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纽约时报中文网发表历史学者洪振快文章,讨论数字时代的中国极权主义。文章说,天安门一带的安全保障,是中共管控中国社会的一个缩影: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严密监视之下。

最近,中国官方印发文件,提出在2019~2022年间超高清视频产业发展行动计划,目标是“提升监控范围、识别效率及准确率,打造一批智能超高清安防监控应用试点”。这反映出中国政府在监控民众上的野心。传统的人盯人监控是旧式极权主义,而利用最新数字化技术、人工智能则是新式的数字极权主义。

文章认为,在对个人思想控制方面,近年有很多动作,包括整肃媒体、强化信息管控、修改教科书、强化对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各种“学习”(如刷“学习强国”app)等等。对人的行为控制方面,除了强化传统手段之外,最大的特点是利用最新数字监控技术的数字极权主义。其严密程度,大到新疆,中到天安门广场,小到大学教室,监控摄像头无所不在。

新式的数字极权主义采用最新数字技术,包括大数据、云技术、人脸识别、行为识别等AI技术、5G网络的发展等等。技术被大规模应用的工程有金盾工程(公安通信网络与计算机信息系统建设工程)、天网工程(公安110系统视频监控系统)、雪亮工程(公共安全视频监控建设联网应用)等。

……

根据咨询公司IHS Markit的估计,2016 年中国共装有1.76亿个监控摄像头(其中由公安系统掌握的有2000万个),而到2020年将达到6.26亿个。中国生产、销售视频监控设备最有名的两家公司是杭州海康威视和浙江大华科技,根据年报,海康威视2017、2018年销售视频产品及视频服务的数量分别为9800多万、1.26多亿台/件, 大华科技的相关数据则是4400多万、5400多万台/套。这两家公司的主要客户都在中国,可见近两年中国视频监控设备的安装数量之庞大。

中国政府如此大规模使用最新数字技术实现对社会的监控,一方面的确有助于打击恐怖主义和犯罪行为,提高公共安全。作者提醒说,但在一些公共事件中,公众发现经常会出现视频“丢失”的情况。而在一些拐卖儿童案件中,公众也会发现如此强大的视频监控系统却没有发挥作用。这些情况正如有网民质疑的那样:以公共安全为名采集的监控视频,并不完全用于提升公共安全。中国政府在公共安全领域积极采用最新技术,既有公共安全的考虑,更有对“重点人口”进行监控的考量。

所谓重点人口,根据公安部门文件,指的是“危害国家安全或社会治安嫌疑,由公安机关重点管理的人员”。“危害国家安全”嫌疑行为分为七类。但在一些案例中,公众看到只要是政府不喜欢的行为都可以被认定为“危害国家安全”。异见人士、各种访民以及某些少数民族人口(如维吾尔族)可能是重点人口的主要人群,对他们的监控是中国政府维稳工作的中心,可能也是视频监控的重点。海康威视的吉祥坊报告中,声称要“破解重点人群服务管理”。大华科技的吉祥坊报告中,应用上明确有针对“特殊人群”一项。重点人群和特殊人群,其内涵可能就是公安部门认定的重点人口。

洪振快认为,中国传统控制方式加上最新技术,其严密程度可能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已经超出了奥威尔《1984》的想像,让人产生东德史塔西(Stasi)或奥威尔式的恐惧。利用强大的国家权力,采用一切可利用的最新技术,中国正在进入一个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新式极权主义统治时期。

 

 

相关阅读:中国数字空间 | 云极权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手机,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