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籍 贯:湖南平江

部 别:陆军独立三十三旅特务连上尉连长

阶 级:步兵上尉

傍晚时分,我们到李未军家时,他正在坐在家门的躺椅上生闷气。志愿者问他怎么啦,他说早几天到镇上,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份证和六百块钱一起被人偷了。

他郁闷地说:“我这把年纪了,还搞这样的事情出来,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等过完今年生日(农历4月18日),我就自行了断。”

我问他怎么个自行了断,他朝门前水塘一努嘴:我打算投塘死!

同行企业家黄艺连忙掏出一把钱塞过去。

老人家接过后:“哎!你们真是好后生哇,这么多人跑大老远地来关心我,我不能死,争取再活多几年。”

李未军毕业于中央军校第三分校十七期步科,当过上尉连长,结果在文革成了老运动员,每次批斗肯定有他。结果镇上谁谁当过兵,他清楚得很。志愿者找到他之后,他也积极得要命,不但提供线索,还一同去找,被找到老兵心里有疑虑,死活不敢承认自己当过兵抗过日。他在傍边急了,一撸袖子,大声呵斥道:“妈逼的,你还不老实?干过就干过撒,现在党政策英明,你还有啥好怕的?”

志愿者2012年4月第一次访问李未军时情形。一张狭窄的床,不到一米宽,挂着发黄发黑的蚊帐。墙上挂着一个发黄发黑相框,老人向志愿者介绍相片上几个远方(台湾)的同学战友。老人说,十多年前他们在世时候,经常接济我生活,他们去世后我就没了收入,我也没什么可以报答他们。每天给他们照片上一柱香以表感恩之情。只是现在生活拮据,香火钱也成问题,听别人介绍,到镇上买了一只插电香炉,每天清早起来插上半个小时再拔掉,以表对同学感恩与思念之情!

临走时老人拄着棍子把我们送到车旁,然后在身上口袋里着急地翻来翻去,志愿者问:爷爷你掉东西了麽?爷爷拉着我的手说,伢子你从那么远来看我,我找两块钱给你们点东西吃,志愿者与随行记者刹那泪流,强忍着泪水上车……爷爷一直在那里翻找……车开后,他一个人站在路边上许久许久。

二、李我军

李我军:1924一2018

籍 贯:湖南平江

部 别:军事调查统计局东南办事处译电员

级 别:军委三阶译电员(同少尉)

2013年志愿者把李我军履历资料报给我时,把他大哥李崇诗写成李丛斯,若非资料显示李我军是东南办事处译电员、籍贯平江等字眼让我突地想起军统“湖南三李”李崇诗,那么志愿者需补充问询更多从军细节,估计得延误点时间才能通过。

其实李崇诗胞弟身份,除了可以佐证确认他抗战老兵身份之外,没什么实际意义。李崇诗胞弟不等于李崇诗本人,两人年龄差距很大,大李经历事情,小李肯定不知道。听当地志愿者说,八十年代相关部门曾找李我军联系他大哥搞搞对台统战工作,久经教育改造的李我军,大义凛然地一口拒绝:“我才不联系那个狗特务”。

三、钟动芳

钟动芳:1915—2016

籍 贯:湖南平江

部 别:陆军暂编五十四师第三团

阶 级:上等步兵

钟动芳(原名钟重),一〇一岁。平江安定镇人。抗战爆发后,在家闲逛,岳老子看不惯,教训说现在年轻人都去抗日救亡了,你一个大男人闲呆在家,摸摸自己裤裆,还有卵子不?

岳父亲侄子李超在湘鄂赣边区第一挺进纵队参谋处当处长,钟动芳因此被岳父介绍到李超身边当勤务兵,纵队司令是孔荷宠。后来该纵队改编为暂编五十四师,隶属杨森的川军二十军,钟动芳在暂编五十四师第三团,改编后李超当团长,师长是孔荷宠。

部队在平江编组成军,徒步经江西省修水县至湖北咸宁,后退守岳阳新墙河,前后约三、四年。大概是1943年左右。钟动芳想回家探亲,团长李超批了假条。钟动芳就穿着军装,还带了一床军毯走路回家,刚到家没多久,杨森有部队路过安定,保长向部队举报说钟是逃兵,钟动芳把请假条给部队看,他们就没有找麻烦。从此钟动芳就再也没有出去,文革时斗得他要死,一直到志愿者找到他之前,钟动芳从来没有跟家人说起过往事。

钟动芳抗战老兵身份是我核实的,当时我一看“孔荷宠”三个字就给过了。老孔这个红军叛将,不是一个乡下百岁高龄老人家随便就能说出来的名字。老人育有三子,均已年过七旬,和大儿子住一起,大儿今年也七十八岁了,我们来了,一直站在边上激动地抹眼泪。

钟动芳很喜欢轮椅,我们才张开椅子,他迫不及待就坐上去,再也不肯挪窝,看来他是把轮椅当活动椅子坐。

老兵已经浑然忘记自己的年龄,志愿者问他多少岁,老人回答:65。志愿者开玩笑说我66,比你大哩。老人家回答:你看起来是比我年轻些……

告示

很多朋友兄弟经常后台问我要私人微信,零散加好麻烦,干脆一次过,成立架势堂朋友群。有兴趣的朋友,扫描二维码加群。

我这人嫌啰嗦,也怕事非多,女性请别加,只限男性入群。昨天已经加群朋友兄弟,请勿再扫码串群。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手机,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