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作者:张莹  来源:上游新闻
2019-03-18

“妈妈,我难受,不想说话。”

2018年12月10日晚11点半左右,求医途中的9岁儿童睿睿(化名)缩在轮椅里说出了生前的吉祥坊一句话。此后因病情加重,父母周建奎、向小燕将睿睿从河南新郑机场紧急送往附近医院,11日凌晨零点10分许,睿睿经抢救无效后死亡。

睿睿生前系位于吉林省伊通满族自治县瓮泉屯的四平市玉琨国学实验学校(以下简称玉琨学校)三年级学生。

▲曾经活泼阳光的小睿睿。受访者供图

今年2月中旬,微博上出现“四平市玉琨国学实验学校草菅人命”的多条信息。

3月初,周建奎和向小燕夫妇对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说,“我们在吉林奔波近一个月了,不能停下来,必须为儿子讨回公道。一想到儿子身上触目惊心的淤血,心里就难受、悔恨。”

3月18日,伊通县教育局职教科秦科长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经县教育局调查,玉琨学校在睿睿死亡事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耽误了孩子的治疗。

玉琨学校法定代表人王竑锜表示,周建奎所说的情况不符合事实,正在起诉周建奎。

睿睿死亡后的第四天,双方签署了赔偿协议,玉琨学校赔偿给了周建奎和向小燕夫妇55万元因病意外死亡金。

▲玉琨学校网站简介显示,该校以国学文化为特色,用中医教育保障学生身体健康,用辩经教育开发学生的心智。图片来源:网页截屏

病情

周建奎说,睿睿出生于2009年,当时他已年近40岁,中年得子后一直把睿睿当成自己的希望,期望孩子能成才,懂得感恩。

201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周建奎得到一张玉琨学校法人王竑锜的国学讲座光盘。热爱国学的周建奎决定把儿子从重庆彭水老家送到千里之外的吉林玉琨学校读学前班。

“我儿子从小就很聪明,还特别孝顺。”周建奎表示,当时听过王竑锜的讲座,宣扬的全都仁义大爱,而且还是很多学校的教授,自己就特别信服他。

周建奎告诉记者,在刚去的时候,孩子的确变得很有礼貌,见到人都会鞠躬打招呼,还会背诵一些国学经典。但是时间长了就发觉孩子似乎被管得过于严格了,本该是长身体的时候,却始终瘦小,同时也缺少些小孩子的灵气。

2018年,睿睿已是该校三年级三班的班长,也是班里的尖子生。睿睿在十一期间放假回家后,“我们发现他越来越瘦,就想给孩子转学了。”周建奎说,“当想给班主任打电话沟通,但睿睿的反应似乎特别恐惧,哭着抱着他妈妈的腿不让打。”

玉琨学校官方网站介绍,该校是一所设有小学、初中、高中全日制学历教育的民办寄宿制学校,成立于2017年8月18日,前身为2007年5月12日成立的长春市玉琨实验学校。学校有26个教学班,近1200名学生,“作为一所以国学文化为特色的学校,玉琨学校用国学教育净化学生的心灵,用中医教育保障学生的身体健康,用辩经教育开发学生的心智”。

周建奎说,玉琨学校采取全封闭制教学,家长平时只能通过电话了解情况。

2018年12月5日,周建奎像往常一样给睿睿班主任丁雪打电话,被告知孩子已经发烧一周了。

周建奎说,校医闫振丽告诉他,睿睿只是因积食引起的发烧,不用担心,睿睿已经在医务室治疗了,并且给他减饭,每天只让他喝半碗粥。

在伊通县教育局提供给周建奎、向小燕夫妻的《睿睿事件相关问题调查情况》(以下称《调查情况》)显示,玉琨学校12月2日发现睿睿身体不适到保健室测量体温,发现发烧后,保健老师闫振丽对孩子进行了刮痧拔罐物理降温,“学生生病期间,学生自己要求喝粥,不是家长说的每天半碗,而是每顿有粥和面食。”

