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年年》收官了,距离它在内地网络上的失踪,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一个多月前,当人人影视宣布不再更新《年年》的时候,就已经预告了本片的命运,各大字幕组纷纷表示不会接盘,豆瓣上此剧的条目也早已删除,公号的文章全部和谐,一派避之不及的样子。

而更有甚者的是,微博微信上关于这部剧的讨论,也在一夜之间消失无踪了,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就像一个鬼魅,人们仿佛记得它存在过,可能还会记得它的名字,但在网络上一搜,没找到一丝证据。

这看起来像是某个反乌托邦小说里的荒诞桥段,但我们似乎毫不在意,我们活在这样的荒诞中太久,已经习以为常了。

和《八佰》不一样,在这一件事上,没有人愿意为一部毫不相干的英剧叫屈,“不划算”。

然而有意思的是,这些正是《年年》所要探讨的话题。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越来越关注眼前的利益得失,仿佛窥透了这个世界规则似的,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分得一清二楚。

一部电影被撤了片,有人呼吁大家要沉默:沉默才是最大的帮助,他说,历史证明,越是反弹会被打压得越狠。

有错吗?没错,这么多年来我们就是这么做的,但环境越变越好了吗?没有。

历史唯一证明的是,就算是你放下尊严去跪舔,他们还是会嫌你舔得不够漂亮,管虎还说过审查进步了呢,那又怎样?你反不反弹,你附不附和,没有影响。

这就像这些天另一个世界所发生的事一样,百万人上街,无动于衷,非得流了血,有了压力,才来个态度大转弯,你指望用沉默去改变世界?做梦。

但遗憾的是,这正是我们现在所做的事。

《年年》的吉祥坊一集,一向置身事外的老太太来了一段点题式的总结,她说这个世界变得这么糟糕,我们是该怪别人吗?不,我们最该怪的是我们自己,这个糟糕的世界是我们自己一手造成的。

“在座的每一位,都是这时代的帮凶。”

有人反对,说自己其实一直不赞同这些改变,老太太于是举了售货员的例子,当电脑代替售货员的时候,我们都不喜欢,但逐渐我们也习惯了,甚至有时还窃喜,终于不用面对售货员那张臭脸了。

我们没人关心那些售货员去哪了,他们成了一群被遗忘的无用的人。

而这个世界,就在这样一点点微小的改变中,越来越糟糕。

由此你再回溯前面发生的事情的时候就会发现,激进派上台、各种不合理的规定,这些让这个世界成为如此模样的结果都是因为我们自己的无动于衷,甚至是助纣为虐,即使我们自以为明白事理,但沉默,成了一股让世界越来越坏的推动力。

当然,这也并不是说《年年》就是一部牛逼到无懈可击的剧,它有它的问题,议题太正,论点太散,这让我在第三集看完时险些弃剧,然而现在可以说的是,幸好没有。

它让我可以好好反思一下自己,否定再否定。

人这一辈子,如果没有几次否定自己的过程,那真的就白活了。

我会想,我那么多次的谨言慎行,究竟是为了什么?恐惧吗?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的恐惧,往往不过是利益的失去,比如我会担心弄丢了这个号,但这到底能算什么呢?这种担心本来就很可笑。

我也会想,我对现在这样的环境到底应该负多少责任。

我沉默,我们一代人的集体沉默,给年轻人的榜样就是,他们也会变得沉默,并沾沾自喜于一种讳莫如深的表达。这时候,我便是助纣为虐的那个人。

不得不承认,当一个人年纪渐长,他会顾虑很多东西,房贷的压力、家庭的压力,所以久而久之也便消磨了自己的锐气,变得沉默寡言,插科打诨,言不由衷。

这似乎都可以理解,但我不理解的是有些人居然因为这样丢人的事情而总结出一套所谓的“处世哲学”,教人油滑、教人沉默、教人如何以最佳的姿势来享受一次屈辱?

而他们,总是以争取到一段短暂的眼前利益为荣?

我真的不知道,那些是非观念,此时都躲到哪里去了。

我不希望当我无法忍受这个世界的时候只会怪罪别人,我也不奢望自己的三两话语会真的让这个世界作出哪怕一点点的改变,我只希望,如果那一天出现,我不至于后悔当初一句话也不说。

如果连自己都是帮凶,我又有何脸面责怪这个世界?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手机,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