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1

我最近常常有个感觉,就是其实弹幕里那些肆无忌惮释放恶意的人,才是我们中的大多数。

最早让我有这个感觉的是前阵子在B站看《蜡笔小新》,这是多么轻松愉快的一个动画,结果弹幕里竟然不停有人在辱骂小葵。

小葵,这个不满一岁的淘气婴儿,把房间弄乱,有人骂她贱;闯祸了嫁祸给哥哥,有人说她真是不要脸;喜欢被帅哥抱着,有人说她是花痴、色女。

你如果只看弹幕的话,会恍惚觉得他们在骂的得是一个多么罪大恶极的女人,绝对不可能想到,他们口中的“贱人”“花痴”“色女”说的是一个不满一岁的婴儿。

后来,我看《康熙来了》,每一集,真的是每一集,都有人不厌其烦地在弹幕里科普“谁谁是渣男”“谁谁是贱货”“谁谁劈过腿”“谁谁完全就是一个绿茶婊”。

我们姑且不论这些标签是真是假,也不去管一个人的感情生活是不是真的能用如此捕风捉影、二元对立的方法去粗暴定义。

我们只说《康熙来了》它只是一档搞笑的谈话节目,你拿着这些感情道德标签过来要求搞笑艺人,到底有什么意义?

最近一次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向往的生活》第三季的弹幕。

他们已经开始骂何炅每次吃完饭后都是惊呼好吃是“太假了”“真能装”“看着就恶心”。

他们骂黄磊“根本就不会做饭”“做饭就知道放那么多油,腻都腻死了”“就是一个没教养的油腻中年男人”。

最可怕的是倒数第二集,嘉宾是《暗恋桃花源》话剧的演员们,黄磊和孙莉现场演了一段。

《暗恋桃花源》讲的是一对恋人因为战争而天各一方的故事,多年后,他们都已经老了,也各自都有了爱人,这时他们才终于重逢,坐到说了一会儿话。

那是特别感人的一场重逢戏,里边有太多时代的无奈和阴差阳错的痛苦,可弹幕里却好几个人都在说“这是要出轨吗”“绿帽现场”。(不过我刚刚去原视频里找来截图的时候,发现已经被平台方清理掉了。)

好像在他们眼中没有无奈的爱情,没有混乱的时局,没有离别的痛苦,没有感人的重逢,只有粗鲁的质疑和辱骂。

我们以前总觉得这些像是发了疯一样的人总归是少数的,可我最近却越来越觉得这些人或许已经占据了大多数。

2

这种现象不只出现在弹幕里,还大量出现在了微博评论里。

昨天我刚看到一条微博,是一个女生发的小视频,视频内容是她在国外青旅男女混住的六人间里拍的外国小哥。

然后这个小视频被一些营销号略带猥琐地转发了出来。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青年旅舍因为便宜,所以大多都是这样混住,结果视频一发出来,下面的人立刻就开始了几乎疯狂的讽刺和侮辱。

有说老外有狐臭,是牲畜的,外国男人不能睡中国女人,但中国男人可以睡外国女人。

有说这些女孩都是中国鸡的。

有说这里面的人全是艾滋病友的。

有说这样住到一起就是巴不得群p的。

就只是一个男女混住的青年旅舍而已,想出门旅行又不太有钱的学生大多都是住过的。

为什么这么一个视频就能激发出这么剧烈、大量、不加任何克制的可怕恶意。

要知道被他们这样辱骂的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也是别人的女儿、姐妹和朋友,他们为什么能这样对着网络那端一个活生生的人口出恶言。

我怎么也想不通这件事。

我之前发过一条微博,讲父母和家庭教育的。

我本来相信只要智力正常,就能够看懂我是在说家庭教育、以身作则的重要性,结果评论里突然就出现了大量的人开始用很荒谬的逻辑来质疑我。

有人问我家长的爱可以抵御大麻、迷药和刀子的吗?(家长的责任不就是教育孩子识别善恶是非吗。)

有对我动机进行恶意揣测的,认为我是作家,所以就是利益相关。(因为是作家,所以就不能说话了吗。)

还有人问我,人贩子怎么破。(这到底跟我说的东西有什么关系。)

这些质疑,一是跟我正在说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二是根本经不起任何推敲,纯粹就是没有杠创造杠也要和你抬杠,完全不顾任何逻辑。

你说家庭教育、父母的爱,他说毒品、人贩子并恶意揣测你完全就是为了维护自己利益。

他们上来就不是为了要和你讨论青旅男女混住是否合理安全,讨论年轻人没有钱该不该出门旅行,讨论父母到底应该给子女什么样的爱和教育。

他们打从一开始就是要找到一个荒谬绝伦的角度,去自以为是地驳倒你、打垮你,如果打不垮你,就给你扣上一顶“利益相关”“用心险恶”的大帽子。

他们从来都不是要解决问题,他们只是要疯狂释放自己的恶意。

不管是弹幕里那些人,还是微博评论里的那些人。

3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对这件事感到困惑,我是真的不懂,不随便释放恶意,难道是一件那么难的事情吗?

