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作者: 后窗小狐  来源: 后窗工作室

编者按:原文已被删除。

疑凶前妻家门口贴上了协查通告

从事发起点宝山路的一个电焊厂内,到浦上大桥约5公里路程,一个多小时里,侯自锋一路伤害了20人。

文、图 | 蔡家欣

编辑 | 孙俊彬

这一刀来得过于突然。

1月14日晚8点35分,一辆黑色别克轿车停在福州宝山路一家车行前,驾驶座车门打开,林奇(化名)从车上走下来,双手交叉合抱在胸前,慢悠悠地往后备箱方向踱去。一个穿黑色夹克、卡其色裤子的男子从他身后跳出来,猛推了林奇一把,然后跑掉。林奇向前趔趄了两步,捂着肚子蹲在路上。

“我好像被人捅了”,半分钟过去,林奇抬起捂在右腰上的手,看到满手掌的血,他感到难以置信。

林奇不是唯一被伤害的人。在接下来1个小时内,这名持刀行凶的男子,又先后伤害了16个路人。当夜12点,福州新闻网发布消息,因感情纠纷,一名男子在(仓山区)红江路、浦上大道持刀伤人,共造成20人受伤,其中1人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

截至发稿前,行凶男子侯自锋仍下落不明。伤害多人后,侯自锋骑电瓶车上了浦上大桥,行至一半,扔下电瓶车,跳进乌龙江后失踪。官方消息称,目前公安机关正组织水警、巡特警、武警等力量追捕犯罪嫌疑人。

1月15日下午5点,经过雨水冲刷,事发现场宝山路沿线已不见血迹,沿街地面落满了泡桐花。除了几处现场被拉起警戒线外,沿途至浦上大桥基本恢复通行,“他哪里还敢再来”,一位目击者说。

 

伤人路线

林奇是第四个被伤者。

离林奇受伤地宝山路不到200米的一条小巷走进去,是一个电焊厂的大院,四幢大楼围成,两幢宿舍楼,两幢厂房。一个多月前,嫌犯侯自锋的前妻以每月400元的租金在4楼租下了一个将近20平的单间。邻居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称,事发当晚8点多,侯自锋站在房门前拼命敲门,随后房内传来激烈的争吵声和打斗声。

据官方通报,侯自锋前妻的男友邹某被捅伤后因伤势过重死亡。侯自锋下楼逃离现场,院子内一名年轻男子和一位老人先后被捅伤。

“镇定”,是多名目击者对侯自锋的评价。

林奇的好友,目击者龙近曾和侯自锋有过短暂交锋。看到林奇手掌上的鲜血后,龙近立马冲出去,朝侯自锋追去。跑过了100米,龙近终于在第一个红绿灯路口追上了侯自锋。他伸出手去,抓住了侯自锋左肩上的衣服,侯自锋转过身,右手朝龙近一挥,龙近本能地往后一退,这才看清他手上的刀,“有点像钢刀,刀刃就有20公分长”。

奔跑中的侯自锋稍稍停顿了一下,抬起手中的刀,带有威胁意味地指了下龙近,没有说话。“脸色煞白煞白的,整个人冷冰冰的,眼神很凶,但没什么精神气”,龙近回忆和侯自锋对视的瞬间,“很镇定,一点慌张都没有”。

摆脱龙近追赶的同时,侯自锋一路仍继续伤害路人。龙近回忆,从宝山路至红江路,侯自锋至少捅伤四人。在离林奇受伤的50米远外,龙近看到一名女子倒在马路上,侧身捂着肚子,表情痛苦,一辆黄色共享单车倒在一旁。随后,冯宅路到红江路段,又有两个路人依次被捅伤。

意识到真正的危险后,龙近变得谨慎起来。他一边追一边喊,“前面的人快让开,他手上有刀”,同时一路留意着是否有防御武器,最终找不到任何棍类武器,他只好从路边捡起一个水泥砖块。

侯自锋持刀伤人路线图。

这场追逃结束在1公里外的红江路。龙近看到,一位男子骑着电动车朝侯自锋迎面驶来,侯自锋握紧手中的刀,朝电动车主手臂直直砍了下去,受伤的男子弃车急逃,侯自锋捡起地上的电瓶车,往高宅路北向骑去。望着侯自锋前进的身影,龙近抡起手中的水泥砖块,朝他砸了去,“可惜没砸中”。

