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我把这个问题做成了一期短视频,欢迎来找我玩 https://youtu.be/PsVmqDSLi5s
我在google搜索这个问题才知道品葱的,里面有回答,可惜老品葱挂了,看不到

我在google adwords 发现大陆覆盖512万人,这些人是翻墙人数?还是不用翻墙直连的人数?我感觉是不用翻的

那么翻墙人数有多少呢,一个亿是上限么

Android:六百万左右,总人数相当于一个地级市的人口。中国网民数量近10亿,翻墙网民低于总数的1%这就是说两百个网民当中才有一个网民用谷歌上YouTube。在45岁以上的网民中会翻墙的估计是千里挑一,广大的中西部县城与农村网民还有很多人没听说过推特与YouTube呢。
长城防火墙不倒,中共统治永无止境。一亿人翻墙,筑墙的早就被翻墙的人踩死😁😁😁。

匿名用户:从墙外中文论坛的热度来看,非常少。
维稳成本不是很高。

Toyduck – 摄影在读:我在墙外世界的朋友多于墙内,因为我已经把翻墙列入了自己的社交选择标准,从微信转移到Tg/Twitter。我曾在自己的大学新生群(1.5k)中问过,是否有人用Twitter/ins之类的,结果只有一个人回答我,这个人现在也是我的挚友,我们交流起来默契度很好,在艺术,政治,生活方面有很多的相似点,所以我觉得这种社交筛选的方式十分有效。

Zen:楼上给出500万的数据应该是大致准确的,我判断也不会很多,而且会越来越少。记不清在哪看过一个数据,中国互联网的国际流量只占1%,乘以7亿网民的数量,减去一些国际网络的基础通信流量,500万这个数字应该是差不多的。

真正建起高墙的时间其实也没有多少悠久的历史,08年以前YouTube, Facebook, Twitter都是可以访问的,我玩推特很久了,大部分中文推特账户都是在封禁之前注册的。10年之后Google离开中国,直到2014年,Google.hk应该还是可以在受到干扰的情况下访问的。并且翻墙也相对很容易简单。在网络严密封锁之前,培养了一大批有翻墙需求的人。包括了解墙外信息、与海外朋友通信、从事学术工作、经营外贸、以及大批对海外娱乐感兴趣的年轻人。

注意到一个时间点,2008-2014前后是墙加高的时间点,在这期间,恰好也是智能手机和4G网络爆发性增长的时间点,中国网民从3亿成长到7亿,大批普通民众第一次真正开始拥有属于自己的网络身份(之前可能只是用单位或者他人的电脑、在网吧偶尔上上网),对于这一批网民而言,从触网之日起就几乎没有接触外界网络的需求,这群人中也包括了相当大比例的青少年,00后(2010年之前青少年中拥有上网手机的比例并不高)。

中国的社会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快速收敛,形成一套自给自足的生态体系,这也包括了互联网。如果楼上给出的500万数据是准确的,到2020年前后,这个数字可能只有不到100万。我2017年有过判断,2018年对于网络会有如下的一些管理措施

针对翻墙,或者提供翻墙工具的行为进行立法,很可能要抓一批人;
有翻墙需求的企业、单位进行备案白名单拉专线制度(已经开始);
个人的国际联网逐渐被封闭。
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墙最可怕,就像三体里说的思想钢印。在海外新华人,留学生里,大部分人的互联网流量依然主要是墙内互联网。对墙外互联网本能地拒绝。

Traverse | IT汪一枚:从一个角度来分析:搜索引擎使用量。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近期发布的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7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到7.51亿。

而2017年8月,中国搜索引擎市场份额排行榜如下:

第一:百度,市场份额为74.68%,

第二:神马,市场份额为10.34%,

第三,360,市场份额为7.91%,

第四,搜狗,市场份额为3.94%,

第五,Google,市场份额为1.73%,

第六,必应,市场份额为0.93%,

可以推断,使用了谷歌搜索的一定是可以翻墙的,所以大约是7.5亿×1.73%,约为1200万网民。

Dasistleben | 最靠谱的中美关系评论:19人赞同根据推特上的中文活跃用户估计,目前大致不会超过五百万人,约占中国网民总人数的1%,随着VPN渠道的不断封锁,翻墙网民数量正在不断减少之中。而且他们翻墙的目的不少是为了商业或者娱乐需要,关注墙外政治者只是这五百万人中间很少的一部分。中国的自由派其实远没有一些人之前想象的那么多。

(请点击这里下载翻墙利器萤火虫)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手机,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