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北京 —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逝世14周年之际,当局采取了超强的安保维稳措施,大批警察便衣在位于北京富强胡同的赵紫阳故居附近巡逻戒备,严格盘查前往赵紫阳故居祭奠的人士,并设法阻止民众前去悼念。有报道说,一些携带鲜花到那里的访民被警察强行带进派出所审问。

2019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为应对这一敏感时刻之前的赵紫阳忌日,当局看来严阵以待。1月17日一早,赵紫阳故居周边就部署了大批警力。直至天黑,附近街道仍有不少警车和挂公安牌照的车辆驻守。

当日上午前往赵府悼念的赵紫阳亲戚和一些老部下、好友也受到严密盘查,方可进入。六四难属天安门母亲群体被严密监控,无法参加悼念活动。


2019年1月17日,赵紫阳故居外警察盘查悼念这位已故改革派领导人的来访者。(网络图片)

赵紫阳次子赵二军对美国之音表示,今年当局在北京富强胡同赵紫阳故居周边的戒备远超往年,把守的警察有一、两百人之多,这种情况近十几年来从来没遇到过。

赵二军:他们上午都来过了,看的很紧,基本上老百姓都进不去。进了几个人,有几个媒体的,登记以后他们也进去了。他们可能已经报出去了,

记者:当局在这一天是不是戒备比平常要严一些呢?

赵二军:十几年来第一次,非常非常那个,查几次身份证,还捆绑了一些人,拉走了一些人,很严重。

记者:这是头一次发现这么严密的监控状况吗?

赵二军:每年都是很紧,但是一般有人到家里来都让进,今年包括一些很熟悉的老朋友、首长的工作人员都盘查得很严重,甚至有时候有小的扭打的现象。另外老百姓在外面抓走的,外面我们也看不到,有这样的情况。基本上来的人,包括老家来的亲戚,可能也就是六、七十人吧。能够进来的也就六、七十人。你可以看看香港有几个记者,他登记,要我们去接他,还是进来过,他们有一些报道,有点情况,现在肯定也播出去了。再就是采访一些人,但是采访的时候重量级的人物当时还没有出现,他们走了以后(原炎黄春秋杂志社长)杜老杜导正他们都过来了,写了一些东西。


2019年1月17日,赵紫阳灵堂遗骨遗像前摆放着祭奠者送的鲜花。(网络图片)

记者:老部下还有什么其他的人来了呢?

赵二军:老部下,还有亲属,还有一些当局不喜欢的人还是来了不少,但是都是很困难,重重障碍。他们执勤的人大概有一两百人吧。

记者:官方有没有什么表示?

赵二军:官方表示就是加紧看管你嘛,还有什么表示?看得很严就是表示,还有什么?十几年以来第一次吧,这么说吧。

记者:可能它跟“”30周年有关系,是吧?

赵二军:没有什么关系,去年“六四”也很严重,去年“六四”一个人没进来过,每年“六四”还是有些人的,但是“六四”已经门口封死了。我们两三个人在家等一天也没一个人进来。

记者:你说是“六四”当天,是吧?

赵二军:去年的“六四”,今年那更可想而知了。

据民间人士主办的维权网报道,1月17日,辽宁维权人士赵振甲、李艳杰、黑龙江维权人士王清臣、郝淑娥、湖南维权人士任劲松、广西杨世安、河北王凤祥等,带着鲜花前往富强胡同6号,准备祭奠已故的赵紫阳先生,却被守在路口的警察强行拖到车上,送到王府井派出所。

报道说,湖北省十堰市的癌症访民尹登珍,也在前往纪念赵紫阳的路上被强行带到东华门派出所。

独立记者高瑜在Twitter上称,她从15号开始就被国保上岗,出门要坐警车。周四一大早就被国保敲门,禁止去赵家祭奠。赵紫阳前政治秘书鲍彤被软禁在家。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李蔚等也提前被国保监控。作家马波(笔名老鬼)家门外也有警察上岗。

中共改革派人物赵紫阳在1989年“六四事件”前夕曾到天安门看望绝食学生,并反对中共保守派以武力镇压。“六四”后赵紫阳被革职并且软禁在家长达16年,直到2005年1月17日逝世。

赵紫阳和夫人梁伯琪的骨灰仍然安放在富强胡同故居内,未能下葬。赵紫阳的女儿王雁南表示,她希望父母合葬的问题能尽快解决,可以不用安葬在八宝山。

2018年年末,中共举办了一系列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活动,均避而不提已故改革派领导人胡耀邦和赵紫阳。


2019年1月17日,原炎黄春秋杂志社杜导正在赵紫阳故居留言:老老实实照着邓胡赵的路子走,别的路走不通。 纪念紫阳同志逝世十四周年。(网络图片)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手机,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