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成都电子科技大学郑文峰教授给研究生开了门通识课,《创新的本质》。但凡不是实打实教点啥专业知识(比如java语言怎么写之类),而是启迪思维拓展视野的课,就会被学生视为“水课”,从一开头起想的就是蒙混过关,拿个轻松学分。

这样,有学生压根没去上课,或者课上不听讲就不奇怪了。这位郑老师的课并不水,有内在逻辑构成,有自身的体系。但在这些从不把社会科学看成科学的学生眼中,这个体系简直纯粹就是为了跟他们过不去。那些深奥的字眼,比如复杂性、混沌、动态系统、耗散结构出现在一门“水课”中,在他们看来那就是“不知所云”,是老师在秀优越感。

可他们还是需要学分。拿到郑老师的学分,必须完成三篇课程作业,总字数1.5万字。事情就这样爆发了。当郑老师在QQ群中提醒,不要写高中作文哦,随即贴出了一篇歌颂中国古代四大发明的学生作业,说这就是强行把高中作文变成论文。

有学生诧异:“四大发明不能写吗?那不也是创新吗?”

郑老师回答了这个问题:

1、我在第一节课上对创新进行了定义,创新是一个科学的系统过程,不是一个概念。论文要回归课程内涵。如果听了课就很好写,没听课相当于啥也不知道,确实不好写。

2、都9012年了,别总去翻老祖宗带来的那点优越感。四大发明在世界上都不领先,也没有形成事实上的生产力与协作。按学术写作的要求,四大发明你没法写,因为没有任何细节和数据。

学生接下来的反应让我想到文革画风:

A:我严重怀疑你是个美分,中华文化何其灿烂伟大,创新更是数不胜数,还说什么中国古代没有实质上的创新,没文化就别乱说。我建议你去读读……你这样诋毁古代中国劳动人民的发明创造,注定是要让人民所唾弃的。我觉得还是袁隆平让你吃得太饱了,有空还是多读读书吧,没文化很可怕的,人家会笑你的。

B:说得好。我已经做好挂科的准备了。凭什么不让我写四大发明……

C:举的例子全是国外的。我们的马云爸爸难道不是(创新)吗?

显而易见的是,郑老师对选了课而不去上现在又想尽办法要学分的学生是不满的。是个人都能理解这种不满。关于为什么写四大发明不能通过,或者他们的“马云爸爸”模式为什么不算创新都做了有理有据的解释,回答了学生的问题。从贴出的对话看,这位郑老师头脑很新,治学严谨,在为人师表的风范上也并无可挑剔之处。

几位学生相当不善地逼郑老师拿出他的论文,郑老师屡屡说你们自己去搜索,谷歌学术,researchgate都行,搜我的名字就可以。关于这个索要论文的对话,学生态度之卑劣让人难以相信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研究生,完全是小流氓的架势。

说小流氓也真没冤枉他们。看一下截图:

如果说这张构陷的证据,让人为其卑劣愤怒,下面四张截图,这两位学生如此理直气壮,则是让我五味杂陈感慨万千。

这些年轻人都聪明成什么样儿了!一本正经地分析郑老师错在哪儿:不是因为“侮辱”四大发明,而是他不懂事,不正常。他非要打破规则,非要坚持人文学术规范,非要跟学生较真。这是不理解学生!

啊哈他们是多么委屈啊!我不得不说,利己主义者已无需精致,但凡妨碍自己目标的人,那就不要心慈手软,去挖坑啊,去构陷,去扣大帽子,去大批判……

我不想用我所了解的美国大学生在人文学科上的学习强度、治学要求来作为对比,否则我就是“美分”了。

这些不再精致的年轻人得逞了。郑老师被处理了,两年不能上讲台。这是有心向学的成电学生的损失。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手机,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