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坊

文章原标题:【逃犯条例・采访手记】那夜凌晨,我们都是无路可退的前线记者

撰文:李慧妍 邝晓斌 郑翠碧 梁焕敏 麦凯茵 郑秋玲
2019-06-10 21:34
吉祥坊更新日期:2019-06-11 16:10


2019年6月9日,民阵发起的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游行,大会宣布达103万人参与,警方数字则是最高峰有24万人参加。不论你较相信那一个数字,可以肯定的是,这天的港岛,绝大部分主要路段都挤满了身穿白衣的香港人,龙头从下午2时许由维园出发,龙尾行至晚上10时,才到达终点:政府总部。

昼夜的集气和付出,感动了无数人。然而,游行结束2小时后,气氛逐渐陷入紧张、对峙之中,警民冲突、铁马警棍胡椒喷雾短兵相接的街头冲突一幕接一幕上演。镜头前,观众看到的或只有「一批戴口罩暴力示威者」。而镜头以外,《香港01》多名前线记者,与其他新闻工作者一样,在警方的清场行动中,找不到所谓「提供帮助的40名传媒联络队员」,听到最多的是防暴警察及「速龙」小队无故、粗暴地呼喝:「走啦」、「唔好阻住警察做嘢呀」,甚至手持盾牌、挥动警棍不断向记者逼近。要退吗?记者身后,却是另一批不断推进的警员。

那夜凌晨,我们都是无路可退的前线记者……


记者跟示威者在警察眼中,一视同仁,同被驱赶。 (曾梓洋摄)

「铁脚、马眼、神仙肚」 香港记者薪火相传的特质

反对修订《逃犯条例》游行开始前几天,山雨欲来之势愈见明显,《香港01》的采访队于6月9日中午12时许,即游行原定起步时间前约2小时前,分批到达维园一带开始采访,直至大会于晚上约10时宣布游行结束,数名已经在前线工作近10小时的记者,仍需留守金钟立法会及政府总部,等待龙尾到达,及观察后续情况。

前辈说,做记者要有「铁脚、马眼、神仙肚」,今天正是一个大考验,大半天忙于访问上街市民、即时更新游行情况,几乎无暇顾及「医肚」,直至近11时现场气氛尚算和平,部分同事才有空间拖着疲累身躯,在附近简单吃个饭。

不过,只是「扒咗几啖饭」,便传来立法会爆发冲突消息,警方一度使用胡椒喷雾驱赶集会人士。同事的本能反应便是第一时间赶往现场,继续采访第一手消息。直至10日凌晨1时许,逾10名文字及摄影记者,已分批在金钟海富中心、立法会及添马公园驻守,而数百名集会人士则在添马公园草坪静候,亦有部分人士将垃圾桶等杂物,从高处向龙和道扔下,阻塞道路。

2014年占领中环一幕似要重演之际,数百名防暴警察、俗称「速龙」的警察特别战术小队迅速增兵,开始冲出立法会大楼区域,向东推进,与集会者数度推撞、争吵,而在混乱中,记者亦分别被推往中环海滨长廊、金钟海富中心及湾仔方向。

中环海滨长廊清场方向 警察未必个个躁底

大部分集会者在警方清场前,站在添马公园草坪观察、来回走动,少数人陆续搬铁马以阻挡警员路线,其间有人士称「摆三角位」较稳固,始用绳、网等工具将铁马捆绑在一起,但亦有人不认同其行动理念。而当防暴警察逐渐往海傍方向推进,在较黑暗的草坪位置,前线警员态度较为鼓躁,时而叫记者往另一方向离开,到达后又被拦截需返回头,记者向在场警员反映指示混乱的情况后,警员反而认为是记者故意不合作。

近摩天轮、十号码头附近,有集会者疑被后方警员喷射胡椒喷雾,亦有人受伤在旁清洗伤口,另有人大声叫嚣,指后方无路可行,想走也走不到;亦有人责骂警方不敢直视集会者,即遭警员还击。而警方一度举起警示旗,及后向人群喷射胡椒喷雾。数分钟后,在未有警示下,警方先后两次出动胡椒喷雾,令在场前线记者亦走避不及,有记者不幸受伤挂彩。

其后,数十集会者及约10名记者一同被困路上,记者多次向警员表明身份,及提出撤至警方防线后方继续采访不果,更有警员手持盾牌撞向记者背部。期间,有记者一路打稿一路缓慢退后,有警员呼喝:「行快啲啦」、「咁你唔好打字咯」,并手持盾牌逼近记者。记者当时是穿上印有公司标志的反光衣及佩戴头盔。

不过,现场并非个个警察都「躁底」,亦有警员细心提醒记者小心安全。直至约2时半,防暴警察一字排开突然向集会者追赶,并跑上ifc天桥,一度大声叫众人离开。记者闻声赶往天桥,却不见任何集会者踪影,反被防暴警察转身、手持盾牌步步推进,仿佛视记者就是示威者。


告士打道东行线清场,记者无路可退。 (罗君豪摄)

湾仔告士打道清场方向 防暴队,还是防记者部队?

