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auntbear:香港这两个月的动向,体现的是媒体环境全面崩坏,香港媒体/大陆官方媒体各说各话,大陆商业媒体全面噤声,如今冒出来各种大陆自媒体,渐渐技巧比赵皓阳之作高明,巧妙绕开真正的法治法理问题,只把对方几百万参与者理解成单纯的经济动物,不过是一种套着政治外衣的高级爽文。

但问我看什么,我并不知道——6月开始翻出去看直播、订阅信息推送,每天从沉默的黑箱里钻出去看一眼进展,看在港的几位媒体同行的报道和转发,一直密切关注到林郑说寿终正寝那天。
之后手头工作忙起来,这套动作变得时间成本太高了,常看的一个信息组推送停了,换了另一个,一天一百多条夹杂着大量粤语句子很难看懂,渐渐就放弃了。这一个月到底怎么回事,我也说不清楚,只能束手就擒,回头从《香港第一课》开始读起。

这么大一件事情,一切都寄望于受众自己去找信息,寄望于港漂朋友帮忙做信息中介,我作为一个有一些人脉的传媒从业者都觉得难度太大了。而且我在密切关注的那一个月里,墙外每天发生的事情都可入史,墙内依然明星热搜中产鄙视链地岁月静好……真切感觉自己生活在楚门的世界里,情绪长期接近抑郁,这一切真的离时代精神病不远了。

——————————————————

以下评论由CDT辑自网络:

哼******:无论墙内外,我能触及的信息大多难以完全客观无偏颇,说白了就是,谁说的都不信,我只信自己,但我没时间把所有信息全部看一遍来仔细剖析,只好放弃了,专注于自己忙碌的生活。我相信墙内不少人知道这历史意义,并明白最终关乎我们大众切身利益。但网络媒体的信息洪流呈现出来的颜色已经让我很灰心了。

有感于其他热评说的知识储备不够,我也曾经想了解漩涡中心的动力来源,除信息不确切的问题外,深感自身对香港历史及体制知识的缺失,很多事情想不通源头,一想多就会发现连自己身处环境的状况也一无所知,再想多就觉得除了自己懒惰,也是教育缺失。我也不想做庸人,但想太多会很绝望,真抑郁症不远了。

N******:在matters搜到香港第一课,现在看到二十多课,理解了这事为什么能从六月发酵到七月并将持续发酵,从律师专业人士领域迅速蔓延到普通公民。痛心于媒体选择性报道与集体失声,更失望于自身就是蝼蚁的人倒是积极在叫嚣着打就完事了的言论。

粥******:之前看郑永年教授的论文 稍微了解部分回归以来大陆对港的政经和文化治理对策 才明白发生的不是一个简单事件导致的结果 甚至可以说真正的研究者早有预见吧 而要理解如今的动向 还要从香港本身的历史和发展说去 太难了 本身知识储备不够的同时难逃周边糟糕的环境 想离处于漩涡中的他们近一点 却无能为力

皮******:像是被装在一个大黑盒子里面,只听外面砰砰枪响,就是不知道为啥响

黄******:如今凡遇大事,获取传统意义上的新闻的成本之高,真是令有点新闻专业精神的人都觉得难以坚持。毕竟不可能天天用大陆、港台、英美三方的媒体报道来做媒介素养的比较分析作业。

戚******:我认识做信息中介的不是被炸号就是三天两头被关小黑屋,发出的文章/状态也被秒删….

奥******:我没法理解的是,国内能看到的是所有人在讨论的是那个“原因”造成的局面,而从来没有人(或者是没办法)去理性地辩驳下那个“原因”。

侧******:港独们要不是有这道墙,唾沫星子都能把他们淹死! 全面禁声国家有国家的考虑吧!毕竟废青并不是就香港有,能保证国内的不趁机作乱

m******:?

S******:之前和朋友讨论过,有些东西我们从未拥有也就不觉得可贵了。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手机,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