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对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刊发的报告发表回应,他称该报告多年来一直「诋毁中国的宗教政策」。耿爽说:「我们敦促美方尊重基本事实,摒弃偏见,停止发表有关报告,停止利用宗教问题干涉中国内政。」

据报告称,中国政府持续打压穆斯林、藏传佛教、基督教,以及法轮功和「邪教」团体。 2017年以来,中国政府拘留了80万到200万维吾尔族人和其他穆斯林;搜查或关闭了数百间新兴基督教家庭教堂,逮捕了超过5000名基督教徒和1000名教会领导人;在天主教方面,当局破坏十字架、没收圣经和其他宗教材料,并干涉宗教活动。

首当其冲的藏语言和文化

据报,当代中国藏传佛教在都市中产阶级中流行起来。各类影视明星、政商精英纷纷吟唱藏语祷文,倾听活佛「仁波切」的教导。不管是出于宗教信仰,还是为了精神依托、心灵治疗,这股潮流都彰显藏传佛教的内在魅力。

然而,随着藏传佛教在汉地流行起来,中国政府不断打压,或将其「汉化」。尤其是从去年3月开始,中国政府宣布将宗教事务的管辖权从国家宗教事务局转移到中共中央统战部,进一步加强了对包括对藏传佛教在内的宗教活动管控。受牵连的人包括宗教从业者、维权人士、律师、记者,甚至教授和学生。

在藏传佛教方面,该报告称,中国政府严格控制寺院教育和研究藏传佛教的宗教教育中心,并且禁止某些地区的学生在假期参加宗教节日。去年12月,青海省当局禁止修道院向儿童教授藏语课程,而此前,这类限制仅适用于西藏自治区的学校。

寺院在历史上一直是西藏教育和学习的中心,而藏语研究对进一步研究宗教经文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纽约城市大学(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政治学教授夏明对BBC中文说,信徒接受老师的教育对于藏传佛教的传承来说至关重要,是「获得真正教导、习得真经」的必经之路。

他说,如果不能真正学习藏传佛教的经典,对其「纯洁性」来说是「非常大的打击」,可能造就藏传佛教向邪教方向发展。

另外,西藏自治区公安局将一系列在民间社会促进藏语言和文化传播的行为定位成「有组织犯罪」。报告称该措施「有效地抑制了」藏传佛教的传播。 2018年5月,著名藏语教育倡导者扎西文色(Tashi Wangchuk)以「煽动分裂」的罪名被判处五年徒刑。

位于华盛顿的人权组织国际声援西藏运动(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的主席马泰奥·梅卡奇(Matteo Mecacci)对BBC中文称,中国政府正以「更加强硬」的手段打压藏传佛教,并且已经将范围集中在「改变藏传佛教的研究和实践」方面。

爱国爱党思想渗入教义

近年来,当局强行驱逐了在四川省修道院社区的数千名僧侣和修女,并逼迫一些人参加了长达六个月的「爱国劳改课」,要求他们表现出「政治可靠性」和「道德诚信」的意愿。去年夏季,政府还选拨了一众僧尼参加为期三天的培训,为将来在寺院进行政治宣传做凖备。

夏明说,佛教本身就是超越国界的,追求「无生父母,真空家乡」的境界。藏传佛教以普世价值为信仰的基础,一直在去除等级制,支持平民化、全球化,已经政教分离等方面做出革新。如果将其约束在国家的范围里,一定程度上就是「把世界主义的东西变成民族主义」。

另外,藏传佛教追求用现代科学的发展检验宗教的发展,最终目的是「成就真理,超越世俗的限制」,与政治没有太大关系。

高压下藏传佛教
报告称,中国政府继续指责达赖喇嘛煽动「分裂主义」,并打击涉嫌参与「分裂主义」活动的人。对于拒绝谴责达赖喇嘛、或拒绝承诺忠于北京的僧侣和修女,当局将其驱逐出寺院。有些遭到监禁和折磨。

当局还加强控制对藏人签发护照,并阻止西藏朝圣者前往印度和尼泊尔的西藏流亡社区。数百名在印度菩提迦耶接受达赖喇嘛教导的藏人在返回时被没收护照。据估计,2018年参加达赖喇嘛教导的中国藏人比往年大幅减少。

梅卡奇表示担忧,他对BBC中文说,「这可能令几乎所有和平表达西藏宗教身份的行为、或批评种族和宗教政策的行为都受到惩罚。」

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主席丹增多吉(Tenzin Dorjee)称,「宗教自由在中国名存实亡。中国将宗教汉化作为政治议程。西藏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最严重的地区。……讽刺的是,中国官员掌握西藏活佛转世的权利,只是为了服务于政治议程和统治。」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手机,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