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再教育营」的受害者,并非只有少数族群。《》在跨国追查真相的过程中,得知一位汉人受害者家属正在试着与国际组织联络,为她曾被关、如今被软禁中的家人,以及在新疆同样失去自由的汉人群体求救。

她在电话那头,对传递真相、追求公平正义、家庭团圆的迫切与渴望,与其他哈萨克、维吾尔族受访者没有两样。透过她的描述,我们看见中国政府如何形塑族群间的高牆,让平民间相互仇恨,让不同族群成为被沉默、被恐吓、被迫交出自由的受害者,替中共以维稳为名的统治,巩固合法性。

在新疆,中国政府的所有政策白皮书,都以「维稳」、「长治久安」为核心。但不只那些被指称「极端化」、「被外部势力影响」的少数民族难以发声,连在新疆的汉人,也从未自由的在媒体上,谈论他们的生活。

正在逃亡的新疆汉族居民李欣(化名),在考虑了一週之后冒险接受《报导者》越洋视讯专访。在2次、近3个小时的专访中,她把当地政府的维稳宣导文件、身分证件、请假假条和几段与警方的审问录音档、照片等证据都交给我们,透过她的亲身经历与档桉证据,我们才终于补足了新疆地区人权迫害极度重要的另一面。为了保护李欣,我们选择不公开录音档和其他具辨别度的文件。

她的作证,不仅证实「再教育营」裡汉人受害者的存在,也首次让新疆地区有汉人被严酷监控的现况曝光;透过她,我们发现,被列上「清单」的新疆汉人,在中国境内有如二等公民般,被打压、歧视,无法生存。

满城监视器、虹膜和指纹都建档,一人入营全家写报告

李欣一家的生活大致上是这样的:

他们住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一个有着十几万人口的城市,城市裡有至少5座以上的「再教育营」,有的营区是学校、医用设施、平房所改建而成。城市裡的监视是大规模的、不分民族的,例如每个巴士站有两颗监视镜头,巴士站还搭了一个玻璃小房,派驻一个带着探测器的人员,而巴士上当然也都是监视器。汉人住的社区也一样被铁丝围起,唯一的出入口被24小时监控。街上有装甲车,上头的人沿街矫正、训诫居民,天上时常听见直升机的声音。

「现在我很难联繫到我的家人。只可以打电话,但我们的电话有被监听。我们那裡(指家裡)应该是有一台监听仪器的,他们可以从仪器调取我们的通话纪录,我们被列入了重点被监视的名单。」已逃出新疆的李欣说,她的家人被告知,是因为言语上对他国政治的讚赏,而被关入「再教育营」。在那之后,他们家的菜刀被焊接铁鍊、打上编号,全家人都被拍照、写思想报告。

抽血、虹膜、指纹等各式辨明身分的资讯,是全城人不分种族都必须留下的。

访谈中,李欣用「集中营」来形容「再教育营」。她说,集中营裡头,维汉受到的待遇相似。她的家人被关在不到10平方的囚室,裡头有其他少数民族。没窗,有3个摄像头24小时全程监控,不允许讲话,每天要接受共产党思想教育,如果讲话或者有人举报,就会被送到体罚室。「我家人知道有些人被吊起来,把手铐铐起来之后吊在高处,拿鞭子打他,还有些人就是被电击,」李欣称她家人在刚被关进去时受到老虎凳酷刑,被逼供画押。

我们与国际组织、其他国记者、其他集中营受害者求证,集中营裡的确有汉人囚犯,原因不一,有的与宗教相关(法轮功、基督教、佛教等),有的是因为贪腐、染毒,还有听过放高利贷、曾任干部、政治思想不正确等理由。

李欣的家人被押之后,她连前往中国其他省分,都必须写假条申请。而即便到了其他省分,李欣也有强烈的不安全感,她很少对其他汉人提起家乡:「譬如说我租房子,他们看我们是新疆的身分证,会寻找各种理由不租给我,或是刁难我,所以我也不轻易提及我的家乡。我一说我是新疆来,我的同事、朋友就会用各种眼光看待我。」

作为中国新疆政策中,被政府「保护」的汉人族群,李欣却认为,包括数位化监控的维稳手段,是在把人逼出新疆,对经济发展无益:「(那些手段)让更多人闻风丧胆不敢去新疆。我们家附近原本有很多内地来开饭店的老闆,现在大家都在想方设法逃离此地,他们把店铺低价转让,或是卖掉,宁愿回到口裡农村老家,也不肯继续生活在这种恐怖压抑的氛围下,即使他们在这裡依旧可以赚到钱。」