除了减饭外,睿睿曾吃过“小食粉”。上游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小食粉”是该校医务室自制一种中药粉,共有28种中药粉末,例如石膏、肉桂、丹参、干姜等。校医诊脉后根据病情配置药粉,这在该校并非秘密,大部分家长手中都有“小食粉”。

关于闫振丽的身份,周建奎说其是校医。《调查情况》则称,毕业于海伦市职工中等职业学校医疗专业的闫振丽,只是学校的保健老师,负责学生健康档案管理。

《调查情况》认为,周建奎提出的中药粉问题不存在,学校会提供一些药食同源的营养粉,如枸杞、山药、银耳等,对孩子进行调理,“由家长自行准备,不涉及违法问题。”

3月18日,玉琨学校的法定代表人王竑锜告诉上游新闻记者,现在闫振丽已经辞职不在学校工作了,“至于她是否给睿睿喂了中药粉,我不知道,如果想了解具体情况可以去问教育局、公安局。”

▲伊通县教育局提供给周建奎、向小燕夫妇的《睿睿事件相关问题调查情况》。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张莹

死亡

睿睿的病情在12月7日变得复杂起来。

《调查情况》称,12月7日下午,闫振丽发现睿睿腹部有包块,校方立即通知家长到学校接孩子就诊。次日,闫振丽先后带着睿睿辗转伊通县医院和长春市儿童医院,并办理了住院手续。此后因治疗需要穿刺的问题,睿睿又办理了出院手续。

周建奎则说,他是担心孩子病情,在7日晚给班主任打的电话。电话中,闫振丽称睿睿病重,让家长赶紧想办法接出校外治疗。次日晚,周建奎在位于长春的玉琨学校招待宿舍中,见到了躺在床上的睿睿。孩子面色暗沉,瘦得已经脱相,连说话都没有力气。

“为什么孩子生病这么多天,你们都没有把他送到医院去治疗?”面对周建奎的质问,闫振丽拿出一张血常规检验报告单表示,“你家孩子得了白血病,如果在医院化疗的话没的(指病故)更快,不如采取中医手段保守治疗。”

睿睿究竟得了什么病?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医院报告单是由伊通县第一人民医院于2018年12月8日上午,也就是在周建奎赶往长春当日出具的。报告单显示,睿睿的白细胞指数为550.12,而参考值应为4—10,此外还有多项指标均超出参考值范围。

在另一份医学影像学诊断报告书中显示,“肝脾增大,请临床进一步检查。”

除此之外,并没有睿睿病情的确诊报告。

周建奎说,8日当晚,闫振丽向自己推荐她的中医师父——河南平顶山的中医王某,并且将其诊所的相关信息通过微信发给了周建奎。

《调查情况》称,家长认为穿刺对孩子伤害太大,希望通过中医治疗,并询问王某的联系方式并联系诊治,学校未参与此事。

周建奎带着睿睿乘坐火车于12月10日抵达河南平顶山,王某未给孩子治疗,建议去当地三甲医院进行诊疗。

《调查情况》称,家长决定带睿睿回重庆进行治疗。

周建奎的妻子赶到河南平顶山后,与儿子相聚了3个小时。当时睿睿缩在轮椅里,头也抬不起来,声音特别小,“妈妈,我难受,不想说话。”这是睿睿生前的吉祥坊一句话。

12月11日凌晨10分许,睿睿在河南当地一家医院急救无效后死亡。

周建奎说,根据学校要求,学生入学前、每年开学前都会安排学生体检,体检不合格的学生学校拒绝接收。体检报告显示,入学时睿睿的体重是65斤,身体健康,但睿睿离世时只有53斤。

▲校方与睿睿父母签署的《关于睿睿因病意外死亡赔偿协议》。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张莹

争议

12月11日,校方知道睿睿离世的消息后,于当晚抵达郑州与家属见了面。

《调查情况》称,两天后的12月13日,校方代表和睿睿的家长在新郑市新港区派出所接受询问调查,“校方建议家长对孩子进行尸检,走司法程序,但家属不同意,家长对校方多次威胁恐吓,要求赔付金额了解此事。”该报告称,家长要上访,背尸体到学校,找自媒体炒作搞垮学校,“校方考虑到当时家属的悲痛心情,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和理解逝者家属的心理,同时不想给相关行政部门找麻烦,学校在坚持平等自愿的原则下,与家长协商赔付55万了结此事。”

