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厌倦了嘈杂且几乎看不到舞台的音乐演出场地?SoFar Sounds 将音乐会搬到了人们的起居室,歌迷只要花上 15 美元到 30 美元,就能静静地坐在地板上聆听音乐。已有近 100 万人参加了 SoFar Sounds 举办的 2 万余场音乐会。我一共体验了 SoFar Sounds 六场音乐会,可以说这些歌迷太幸福了…除非你是一个靠音乐谋生的人。因为在某些情况下,每支乐队在 25 分钟内从 SoFar Sounds 获得的报酬仅为 100 美元,每个音乐人每小时的报酬仅为 8 美元、甚至更低。主持人一分钱也拿不到,SoFar Sounds 会拿走剩余的钱:每一场演出的收入从 1100 美元到 1600 美元不等,甚至更多,是每位表演者收入的好几倍。SoFar Sounds 的理由是,乐队获得了曝光,而它是一家远未盈利的小创业公司。

SoFar Sounds 今天宣布,它已完成新一轮由 Battery Ventures 和 Union Square Ventures 领投的 2500 万美元融资,此前该公司还从 Octopus Ventures 和维珍集团(Virgin Group)那里获得 600 万美元融资。SoFar Sounds 的目标是进行扩张,成为崭露头角的音乐人在传统场地之外的实际演奏平台。SoFar Sounds 在 10 年前创立于伦敦,充分抓住了酒吧常客对乐队演出感到不满的商机。如今,该公司每个月在全球 430 个城市举办 600 场演出,在 2.5 万名参加过 SoFar Sounds 演出的音乐人当中,有 40 多位获得了格莱美奖提名或赢得了这个奖项。传统上的酒吧或俱乐部往往在深夜举办演出,室内环境一片黑暗,而且还不干净,所以对拼命工作的职业人士或年长的群体不具吸引力,而 SoFar Sounds 希望通过提供一种替代品来丰富人们的生活。

但是,这也加剧了一个由来已久的问题:音乐人的报酬过低。随着流媒体音乐取代价格更高的 CD,音乐人现在只能依靠现场表演谋生。SoFar Sounds 现在制定了一项规则,提出音乐人的报酬应该不超过乐队的车费和餐费。而且,如果 SoFar Sounds 能吸引那些原本可能去参加普通场馆或独立组织的室内表演的观众,那么音乐人从这些场合获得足够报酬的难度会加大。考虑到 SoFar Sounds 的运营成本非常小,所以这种做法乎是不公平的。

相比于 SoFar Sounds,Uber 看起来非常慷慨。一位曾在 SoFar Sounds 工作过的知情人士告诉我,该公司拥有一支精练的全职员工团队,他们专注于预订场地、预约音乐人和促销活动。所有真正参与演出的志愿者都没有报酬,现场主持人也没有,虽然 SoFar Sounds 会支付保险费。这家创业公司此前曾拒绝支付首次参加 SoFar Sounds 演出的音乐人的报酬,只会向他们提供 “高质量” 的演出录像。虽然每次会向每支乐队支付 100 美元的报酬,但通常只占总票房收入的一小部分。

“然而,SoFar Sounds 在忽略一个最重要的部分上似乎做得不错,那就是向音乐人付费,” 音乐人约舒亚·麦克莱恩(Joshua McClain)写道,“在这方面,他们情愿走上与 Uber 或 Lyft 等公司一样的舞台——这些角色酷似中间人的科技创业公司,拥有强大的营销能力,不必在客户和商家的夹缝中生存(SoFar Sounds 面对的是观众和音乐人)。在这种模式中,服务提供者之外的其他一切元素都被放在首位:增长、盈利、股东、营销人员、便利性和受众成员——所有这一切都是以牺牲辛勤工作的员工为代价的。” 他呼吁人们发起 “抵制 SoFar Sounds”(#BoycottSoFarSounds)的活动。

艾玛·西尔弗斯(Emma Silvers)曾在 KQED 网站发表了一篇深度报道,她发现许多乐队对 SoFar Sounds 支付的报酬深感失望,甚至不知道它是一家以盈利为目的的公司。奥克兰歌手兼词曲作家玛德琳·肯尼(Madeline Kenney)在接受 KQED 采访时说:“他们口口声声支持当地音乐人,但实际上他们的所作所为是在延续这样一种观念,即给音乐人点钱就已经不错了。”

SoFar Sounds 首席执行官吉姆·卢凯塞(Jim Lucchese)在将他的音乐数据创业公司 The Echo Nest 出售以后,曾运营过 Spotify Creator 业务部门一段时间,而他本人也参加过 SoFar Sounds 的演出。卢凯塞宣称,向每位演出参与者支付 100 美元,是绝对公平的,但他承认 “我不认为参加 SoFar Sounds 表演在现阶段对任何类型的音乐人都是正确的行动。” 他强调,一些 SoFar Sounds 演出,特别是在海外市场,是按他们想要的东西付费的,音乐人拿走了 “大部分的钱。”SoFar Sounds 获得外部企业赞助的演出极少,比如电影《波西米亚狂想曲》首映礼,在此类演出中音乐人可以获得高达 1500 美元的收入,但在 SoFar Sounds 举办的音乐会中,这样的活动仅占极小部分。

除此之外,卢凯塞还表示,“转化歌迷的能力是 SoFar Sounds 所做的最神奇的事情之一,” 暗指音乐人主要靠让观众购买他们的商品或演出门票,并在社交媒体上关注他们来赚钱的。卢凯塞声称,如果 SoFar Sounds 支付的场地保险、演出权机构及其全职员工的费用全部由音乐人来出,“那么他们可以拿走一场音乐会一半以上的收入。” 不幸的是,这听起来好像 SoFar 音乐人很少关心运营成本似的。但正如麦克莱恩所写,“首先,你的盈利能力不是我关心的问题。”

现在它现在有了充足的资金,我希望看到 SoFar 能加大在音乐人报酬方面的投入。幸运的是,卢凯塞说这是本次融资计划的一部分。除了开发相关工具帮助本地团队组织更多的演出来满足日益火爆的市场需求外,他还说,“这是我们目前为音乐人创造的唯一收入,我对此感到满意吗?绝对不满意。我们想在音乐人身上投入更多资源。” 这包括让乐队更好地与与观众互动,把他们变成自己的粉丝。

我们不觉得大多数音乐人是为了 “曝光” 而工作。诸如 SoFar Sounds 这样的中间人的介入,不应该改变这一点。该公司有机会在全球范围内增加现场音乐体验。但它应该将音乐人视为合作伙伴,而不仅仅是当作他们可以烧掉的 “原材料”,即使他们如此迫切地获得歌迷关注。否则,音乐人和追随他们的歌迷可能会永远地离开 SoFar 的起居室。

翻译:皓岳

SoFar Sounds house concerts raises $25M, but bands get just $100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手机,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