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假装学霸须谨慎,不然亲人两行泪。最近,演员翟天临被学历打假,因为晒了一下“博士后”被揪住,博士学位和论文都被质疑有问题。不但他自己被扒,还拔出萝卜带出春泥,开出下一个花季,连同他的博导、还有北电表演学院院长的各种破事也都扯了出来。

我本人是很讨厌学渣装学霸的。但仔细想想,翟天临有什么大错吗?是道德的败坏还是人性的扭曲?倒也都谈不上。因为对于很多明星、大款、领导来讲,学历这东西好有一比,已经成了情趣内衣了,没事就可以搞一套自嗨,增加情趣。实在喜欢的搞上两套、三套也不是不可以。

翟天临也搞了一两套,也和所有同道中人一样晒了出来,至于被揪住了痛扒那完全是个意外。其实他又不是偷又不是抢,店里来的,发票俱在,凭证齐全,有人卖就肯定有人买,他一个当顾客的有啥大错?

真要说,还是得说我们现在这大学,就像是成人用品店。这些大学的大门对着正街,门脸堂皇,卖的是严肃的正经衣服,一件一件都是峨冠博带、玄端深衣,每一个扣子上都印着礼义廉耻,很有所谓“垂衣裳而天下治”的感觉。

而且学校都宣扬:我们开店,是为了让世人都懂礼节、正冠冕、不裸奔。穿上我的衣服,你才能出门,显得气派堂皇,做一个有面子的人。

可结果呢,人家还有一个后门,对着后街,也开着一个门面,是成人用品店,有钱有势的都可以来逛。各种貌似很庄严的学历文凭头衔在这里挂得琳琅满目,什么MBA激情装、博士套装、甚至博士后至尊大礼包,只怕你不敢想。有明星买来自嗨的,有小三买来哄爸爸的,也有爸爸买来哄小三的。

我们的学校就这么开着两个店,分裂地活着。不少老师、教授、博导的心思早就不在前面的正店了。他们都炼成了两张脸,在前面漫不经心,看见本科生就像看见瘟神一样嫌,根本不耐烦理这些没钱又没资源还爱提问题的穷鬼,一窝蜂都争相跑到后面的成人店去站柜台、当小二,并且服务态度极好,满脸堆笑,顾客至上:大爷您再来一套?大爷您慢走!大爷您常来!

翟天临的被扒,其实是一次阶段性的小爆发。可以理解那些真学霸、真博士、真读书写论文的家伙们快受不了了,太气了。

你想象一下,人家啃了多少书,耗了多少青春,掉了多少头发,才成了某某校友,拿了某某学历,结果你特么来逛一趟成人用品店就也成了校友了,也发朋友圈、发微博了,动不动“祝母校明天更好,耶!”我擦怎么就变成你的母校了?你哪个门进来的?

人家真学霸们拿了这个学历、这个文凭,那是当成正装,峨冠博带、玄端深衣,恭恭敬敬地穿在身上的。每一天他们都会掸去灰尘,细心拂拭,引以自豪。他们知道,这套正装也许还在贬值,也许早已不再能证明财富,不再能证明社会地位,但却相信它仍然能证明素质,证明修养,证明自己在书桌上的辛勤和汗水。

可转头一看,翟天临们把同一个牌子的衣服当成情趣内衣穿在身上了,粉色的,带着蕾丝边,还挂着蝴蝶结、小铃铛,还扭,粉丝们还叫好,特么大家就崩溃了:

你站住!

给老子脱下来!

大爷我不是阻止你穿情趣内衣。

但能不能不要把我们的正装当成情趣内衣穿?

其实翟天临出这个事,归根结底是因为不读金庸给闹的。

金庸老爷子早就提醒了我们:学霸的人设不要乱抢。

你看黄药师的人设是学霸,没人有意见。他真的是有本事有学问。

丘处机也爱立学霸的人设,到处晒自己写的诗,别人也没有太大意见,毕竟他的诗词还真不算坏。

可是韦小宝如果也来充学霸,大家就会真的有意见了:

韦爵爷,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你啥都有了,还来抢别人这点子人设干嘛?

所以韦小宝从来都是坦坦荡荡:

“他妈的,兄弟我大字不识!名字都写不全!”

这是智慧。

别人的花环别去乱抢,强行戴自己头上,搞不好就会变花圈。

成人用品店里的东西,买了你就私下用。穿到街上去秀,容易炸街。

也提醒学校,开成人用品店也罢了,后续服务要做好,别只发个证不擦屁股,没博士论文的得给人补上,哪怕是《论金庸的读者为什么这么英俊》呢。别让顾客成为下一个翟天临。

吉祥坊回答一下:知网是啥?

是一个下论文死贵死贵的地方。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手机,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