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今年,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不仅会专注于解决像 2018 年挑战这样的 Facebook 自身问题,还希望让外界了解他一系列考虑背后的原因,并邀请其他人发表意见。今天,他宣布 他的 2019 年个人挑战 是“围绕技术未来在社会中发挥的作用举办一系列公开讨论,涵盖机遇、挑战、希望以及焦虑。”他计划在不同场合以各种形式,与来自不同领域的领袖、专家以及社区成员展开交流,人们可以从扎克伯格的 Facebook 和 Instagram 帐号或传统媒体上公开看到这些讨论。

这不是扎克伯格第一次举办一系列公开会谈。他在 2014 年和 2015 年就曾开展过 社区问答活动 ,直接回答 Facebook 用户提出的问题。Facebook Reactions 的创意最早就是源于这些公开讨论,它是用于表达“赞”以外的情绪。

然而,从扎克伯格 2019 年个人挑战的最初形成来看,他似乎更多地认为 Facebook 是解决一系列社会问题的答案。他问道:“我们想要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里,技术应该发挥何种作用?这里有许多重大疑问。我们是想利用技术让更多人发出自己的声音呢,还是让传统看门人控制想法的表达?我们是否应该通过加密或者其他方法分散权力,让人们掌握更多权力?在一个许多实体社区正在弱化的世界里,互联网能够在加强我们的社会结构方面发挥何种作用?”

这些问题隐含的答案是,“人们应该通过 Facebook 发声”、“人们应该使用 Facebook 加密聊天应用 WhatsApp”、“人们应该通过 Facebook Groups 合作。”我们希望扎克伯格举办的公开讨论还能解决社交媒体对两极分化、自我形象和专注等问题带来的影响。

更新:在有关他帖子的评论中,扎克伯格就公开讨论的形式以及发言者遴选问题征求了我的意见。我的想法包括:

  • 扎克伯格与有礼貌且率直的批评者之间的正式辩论。
  • 立场独立的主持人预先不做准备向扎克伯格提问,或是从公众提交的问题中选择几个。
  • 在讨论中一面探讨社会和技术面临的更大问题,一面要求扎克伯格永远不说“Facebook”一词。
  • 在讨论中要求扎克伯格直面回答有关 Facebook 最大阴谋论的问题。类似扎克伯格与杰克·多西(Jack Dorsey)之间的公开讨论。
  • 在公开讨论中,扎克伯格应提出或被问到一些问题,让公众可以从多选答案中作出选择,然后与他讨论公众可见的答案。
  • 与鲁奇·桑格威(Ruchi Sanghvi)、利亚·珀尔曼(Leah Pearlman)或娜奥米·格雷特(Naomi Gleit)等早期员工讨论 Facebook 文化和重要事项发生的变化。
  • 与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谈论慈善事业的纵向方法论。
  • 在一个有成绩优异的高中学参加的圆桌会议上,谈论下一代对隐私和互联网的担忧。
  • 与 Messenger 主管斯坦·查德诺夫斯基(Stan Chudnovsky)、Instagram 主管亚当·莫瑟里(Adam Mosseri)和 WhatsApp 主管克里斯·丹尼尔斯(Chris Daniels)讨论 Facebook 旗下各个部门如何合作。
  • 与 Facebook Group 和 Page 顶尖管理员展开讨论,了解该应用最忠实的用户对这款产品的期望。

作为事实上的世界领导人之一,扎克伯格更多地阐述自己的想法,这本来就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但考虑到扎克伯格坚持自身谈话要点的倾向,公众将受益于由主持人举行的讨论,因为主持人不会让扎克伯格预先了解到他们所提出的一切问题。

如何在“让世界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以及“让世界更开放、更互联”两个问题上做到权衡或取舍,听一听扎克伯格内心真实想法,可能有助于用户确定他心中最关心谁的利益。

附:扎克伯格过去几年的个人挑战:

2009 年——每天打领带上班

2010 年——学习汉语

2011 年——只吃自己亲手屠宰的动物

2012 年——每天写代码

2013 年——每天跟除 Facebook 员工之外的不同的人见面

2014 年——每天写封感谢信

2015 年——每两周读一本新书

2016 年——给自己开发一个贾维斯那样的人工智能管家

2017 年——拜访美国每一个州,与那里的人会面交流

2018 年——整顿 Facebook

翻译:皓岳

Zuckerberg’s 2019 challenge is to hold public talks on tech & society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手机,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