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改地名这事不算罕见,历朝历代都干过,可谁也没王莽改得这么偏执。

因为他是个狂热的儒家复古主义者,一心想恢复周制,所以改地名也改得“应经”——我可不是心血来潮乱改的,都是按照经典书籍的指示来做的,有本可据!

王莽当皇帝时期,郡从106个增加到116个,连改名带增加,他一共改了91个郡,只有25个保留了原名。所属的县从1587个变成1585个,其中730多个县改了名字,改了将近一半。

比如,他先把交趾改名为交州,这是为了应《书经·尧典》里“宅南交”的典故。

然后,他又嫌“凉州”这名字有点“凉凉了”的意思,不够古意,于是改为《尚书·禹贡》里提到的古称“雍州”。

这样改还算比较有道理,可到了郡县两级,画风陡然变了:

据统计,和西汉末年对比,新莽时期八成的郡和将近一半的县都改了名字。

你一睁眼,全国一半的地名全变了,这是何等狂暴的变化。

比如,他把南阳、荥阳等六个郡全改名了,南阳叫前队,河内叫后队,颍川叫左队,弘农叫右队,可以说是土得无底线了……合称“豫州六队(即“隧”字,意思是顺遂)”——

你以为这六郡是在中原大地做广播操啊!

而且原来的地名也没浪费,直接向下传递,河东之名给了安邑县,南阳之名给了宛县……

这还不算完。

西汉在河西走廊设有张掖、武威、酒泉、敦煌四郡,王莽不知出于什么心理,非要把武威改叫张掖。

可是四郡里原本就有张掖郡啊,那怎么办?

王莽的解决方案特别奇葩:那张掖也改呗,就叫设屏—设立屏藩,抵御外敌,挺好挺好。

张掖人和武威人的心情不用提了,酒泉人和敦煌人也别高兴,这两郡分别改名为辅平和敦德了。

这倒霉事还不只河南、河西遇着了,山东也没幸免。

齐郡(今山东淄博、青州一带)也改名了,叫济南。

旁边济南郡的脸登时就青了:他改叫济南,那我怎么办啊?

王莽大手一挥,你就叫乐安吧!齐郡人和济南郡人只好在风中凌乱了。

作为偏执狂兼强迫症,王莽特别迷信,看见不吉利的字就不高兴,而且逆反心理特别重,非要跟正常人拧着来。

只因为他看着不顺眼,就顺口改了好多地名。

比如无锡,这地名很有来历,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

但王莽觉得不好,“无”嘛,不好,然后无锡就悍然改名叫有锡了……

王莽不喜欢“无”字,特别喜欢“符”字,“桃符”嘛,听着就吉利。

所以他把好多地名都改叫“符”了,比如沛郡改叫吾符,定陶改叫迎符……

至于“符离”—这个离字多不吉利啊,王莽大笔一挥,改成了“符合”。

有了这个经验,王莽玩得越发熟练了:

谷远县改成了谷近;

于离县改成了于合;

东昏县改成了东明;

东平国国中有个“无盐”亭,因此改成了有盐郡;

亢父这个“亢”字让王莽觉得不孝顺,改成了顺父……

嗯,王莽的反义词填空玩得真熟练。

直男王莽还特别不喜欢弯。

富昌郡有个地方叫曲周,他改成了直周;

同郡的曲梁改为直梁;常山郡的曲逆改名顺平;

还有曲平改端平,曲阳改从阳……

王直男何止能把所有弯掉的地名都给硬生生掰直了,圆的他都能给掰方。

并州有个地方叫做圜阴,“圜”字有环绕转动之意,和“圆”意思一样。

也不知道圆圈怎么得罪王莽了,此地硬被改名叫“方阴”。

朝政很不顺利,王莽还这么有闲心,简直是醉了。

中国地名有一个命名规律:山南水北为阳,山北水南为阴。

地名里一旦有阴阳二字,人们对它的地理方位就能猜个大差不差。

但王莽对这些地名很敏感,能改的全改了:华阴县改成了华坛,淮阴县改成了嘉信。

若一直这么改也有道理,可王莽的改名规律变幻莫测,谁也搞不清楚。

到了雒(洛)阳,他不改阳字,把雒字一删,改叫宣阳;

襄阳的阳字也保留下来,反而襄字没了,成了相阳;

可是范阳硬是被改成了顺阴、辽阳成了辽阴、泥阳改成了泥阴……

为什么呢?

他大概是想迷惑敌人,让对方猜不透自己城市的位置吧……

与此同时,王莽还为抵御外敌殚精竭虑,特别是在精神方面付出了巨大“努力”。

比如天水郡,他改名叫做填戎。“填”字同“镇”,意思是镇压戎狄。

这么改无可厚非,也有先例可循,可架不住他改得多,把边境一圈的郡县改了个遍。

蓟县改叫伐戎,北地郡改叫威戎,陇西郡改成厌戎郡——“厌”字也是压制之意。

戎被骂了个狗血淋头,狄也没逃过去。

雁门郡改叫填狄,北地郡改叫厌狄,白狼改名叫了仇狄。

胡字也未幸免。武要改成了厌胡,平邑改成了平胡。

改一两个地名,这算炫耀武功;

改三四处,这算雄心壮志;

王莽把边境对抗游牧民族的郡县一口气改了个遍,就近乎骂街了。

连国际友人也没幸免。

王莽曾派人去攻打高句丽,回头一想,“高”字你也配?他立刻给人家改名叫“下句丽”。

老对手匈奴单于,也被他改成“降奴单于”。

这么偏执的改名让当时所有人包括王莽自己都蒙了。

有地方一年之内改了五次地名,连新的公章都来不及刻,官府行文发布告,不得不在地名后加括号,说这是原来汉朝的某某地方,连王莽发诏书都不得不加旁注“故汉……”,否则没人看得懂。

凭王莽的这个作劲儿,新朝若是不亡,还真是没天理了。

后来光武中兴,拨乱反正,一股脑地把王莽胡乱改的这些地名都恢复原状,这场混乱才算消停。

到了汉明帝时,王莽改地名的吉祥坊一个受害者出现了——班固。

班固立下雄心壮志,一心要修《汉书》。

可是写到《地理志》时,班固发现,如果要遵照修史的原则,那么地理沿革、地名变化必须要写明白。

但王莽这强迫症兼偏执狂太能折腾了,每写到一郡一县,班固都得特别注明在新莽时期被改成什么,工作量平白翻了一倍。

关键是这些改名还没什么意义,因为很快就全被改回来了。

写了没用,不写又不行,自己挖的坑,咬着牙也得填完。

班固只好遵从自己的内心,一边哭一边咬牙一一做标注,前后足足标注了八百多处。

估计他在工作的时候,肯定是一边哭一边骂王莽的。

编辑/量 妹

审核/声 儒

签发/阿 谷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手机,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