也因为同时採访了新疆地区少数民族以及汉族的居民,我们才能看清,在以民族划成的政策界限之下,各种族的人如何都成为受害者。

从认亲结对、一家亲到「钓鱼维稳」

「认亲结对」政策是一个最具体的例子。截至2018年9月,政府发动110万名中国公务员与169万名新疆地区少数民族认亲结对,官方宣传说,公务员在走访4,900多万次后,成功促进各民族的感情交流。

此项官方口中成功的政策,在曾居住于新疆的哈萨克族伊尔克(Erke,化名)口中,却是这麽形容的:

「我们每家每户有一个汉族亲属,其实他们也很为难的,过来的时候就跟我们说,『不是每一个人都想来,我们宁愿与家人、孩子、我们的亲属交流,我们平常就没有休息时间,一直在工作,好不容易有一点点的休息时间,他们(指中国政府)就让我们过来跟你们搞亲属关係。』那些工作的汉族人说他们真的很为难。他们是教职工、政府人员、医生、下乡的公职人员,跟政府、国家有关係的那些人全都会被分配到每家每户当亲戚。」

李欣家裡也被安排了一个哈萨克族「亲戚」:

「我们家裡面被强迫安置了一个亲戚,被安排了一个哈萨克族,他们说这个活动叫做一家亲,他安排过来一个哈萨克族,每个月要去我家,要去几天,我没有跟他讲话,他是中共派来、我们互相监视这样,我监视他、他监视我。」

最近,一项鼓励人与人相互监控的作法是「钓鱼维稳」,不论是平民还是警察,都被鼓励以便衣、平民的身分接近「可疑」民众,佯装为同样信仰、反政府思想,对「可疑」民众套话,直到证据确凿、取得足够情报之后,就对政府举报。李欣把文件传给我们看,上头列出举报不同情节得到的不同奖金。

这是机器对人监控、人与人相互监控的「露天监狱」

李欣被强迫购买、安装在家中的报警器,被怀疑具有监听功能。(照片提供/受访者)

逃出新疆地区的受访者,不分种族,在考虑受访时有个最强烈的动机,是想告诉外界——在新疆地区,政权对人民的压迫,是建立在对人民的严格控管,而且未来不会只是对单一地区或种族。至今,宁夏与新疆两地政府已签订反恐合作协议,包括香港地区的各省警方也都前往新疆进行培训交流;甘肃、青海、北京、上海,已经引进在新疆地区使用的设备。7月22日,一篇《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的读者投书指明:「西藏正在发生与新疆一模一样的事!」

以下为李欣与《报导者》的专访摘录,谈他们怎麽被迫加入维稳、谈汉人为什麽沉默,而新疆的汉人与少数族群之间,是如何被种下仇恨。

《报导者》(后简称问):妳为什麽选择流亡海外?

李欣(后简称答):我是为了逃命,只是为了逃命。我在我的家乡没有办法生活下去,居委会成天的对我们进行各种各样的骚扰。

问:为什麽要骚扰?
答:就是我家人,他(因为)不明原因被抓到集中营,然后他们不告诉我们为什麽抓他。(然后)冲进我们家,任何的搜查令和证据都没有,很粗鲁地翻箱倒柜。他们当时说是「出事了」,想让我配合调查。

问:还有其他汉人也被关进「再教育营」?
答:我们那裡就是我的几个朋友,都被捕了。还有我家人的朋友,他们在集中营裡见面了。其中有一家人是因为家被强拆,还有两个朋友好像是之前用药,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他们就是因为陈年旧事再被抓进集中营。
我们汉族人的话,主要被迫害的群体就是有过出国纪录的,还有就是那些家裡有房被强拆,就是政府想要我们的地但不给你理由。强拆之后很多人就不服,他就想去讨说法,讨说法之后就是集中营了。

问:家人被关的事情,如何影响妳的家庭,让妳决定出逃?
答:他们成立了一个,我们有特别的术语,叫「五加一工作组」。五个人各司其职,有些负责监听、有些人负责传话,有些人负责洗脑,还有些人监视我们的自由。
从我家人被捕之后,他们强迫我的长辈去做维稳工作,后来也强迫我一起。他们要我们买维稳道具,很长的一个大头木棍,还要我们买哨子,还有红袖标,可以戴在袖子上面证明你的身分是维稳(如文章首图,经后製处理)。还强迫我们买报警器,就我了解那应该也是个监听设备。

