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一千多年前的苏轼,以无比闷骚的笔调,写下“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的意淫名句时,肯定想不到,今日还另有一番令人哭笑不得的政治喻意。

是的,能为千古名句赋予新愁的,只有号称“寸草不生”的帝吧网络远征军。

十余年间,这个习惯于集体愤怒的互联网组织,在经久不息的“爆吧”中不断吸纳趣味相投的新成员,规模已达两千万人之巨,已然发育为一个具备完整权力体系和运转法则的虚拟社会。

在这个虚拟的社会里,联结他们的精神纽带,不是什么主义,也不是什么真理,而是一种集体狂欢,它通过情绪的暗示和传染,使得追随者沉浸于一种宗教般的胜利气氛中而难以自拔。

一群习惯于愤怒的人,一次次陷入集体愤怒。带头人发出激昂号令,年轻人如潮水般攻入对方领地——用表情包的方式。

文明世界给了他们互联网,他们用来追剧和搜集表情;文明世界给了他们梯子,他们用来泄愤和对骂。

结果一点课本外的知识都没有学到,一点墙外的信息都没有获取,在一片片自嗨声中,意淫着胜利的光荣……

不过,这只南征北战多年,一直无往不利的远征军,这次却碰到了“硬茬”,踢到了“铁板”……

事情是这样的,本来帝吧集结在23日晚8点出发,目标是香港连登论坛,但事前攻击了某个香港脸书专页,并且留下多个“爱国”表情包。

不久后,便被香港网民光速曝光了帝吧多个管理员的隐私资料,而且个人资料的关联性相当深,只需要有其中一项资料,就可以找出个人的所有资料,例如真实姓名、身份证号、家庭住址、手机号、QQ、财付通、支付宝、甚至还有银行卡余额也是一清二楚。

等等,先让我笑一会儿……哈哈哈哈哈哈哈!

由于多位管理员快速被人肉,帝吧远征军随即宣布停止活动。

豆瓣鹅组上还有帝吧成员发帖声称,自己遭到“人肉”,不但很多人的资料都被曝光,还被人使用自己的个资填了一份“参军”表,“感觉真的要报警了”。

香港网民对此则纷纷留言嘲讽:“帝吧出征,笑到往生。”

说实话,刚看到这新闻时,我还没那么没心没肺的大笑三声,我感觉脸还是有点烫的。

什么“同文同种”,什么“同胞兄弟”,说的好听,一言不遂意便图穷匕见,今天武统,明日人滚地留的。

祖国看到你们这么流氓,是不是特别放心?

我也不理解一些大陆人面对香港摆出的优越感,才富了几天便忘记了饿死人的日子。

我最不理解的还是,有人越狱来自首,有人翻墙去爱国。

看着那些翻墙远征自由人,然后兴高采烈返回监狱的远征军,那种狂暴而有愤恨的神情,让我仿佛看到一条疯狗撕扯着拴住自己的铁链,狂吠:要是没有这链子,我早替我主人把你咬死了。

墙的存在不是为了保护你们不受外面的污染的吗?

一个经常翻墙的爱国者,还是真正的爱国者吗?

一个表里如一的爱国者,要敢于在墙内把敌人骂死,要勇于把所有在不存在的网站上注册账号的人统统举报,然后果断带着键盘鼠标路由器去当地公安机关自首啊。

好不容易翻出去了,怎么不出去做点其他的,平时在墙内党疼国爱得还爱不够吗?

按照正常的逻辑,好不容易各位有点机会出去放放风,不好好地享受一下无障碍上网,为嘛在这时候还要集体为国出征?

这真是不得不让人再一次感慨,一个人最基本的个人生活方式,网上娱乐方式,言说表达方式,都离不开你对“政治”的认识,离不开对世界的认知框架,以及面对不同意见之间的解决方式。

生活本来由意见构成,而意见就是政治。

帝吧远征军,在本质上并非是一群疯狂的丧尸,日常生活中他们可能是学生,是码农,是企业职员,是公务员……他们矜矜业业,日常生活中很可能不会谈论任何政治,也不关心任何政治,只是在意升职、加薪、谈恋爱、买房、买车、养老等问题……

要知道,在这个国家,这些问题已经让人费尽心力,无法分心,还有什么精力去关心其他?

这就是帝吧远征军与正常逻辑大异其趣的地方。

那些事关自身切身利益的“政治”,即生活的政治:异地高考、计划生育、社会保险、税收缴纳、房屋拆迁、道路修缮、公共交通、化工产业……等等问题,他们却呈现出惊人的沉默,对于政治毫不关心是基本特征。

但是对于和自己的生活几乎没有关系的领域里,一旦涉及到“国家”层面,他们又会呈现出对政治的狂热关注,种种置生死度外的言论,匪夷所思的勇敢,瞠乎其后的愤怒……

这种让人瞠目结舌的前后对比,更加让人明白,所谓的“教育”,会在多大程度上塑造一个人,塑造一个族群——对于正当维权(哪怕是口头上的)毫不关心,对于犯罪参与(哪怕是U型锁砸穿同胞的头颅)勇往直前。

从你出生开始,你的知识来源和认知结构就被控制,并且大批量的制造无数同样的人群,你的人生道路看上去有许多选择,而实际上无可选择时,你只能在一条断头路上狂奔,对待某些事情你知道该保持沉默,对待某些事情你知道可以群情激奋……

高尔泰在其散文《沙枣》里这样回忆到:“月冷笼沙,星垂大荒,一个自由人,在追赶监狱。‌‌”

是说他在夹边沟劳改,有次出工,他发现远处的沙丘上有颗沙枣树,熬到收工,独自掉队,偷偷溜去采摘。他没有逃走的念头,后来拼死追回农场。

他说自己像一头孤狼,在集体中听人摆布,早已没有了自我,而此刻忽然孤身一人,竟然觉得有自由之感。

同样有这样感觉的,还有梭罗。

他视个人独立自由如生命,却以六年不交税而主动‌‌“追求‌‌”监狱。

他不仅公开宣称自己不愿意纳税,而且认为‌‌“正义之士的真正栖身之地是监狱 ‌‌”。

他被传唤,很欢乐地入监服刑。

‌‌“当我站在牢房里,打量着牢固的石壁,那石壁足有二、三尺厚,铁木结构的门有一尺厚,还有那滤光的铁栅欗。我不 由地对当局的愚昧颇有感悟。‌‌”

这种‌‌“追赶监狱‌‌”,显然跟网络远征军截然相反。但意思是非常明确的:

除非所有人的自由都受到保护,否则没有人的自由是安全的。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手机,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