直到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才让我有点想明白了。

上周开播的《声入人心》里有个中非混血的男孩,妈妈是援非医生,爸爸是非洲当地人,他自己则从小在上海长大。

微博评论里有好多猥琐下作的歧视言论。

而也同样是这些人,动不动就要声讨欧美国家歧视华人,说眯眯眼、数学好、雀斑多、颧骨高全都是刻板印象、种族歧视。

这些当然都是刻板印象、种族歧视,可问题是我们不能一边反对种族歧视,一边转过身去肆意歧视别人,对不对?

但也就是在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才明白过来,其实他们在释放恶意的时候,并不觉得自己是在释放恶意、散布歧视。

他们都觉得自己是在维护天道正义,而一切不符合他个人标准里正义的事情,就都是不应该存在的,就都是应该被谴责的。

——女人和外国人睡男女混住的青旅?真是不要脸。

——你居然敢说我不懂得如何教育孩子?你一定是居心叵测。

——欧洲人、美国人不许歧视中国人!但中国人可以歧视非洲人!

这就是他们所坚守坚信的正义,他们觉得自己说的所有话都是在为了让世界变得更好。

那这些言论让世界变得更好了吗?

4

就只从微博来说,几年前还有许多很有意思的博主,他们有的写情话,有的写小说,有的说段子,有的搞摄影。

现在呢?还在活跃的人只剩下每天搬运段子的营销号和在转发里“哈哈哈哈哈哈”的营销号。

为什么?

因为只有这些东西是最安全的,是最不会被恶意反驳、被疯狂抬杠的。

也许你要问,被反驳、被抬杠、被恶意揣测是那么可怕的的事情吗?

是的,真的很可怕,因为那会让你变成一个你自己讨厌的人。

就只说我自己,我不过是一个只有两万关注者的微博博主,却已经几乎每天都要被这样毫无逻辑、充满恶意的抬杠。

刚一开始,你还会跟他们摆事实、讲道理,因为你会想“我不能跟他们一样恶毒”“我得把事情掰扯清楚”。

可是渐渐的,你就没有耐心了,因为你发现无论你说多少次,就是有人装傻或真傻地假装看不见、看不懂。

然后这样再过一段时间,你就慢慢地失去了表达的欲望,因为你知道不管你说什么,都一定会有人跳出来跟你抬杠、说你用心险恶。

你说“花美”,他就一定要说“也有不美的花”,你说“这部剧好看”,他就会说“这也叫好看?你可真蠢”。

慢慢地,你就不想再说话了,而再遇到这样的人,你也就不再分辩讨论,而是直接拉黑了事。

人都会是累的。

于是,还在说话的,就只剩下了他们这些举着道德正义之名、行龌龊歧视之实的人。

也正是因此,我们的互联网环境才会变成现如今这样的一泡污秽。

5

今天是英国首相特丽莎·梅的告别演讲,其中有一段话说得很好。

她说:“如今这个网络时代,语言不经筛选,就可以被传播,咄咄逼人的激进言论,往往不考虑事物的复杂性,但这种愈发极端的观点,恰恰愈能吸引眼球,这使得我们的舆论环境陷入怨恨和敌意的情绪。”

这段话用来形容我们如今的中文互联网环境也是很合适的。

从视频弹幕到微博评论,他们不管人、事、物的复杂性,只要看到一丁点可以攻击的缝隙,就要冲上去一阵疯狂撕咬。

——旧日情人多年后重逢交谈,那就一定是要出轨,是要给正宫戴绿帽。

——年轻女生住男女混住的青旅,就一定是不检点的荡妇。

——中国人嫁给非洲人,就一定是不明是非、嫁给了昆仑奴。

他们不在乎理智、不在乎真相、不在乎人性的复杂,他们只想要抢占一个高地,然后站上去鄙夷、辱骂、贬低其他人。

至于对不对,他们不在乎,因为这个高地过去了,总还有下一个高地等待他们去抢占。

更糟糕的是,他们的人数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来越多,而真正理智清醒的声音则在他们的围攻下变得越来越少。

我实在看过太多人,他们已经被伤害到心灰意冷,没有任何动力再去发出一点声音。

这些恶意毫不在意地一次又一次得逞,已经有太多太多人被这些恶意击垮。

有句很俗气的话叫做“不要把这个世界让给你瞧不起的人”。

我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和志向,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从看起来已经是大多数的他们手中夺回什么。

但我觉得只要我们还有气力,那就不要停止发出一点正常人的声音,我们不能让那些脆弱的、被攻击的、被辱骂的人们觉得这世界已经完全被恶意占领。

可能早晚有一天,我们也会失去耐心,也会心灰意冷,也会不想要再在这个糟糕的网络环境里说出任何一句话。

但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再试着多说一点正常人才会说的话,再试着释放出一点正常人应该有的善意和包容,再试着与那些没来由、没逻辑、没底线的恶意战斗一下。

我们不能就这样轻易把世界拱手让给那些充满恶意的人。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手机,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