大蔚应当不会面临这种情况。从这个角度看,刘大蔚案拖得久了些也许不是一件坏事。

徐昕的最终目标是推动枪支认定标准恢复至16焦耳/平方厘米。据《新京报》报道,知名军事专栏作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法博士朱江明曾介绍,这是经过科学验证能对人类皮肤造成穿透性伤害的最低标准。照此,“也许一年就能救一万人。”

刘行中夫妇也将继续推动这一目标。在刘行中看来,爱枪是多数男孩的天性:“在我们老家,男孩小时候基本都做过火柴枪,就用自行车链条。”他希望在安全的前提下,这种天性不被过分压抑。

胡国继记得儿子曾表示,出狱后不愿再接触任何与仿真枪有关的事情。她和丈夫不清楚如今他的想法是否发生了改变:“如果他不想再提起伤心事,就由我们来做。”

前往漳州前,有两批人到刘行中夫妇的住处看房,这间见证了刘家近四年来起起伏伏的毛坯房,似乎很快就会被买下。刘行中计划在儿子出狱后,一家三口直接回老家,好好过个春节,而胡国继计划辞去火锅店的工作,陪儿子去其他的城市转一转,让他慢慢整理心情、回归社会。

刘行中和胡国继的愿望没有实现,宣判后,刘大蔚哭了,刘行中告诉儿子,在监狱里好好的,我们一定会申诉到底。

此前刘大蔚写给律师徐昕的信。受访者供图

 

相关阅读: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wellbet,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