据网传视频,20点53分,侯自锋骑着抢来的电动车停在了400米外的宝山路和高宅路叉口。下车后,他将握着刀的右手掩在了大衣内,走到路边鞋摊女摊主前,迅速朝女生的腹部伸出刀,随后又拿刀朝旁边一名女顾客的手划了一下,然后走回电瓶车旁。

鞋摊对面卖食品的小贩听到一声尖叫,转过身,看到两名受伤的女生不断地往角落缩,侯自锋站在电瓶车前,两人对视了一眼。“他要是来我就跑,不来我就不跑”,正当小贩思索着要进还是退的时候,侯自锋将刀往衣服里藏了藏,“很淡定地骑车走了”。

据官方通报,随后侯自锋骑着电瓶车,沿浦上大道驶入浦上大桥,沿途持刀捅伤多人。当天晚上,多名网友在网上发布图片和视频,称浦上大桥许多人受伤倒地,多数为腹部中刀。

从事发起点宝山路的一个电焊厂内,到浦上大桥约5公里路程,一个多小时里,侯自锋一路伤害了20人。

 

抢救

被捅伤后,林奇肚子越来越胀,10分钟后,他撑不住了,侧躺在路面上,身体蜷着。救护车迟迟不来,他朋友将他扶上车,送到了2公里外的省立医院。林奇是第一位被送达的伤者。龙近回忆,医生挂完水后,越来越多的伤者被送往这里,省立医院的急诊室变得拥挤起来,整个急诊室的地面都是血。林奇的肚子受伤严重,护士忙不过来,“就拿一块纱布给他压住了。”

9点半,林奇意识逐渐模糊,龙近和好友一路超速闯红灯,将林奇送到了6公里外的福建医大附一。夜11点,林奇被推进了手术室。龙近开车接来林奇的家属,“当时就觉得他(林奇)可能不行了,把他老婆孩子接来,见吉祥坊一面”。

手术进行了整5个小时,林奇才脱离险境。等待的过程,林奇的老婆坐着任眼泪流下,不擦也不作声。两个小孩未知世事,在一旁打闹、嬉笑。

那位被捅的女摊主没有林奇的运气。受伤后25分钟,她才等来救护车。她30岁不到,“平时穿得像个洋娃娃”,在这里只摆了四、五天摊,收过三张百元假钞。目击者小摊贩称,女摊主最开始是站着,后来说了一句难受,然后慢慢地从角落走回路边的鞋摊,靠着一堆鞋盒,躺了下来,“穿着冬天的棉服,血还流了一地”。

抢救结束后,这些伤者都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监护室外,坐了20来个家属,五个安保人员。一位家属有点无奈,她的家人在重症监护室内,手臂被砍伤了,“其实没有大碍”,但她也必须根据规定来,每天下午4点探视15分钟。

省立医院重症监护室外,一名30多岁的女性家属告诉《后窗》,上述在第一现场被砍的年轻人和老人是自己的弟弟和母亲。她称,事发当晚弟弟吃完饭,下楼散步,遇上侯自锋,被捅;自己的母亲则是准备朝楼上走,“也被捅了一刀”。

这名家属拿出一件蓝黑色夹克,夹克右侧口袋旁有一道宽约5公分的划口,夹克的内里染尽了血迹,“我弟弟肾、脾和胃都被刺穿了,医生只说还在观察中”。事发后,她只有照片中见到自己的弟弟——躺在救护床上,身上插满管子,嘴上戴着呼吸器,“浑身插满了这些,谁忍心看”。

他们来自180公里外的南平市,弟弟和母亲长年在福州打工,“出来打工,打得命都没了”。

恐慌与流言

浦上大桥距江面高约27米,侯自锋从桥上跳下乌龙江。和闽江相比,乌龙江江面更为宽阔,水质浑浊,水势湍急,向东最终汇入大海。当地捞尸人甚至因此拒绝在乌龙江捞尸,“难度太大”。

侯自锋跃下江后,至今仍未寻到其踪迹。1月15日,福州市公安局发布协查通报,要求各单位开展摸排布控,注意沿乌龙江水域、岸边巡查。

关于嫌犯的生死,多名市民认为大概率不会存活,但又不敢心存侥幸,“存活性低,但万一他的水性特别好呢?”甚至有人发布“可靠消息”称,有目击者见到侯自锋在江对岸的马排村上岸,让大家注意安全。