问:监听谁?
答:监听我们。(他们)命令我们放在家裡面,上面有一个红色按钮,按一下之后,他上面有很大的麦克风,麦克风和就近的警务站有联络,他们就会很快出兵。
他们还有分派哨子,吹响之后,每一家必须去广场上,集结在一起。拿那个棒子在那边挥来挥去就是练习怎样去打敌人。他们说要打暴徒,我们不知道暴徒究竟是谁,他们说谁是暴徒,每一家人必须就要打谁。

问:真的有打?
答:目前就我了解还没有,但他们一声令下,如果你不去的话,就会被视为抗拒他们的命令,就会被关押集中营。

问:这样大家真的会照做吗?
答:我很理解你在想什麽,因为当时这件事情发生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第一反应不是感觉害怕,我觉得这件事情很可笑你知道吗,他不是一个正常的逻辑⋯⋯这件事情就是正在发生在我们的家乡,我们可以怎麽做?我们没有办法去对抗他们。
来自地狱的铃声

问:对一般新疆汉族人来说,生活是什麽样子?
答:在城市裡面,他们给每个小(社)区安装铁丝网,还有栅栏,把小区整个挡起来,出口跟入口都是有摄像头的,这是针对每一个人,无论你是哪一个民族。(这裡)是监狱,到处都有摄像头,警察在街上巡逻这样子,经常有听到直升机在头上飞来飞去。
在新疆我们感受不到什麽是安全,新疆当局叫我们怎样,我们就怎样,我们就真的只有服从,感觉是过了今天,就没有明天。当时还在新疆,给我的感觉就是,来自地狱的铃声那种恐惧的感觉,一个陌生号码要你做不想做的事情而你没有选择。不定时地打给你,而且你必须要接,如果你不接的话,他就要胁你要送你去集中营。甚至就是有一天深夜,我的家人接到电话传讯他到公安局,4个小时后才回来。
你们是台湾公民的话是很难想像我们处境是怎样的,对于我们来讲,台湾或者是香港,跟天堂一样,至少有自由。我真的很不想看到台湾变成下一个香港,台湾变成中国大陆,如果说台湾真的被中国佔领的话,可能会变成新疆,完全有可能。
问:但在很多媒体报导上,汉族受访者看似都支持政府维稳、反恐的做法?
答:实际上是这样子,我们接受採访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实话,特别是居住在当地的居民,他们没有一个人敢说实话,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剧本的,像是在表演。如果说你讲话不是官方口径的话,你的一家人全部都会被关到集中营,这不是特例。(曾经)我们当地有一个人讲说,他们就是看不过去政府对维吾尔族的压迫和统治,他就是讲很简单一句话:「哪裡有压迫哪裡就有反抗。」就是这一句话,不知怎样洩露出去了,后来他全家人都是正在集中营裡面接受所谓的技术培训。他们叫做职业技能培训,其实就是从外表看上去跟监狱没什麽区别的,但比监狱更可怕的是它没有任何的合法性,集中营是真正的黑监狱,它是没有关押的明细、关押的时间,所以大家都很害怕。

手机、硬体设备都会被检查

问:新疆汉族人若也是受害者,为什麽没有其他人愿意作证?
答:大概就两个原因,第一点是家人,有家人被捕的人,可能就是担忧自己的亲属受到牵连。在新疆,大多数人接受的教育程度并不是很高,他们不懂网路这个东西,我们是一个比较落后的地区,所以大家没有这种意识去了解真相,或是说他们了解之后他们不敢说。

问:主要还是因为恐惧?
答:对,是。之前有桉例,有一些年轻人,他们了解到国外有YouTube、或者Google Search这麽一个网页可以去搜寻一些在中国看不到的讯息,他们可能在用翻牆软体的时候,选择中国运营的VPN或是伺服器,可能会暴露他们的讯息,后来就很多人因为翻牆被抓住了。
我们那边不是你藏得好就可以,那边还有实体关卡去检测你的手机,还有硬体设备,他们都会去检查。他们请人去开发了一些软体,软体裡面设定了一些关键词,在你的手机裡面的每个路径去搜索可能存在的这些,他们认为是非法的一些东西,之后他们就会认定这个人是不是对中共的政权有威胁;他们是有一个打分机制的,说你这个人有宗教、在宗教担任什麽职位,会对你个人有评估,会影响到你这个人能不能离开新疆、是不是一个需要监视的对象,或决定你能不能买刀。
我之前有试着跟我亲戚讲一些真相,(他们)那种害怕,是从内心裡面发出来的。「你不要再讲下去了、不要再讲下去了!」然后不停地去看门外有没有人,疑神疑鬼的,已经怕到这种程度了。
「他们抓维族,跟我没关係,我不谈论政治」

