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明天法庭要就占中案判刑了,可能我自此要在狱中度过许多个晚上。此刻我心仍是平静安稳,一方面是问心无愧,又得到家人体谅。另一方面,是我时常想到内地那些尝过牢狱之苦的朋友。他们的经历,一直是我意志的泉源。

一位朋友被指支持占中,于2014年冬天被捕,关在看守所128天,饱受折磨。起初是不分昼夜、长时间端坐接受盘问,直到累极躺下。在精神崩溃的边缘,她以绝食争取在囚室内的活动权。结果在一轮纠缠后,获得几块砖头大小的步行空间,却严禁靠近窗户。最终公安没法问出半点她曾支持占中的证据,而雨伞运动亦已和平清场,她遂获得释放。

回到家中,她以为一切会恢复平静,谁知在一次修整园子树木时,久被抑压的情绪突然爆发。她花了极大气力,才能阻止自己将手臂砍下来。为了拯救这被摧残的心灵,当我在香港参与乐施会的毅行者挑战时,她一个人在内地的山头徒步100公里,勉励自己走出专制的阴霾。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我另一位朋友亦在北方被捕。事缘他工作单位的一些年轻人,印发单张让民众了解雨伞运动。有关当局认为他是幕后黑手,便把他关进看守所半年,严刑拷问。

我侧闻此事,忧心忡忡,心怀歉意,一直打探他的消息。经过一段时间,终于有朋友捎来讯息,说他在看守所受到虐待,甚至被人电击下体,只是公安一直没法从这硬汉子口中套出证据,吉祥坊仍是把他释放。拿着他的照片,见他原本肥胖的身躯变成如此瘦弱,我几乎忍不着眼泪。但读到他在看守所写给太太的情诗,却感到监狱无法禁锢自由的灵魂。

这些朋友,从来没有参与占中,只是因为与我相识,并长时间在中国公民社会中积极发声,而被官方盯上,借机整顿一番。遭逢劫难,这些人仍是无怨无悔,说要怪的,都是那蛮不讲理、无法无天的政权。我心里怎能不佩服?

早一段日子,更有一位因为反对家暴,而被关进牢里多月的内地女权分子来探望我,想在我入狱前为我打气。她说,她进到狱中第一个晚上,虽然万分痛苦,却以打坐禅修来安顿自己。结果翌早醒来,囚友都惊讶地望着她,问她是否惯犯,因为她们从来没见过「新丁」可以睡得那样甜,甜到打鼻鼾。

后来她在狱中便教大家禅修和拉筋,囚友都赞身心受用。她又凭自己的知识和沟通能力,用最温和的方法将囚友的诉求向看守的职员表达,改善了一些积聚已久的问题,囚友更是心存感激。

她亦告诉我入狱时最担心的问题,是从来不沾家务的丈夫,如何能照顾自己和小孩?结果,她发现正因为过往自己一眼关七,家中丈夫小孩都变得异常依赖。反而她的缺席,让家人有空间学习自理和宽容相处的能力。

那席话,让我更深地明白禅修中「活在当下」的意义。我彻底改变了原来要入狱读书、写作的计划,觉得自己应先学习做一个囚友,与人好好交往,再看能够在当下如何服务他人。

在我离开中大前的「吉祥坊一课」,我说在最黑的环境才能看到星星。许多在内地公民社会的朋友常告诉我,他们在苦苦等候,却见不到黑夜的尽头。其实他们不知道,在逆境中他们展现的勇气和善良,已是最耀眼的光辉。他们自己便是漆黑中的星星,不断为他人引路。

 

相关阅读: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手机,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