这份《关于睿睿因病意外死亡赔偿协议》显示,双方签署时间为12月14日,校方一次性支付睿睿父母孩子因病意外死亡赔偿金55万元,睿睿父母不再向校方主张任何赔偿或补偿费用,同时放弃睿睿死亡所进行的仲裁、诉讼、赔偿的权利。睿睿父母领取校方全部款项后,不再向校方提出任何异议,不得作出有损于校方声誉的言论,否则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12月15日,睿睿的尸体进行火化。

事后,周建奎夫妇逐渐缓解心态后,想联系校方将睿睿的遗物取走,并联系上该校法定代表人王竑锜。

双方的通话录音显示,王竑锜称虽然自己始终没露面,但亲自为睿睿念了5天经超度灵魂,并表示:“你孩子得了白血病,是因为你们家杀业太重,作家长的应该忏悔。”“你不服爱上哪告上哪告去,我等着瞧!”

但《调查情况》的说法则相反:“经调查,事后学校法人(应是法定代表人)王竑锜、校长闫俊荣给家长打过电话进行安慰,但家属要求增加赔偿。”

玉琨学校官方网站显示,王竑锜是著名民营企业家、慈善家、教育家,中国人民解放军航空大学德育教授、吉林大学以及东北师大客座教授。上游新闻记者登录所涉高校官方网站,没有材料证明王竑锜的教授身份。

玉琨学校官网显示王竑锜曾于2005吉祥坊被评为感动吉林八大人物。但是,上游新闻记者查询吉林省政务服务和数字化建设管理局吉林省信用信息服务中心官方网站信用中国(吉林),在2003吉祥坊——2014吉祥坊“感动吉林”十大人物名单中未显示有王竑锜的名字。

回想起睿睿身上的淤青,周建奎认为,事情或许还有其他内情。

周建奎说,自己从其他家长处了解到,在该校出问题的孩子不止睿睿一个,“整天念经站桩,只要有孩子生病就‘减饭’,让他们忏悔、体罚。我真的不明白,他们究竟让我儿子忏悔什么?他身上的淤青是怎么回事?”

《调查情况》称,经调查,要求学生忏悔的事情不存在;学校不存在佛学类读物,学生不会背诵佛经,学校未组织学生背诵佛经。

上游新闻记者多方获悉,给睿睿刮痧的闫振丽已离开该学校。《调查情况》称,因家长12月11日后,一直给闫振丽打电话指责谩骂歪曲事实,闫不堪其扰,主动于12月17日提出辞职。

伊通县教育局职教科秦科长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关于睿睿死亡事件有关部门多次进行了调查,县教育局2月进行了两次调查后给周建奎出具了上述的《调查情况》。

秦科长说,经过调查发现,周建奎所反应的主要问题学校都不涉及,学校主要的问题就是延误了睿睿的治疗。“闫振丽是玉琨学校的保健医生,卫校中专毕业,农村的医生哪能有那么高的医术?当时孩子高烧后,闫振丽就采用了土方法刮痧、拔罐进行物理降温,结果没有好转,过了几天孩子体质越来越差,这才引起了重视。”

2018年12月26日,周建奎向伊通县公安局报案,提出闫振丽非法行医,对此警方作出审查后决定不予立案,原因是“该案不符合立案标准”。

王竑锜则表示,因周建奎通过网络所说的情况不符合事实,正在起诉周建奎。

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吉林理悦律师事务所律师函称,2月16日,周建奎通过新浪微博发布《王竑锜创办私立全封闭学校》一文,其虚构内容、煽动性的文字和公开广泛传播,已经使社会公众产生了错误认识,造成委托人的社会评价降低,名誉受到损害,侵犯了名誉权。该律师函要求周建奎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删除文章,不得再行发布,另外向玉琨学校和王竑锜赔礼道歉。

周建奎和向小燕夫妇说,“我们必须为儿子讨回公道。”

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张莹 发自吉林四平

责编朱亮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相关阅读: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手机,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