问:跟妳同年的人怎麽想呢?
答:跟我同年纪的人,从小跟我一起长大的几个,我觉得他们的想法还停留在可能应该算青少年这种阶段,他们在想今天我们去吃什麽、今天我们玩什麽,他们没有为自己未来担忧,他们不知道现在是什麽情况,他们就很享受中共的统治,觉得把维族人抓起来,确实好像我们这边安静很多,可是他们没有考虑到为自己带来的什麽麻烦,他们就觉得只要把眼睛闭着就可以了。「什麽也不讲,他们抓维族,跟我没关係,我不谈论政治」是他们的想法。
他们认为他们无能为力,即使他们对这些事情表现出不满,又能怎样呢?他们是这种想法,他们今天还有没打完的游戏,明天还有没看完的电视节目,对我来说这是幻境,裡头隐藏着很多危险,没有办法忽视。

问:妳认为他们代表着大部分人的想法吗?
答:没错,他们这些想法是源自于我们的教育,和父母对我们灌输的,他们一代、一代这样子下去,我的父母当初也告诉我不要做任何事情。他们就讲「你能做什麽?你知道被抓是什麽结果,你为什麽这麽做?」我问他们,你们难道不觉得政府这样对你们很不公平?他们说「你看,人家都是这样子啊!」他们最常说的就是「人家」,人家都是这样子啊,为什麽你要搞特殊呢?
我家人当时候被抓的时候,连问都不可以问,不能问的,问多了他们就说「你是不是也想去集中营?」他们还发明一个词叫「光明学校」,因为大家不敢去直呼其名,大家就称之为光明学校,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知道,那个是concentration camp(集中营)。

中共潜移默化,让维汉平民站到对立面

问:妳的打算是什麽,出来寻求难民庇护,再把家人接过来?成功的可能性大吗?
答:我觉得他们(家人)等不了太久(指申请到难民许可再接家人出国),因为现在中国的局势也不稳定。我在网上有看一些讯息,他们如果说对新疆的管控哪一天(可能)突然就是不生效了,(但)他们(指政府)已经挑起了当地的民族仇恨,很有可能少数民族会威胁到我家人的生命安全。因为之前七五事件就是维吾尔族杀汉族人,汉族人又杀他们,互相杀来杀去这样子,是中共挑起这场矛盾,不是我们本地的居民。其实我们很多朋友全部都是少数民族,我们也尊重他们,他们也尊重我们,很简单的事情,我们互相尊重,但矛盾的挑起者就是中共啊!

问:怎麽挑起的?
答:他们讲维吾尔族杀汉族人的七五事件,是受境外穆斯林势力指使的,很多莫名其妙的理由。就说所有穆斯林都是恐怖分子,我们(汉人)要举报他们。潜移默化地把我们放到了对立面。

问:所以妳担心,未来有可能在新疆地区少数民族跟汉人的冲突会再发生?
答:我认为中共他们的管控,很有可能会有反弹,其实这个道理我们都懂,实际上就像一个高压锅一样,你不停地给裡面压力,它总有爆炸的一天。像最近中美贸易战,还有就是美国总统川普对中共有各种制裁,中国经济下滑,都可以引发各种各样的问题,中共可能缺乏经费维稳或者其他很複杂的问题。完全有可能新疆镇压不住了,那就很有可能遭殃的。因为我们当地多数人是穆斯林群体,哈萨克人和维吾尔族。他们如果说从集中营裡暴力地抢下(控制权)之后,肯定会找汉族人清算的。因为他们认为是汉族人支持了这个政策。

问:即使要清算,为什麽目标不是政府、公安,而是一般人民?
答:因为政府已经对整个在新疆的居民洗脑,希望我们产生对立,我们现在已经是站在对立面的。

※本报导为《报导者》与自由亚洲电台(RFA)中文部共同製作。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手机,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