警方向东推进其间,最前排的是身穿全黑制服的「速龙小队」,这批警员不断以警棍推撞记者,部分记者被铁马绊倒;亦有记者被「速龙」推向铁马,脊椎撞向铁马尖部。

过程中,记者曾与集会者一同被驱赶向龙和道东行线一带,其后再被驱赶至中环至湾仔绕道的湾仔出入口附近时,在场已无集会者,仅十多名记者留守。初时「速龙」不允许记者离开,记者上前交涉不果。

接近凌晨2时,集会者未有冲击警方防线,全数流窜往告士打道近电讯大厦的东行线。 「速龙」亦被调往电讯大厦附近增援,一批接防龙和道东行线的防暴警察态度较为友善,经沟通后,一名负责指挥的督察级人员允许传媒离开。

传媒随即奔往电讯大厦采访,当时为凌晨2时许,约200名集会者已占据告士打道东行线,车辆无法驶往北角及红磡海底隧道方向。集会者利用铁马、垃圾回收箱及巴士站牌作路障,与警方对峙期间高呼「反送中」口号,未有冲击警方防线。

防暴警察在凌晨2时45分开始,向湾仔入境事务大楼天桥方向推进,部分在天桥上的集会者向警察投掷胶樽等杂物,再朝告士打道西行线跑走,逾100名集会者被防暴警察围困于旧湾仔警署墙边,吉祥坊该批人士被勒令坐在地上,等待警方指示。凌晨3时许,告士打道重新通车及回复平静。

在现场受控情况下,记者上前拍摄集会者情况,但一名防暴警察以警棍推向记者,指记者「阻住警察做嘢,上返行人路。」然而,记者听从指示返回行人路,该名警员继续以警棍推向记者,记者随即表明已身处行人路,反问对方:「究竟你想我去边?我已经企系行人路!」随后另一名态度较好、较有礼貌的警员介入调停,一名负责指挥的警官指示在场警员设立防线,给予记者采访空间,才能终止阻挠采访的行为。


一名被困旧湾仔警署墙边的示威者不适晕倒,数名警员随即将该人抬往空旷地方治疗。 (邝晓斌摄)

中环军营、金钟海富中心清场方向 作势挥警棍:咁黑渠哋影唔到

近1时半,防暴警察从立法会斜坡向上推进,在添马公园草坪位置已完全将传媒及集会者分隔两边,随后一字排开站满草坪,并着在场所有人士离开,现场仅约10名传媒在采访,并缓慢按指示离开,即有警员大声喝骂:「走啦。走净你几个咋。」记者表明身份并指正在工作,有警员即说:「我哋都系做紧嘢。」但气氛似稍为缓和之际,当记者继续前行时,突然又有警员大骂:「垃圾。」记者随后指将向警察公共关系科投诉,再有警员称没有所谓。

当记者退至军营前方空地停留数分钟,防暴警察继续向前推进,在场记者问需要退至什么位置,警员仅说:「行啦,继续向前行。」记者再度表达不满,期间有警员向记者作出挥动警棍动作,被身旁上司即时阻止,但另有警员直说:「咁黑渠哋影唔到。」

另有记者即时致电警察公共关系科,惟得悉现场的传媒联络队员已撤离,表示未能即时提供帮助。相比过往大型游行活动,警方均有传媒联络组在场提供协助,以方便传媒及警方协调。

当记者被推进至政总「连侬墙」附近,向警员表示需返回立法会采访,即被反方向推至海富中心。记者向在场警员反映情况,惟未能解决,又指示记者往巴士站离开,记者多番称需要明确路线。沟通数分钟才在一名警民关系科警员帮助下,带路前往湾仔警察总部。

不过,一路上,途中再有防暴警察布防,驻守的警员在远处看见记者,便示意要求离开,同行的警民关系科警员高举证件,解释是带记者离开,始能继续向前。然而,记者到达湾仔骆克道时,又见数名戴口罩集会者,向街道扔垃圾桶,以阻扰警方前进。但随后防暴警察赶往现场清场,并着记者不要乱动。扰酿多时,记者一行约4时许,才安全离开湾仔。

一名警员搬走被示威者抛到告士打道上的垃圾桶。 (罗君豪摄)

 

相关阅读:

现在输入激动!

吉祥体育官方网站

猜你喜欢

现在输入激动!

吉祥体育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