浦上大桥一端是案发地仓山区,另一端连接的是大学城所在地闽候县。案发后,包括福建师范大学在内的多所学校门口均有民警把守,来人均需要出示证件、示明身份后才可进入校园。1月15日上午7点前,全市幼儿园门口均有安保配备齐全的民警把守。

无差别行凶作案,凶手又下落不明,福州城陷入惊恐之中。1月15日下午,一则名为“福州爱琴海商场发生捅人事件”的视频广为流传,视频中一人躺在马路边,原因不明。随后又有人在微博上称,福建师范大学校内发生捅人事件。官方辟谣称系网络谣言。

1月16日,“福州公安”官方微博发布“福州警方依法查处网络造谣”,称上述两则谣言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对发布谣言的三名网友予以惩处。其中两人被处以行政处罚,一人予以教育训诫。

惩罚并没有平息恐慌。有网友不满官方对案情的通报情况,“除了最早的一条通报,没有任何官方消息。不管人有没有抓到,及时通报案件情况,不至于让谣言有生存的空间”。两天过去了,网络上不断有人询问嫌犯下落,“一天至少刷三次新闻看看歹徒到底抓到了没有”,“不敢去逛街也不敢加班了”。

经历过“殊死搏斗”,龙近至今心里仍有阴影。他在离浦上大道不到1公里的洪湾路开有一家汽车维修厂。店铺大门朝大路敞开,逼近年关,汽车保养单子增多,他没办法做到提早关店。事发后的第二天晚上,他在店内修车,特意将仓库里的钢铁质维修工具搬到身边,“他一来,我直接抄起这些家伙对付他”。

他甚至和隔壁快递公司的员工约定晚上加班互相探视,“不然我要是一个人被打死在这,都得第二天才被人发现”。

嫌犯其人

林奇今年29岁,是家里经济的顶梁柱,老婆无业,有两个小孩,一对父母。龙近透露,林奇事业正处于起步阶段。2个月前他盘下一间车行,“刚赚了点小钱”。事发当晚,林奇、龙近等几个好友相约到事发地点车行谈业务拓展。

一切戛然而止。虽然情况稳定下来了,林奇身体恢复至少需要半年。他的胃被刺穿,小肠被割断了一截,失血近3000毫升,几年内也很难再做重活。龙近担心,林奇的家会不会因此垮了。

备受煎熬的,还有100公里外永泰县侯自锋的老家亲人。接到消息的那一刻,侯自锋的二哥无法相信这是事实,但他忘不了视频中那个熟悉的身影。侯自锋在家排行老五,他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一个弟弟。

当地人对候自锋并不熟悉。10多年前,侯自锋一家三口就离开永泰到福州打工。先是种地卖菜,直到3年前,田地被征收,夫妻两人才开始到工厂打工。侯家二哥认为,这是侯自锋夫妻两人感情发生裂痕的开端,“白天两人没在一起工作,就容易造成这种感情上的问题”。

候自锋前妻的母亲告诉《后窗》,他们两人今年(农历)端午节刚去补拍了结婚照,11月就离婚了。“这个男的在福州很爱打架,”她补充说。

嫌犯侯自锋位于永泰县的老家,中间第二个铺面是他的。

去年年底,侯自锋曾透露自己离婚的事情,但并没有详述原因,“我们也管不了这种事情”。对于侯自锋夫妻俩的问题,侯家二哥还是有点遗憾。多位当地人告诉《后窗》,侯自锋夫妻很勤劳,“原来非常穷,就是两个人一点一点努力起来的”。

性格内向,是当地人对侯自锋的一致评价。侯家二哥透露,侯自锋几乎没有朋友,“小时候有几个玩伴,现在有往来的就一个,也不经常联系”。对于外界盛传的感情因素影响,他没有否认,“把人家老婆搞走,好好的一个家庭被破坏掉了,你不生气吗,肯定会的”。

“(侯自锋)心里肯定有事,但哪能是这样,我哪能想得到会是这样”,侯家二哥不解道。

约五年前,侯自锋和二哥、弟弟在老家合盖了一栋三层高、三间铺面大小的楼房,兄弟一人一间铺面。一年前,侯家二哥开始着手帮侯自锋的铺面做装修,如今那间铺的三分之二的墙壁已经贴上了白色瓷砖。本计划年底完工,侯家二哥不再打算继续了,“都这样了,还能管他?”

 

相关阅读: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手机,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