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编者注】单仁平批评崔永元的文章已被404(谷歌快照)。

2017年6月4日,崔永元因言论违反了“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而遭新浪微博禁言30天。在此之前的一、两天里,他的微博内容频频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和《微博举报投诉操作细则》”而被删除。

以下为崔永元在被禁言之前所贴出的删除通知:







附1:

网络流传的疑似崔永元微信内容

附2:

环球时报|单仁平:崔永元委员和崔永元大V应该分开

4日给全国政协领导人发公开信,点名指责一些知名网上活跃人士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在互联网上肆意作恶,栽赃构陷,杀良冒功。他指控那些人在网上大耍流氓,说他们手中握有删帖、销号的特权,搞得舆论场乌烟瘴气。他表示自己作为第十一届和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将用建言献策系统将内容上报,提供更详尽的证据。

值得注意的是,崔永元所举那些人“作恶”的例子,主要围绕他们对他个人的攻击展开,比如他被扣各种帽子,他的一些回应被删帖,而抨击他的话却能留在互联网上,等等。

崔永元当年因主持央视《实话实说》栏目成名,后他公开表示得了抑郁症,中断了那项工作。再以后他主持《小崔说事》,直至离开央视。他在央视积累的人气为他后来在舆论场上扮演焦点人物奠定了基础。

这几年崔成为舆论场上反转基因食品的旗手角色,并因此与很多人发生激烈冲突。舆论场的阵营通常是以意识形态倾向划分的,由于每个阵营中都有支持和反对转基因食品的人,因此崔的意识形态标签并没有他的“反转基因”标签那么突出。

崔永元个人舆论形象的最大变化应当说是他说话方式变得极端、粗俗了,很爱与人互骂,打嘴仗,经常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与当年的小崔判若两人。他算得上是当下与人互相攻击最多的大V之一了,而与他互攻的人里,大部分名气都远远比不上他,但他看来真的很动气。

在反对将转基因引入主粮作物等方面,《环球时报》也有自己的态度,我们发表过在转基因问题上需要高度慎重的社评,但我们不赞成小崔那种宣扬自己观点的方式。

崔永元开网络商店,专卖非转基因食品,而且被指出卖得很贵、宣传方式不严谨,我们想说,这会削弱他反转基因的公信力。从长远看,小崔恐怕需要做一个选择,或者做反转基因的舆论斗士,或者做一个电商,两者同时做,人们有可能怀疑他高调反转基因的动机。

崔永元作为政协委员对网络治理提意见,这是他的权利。然而他这样做只应出于公心,而不应夹杂自己与论敌之间的个人恩怨,他的个人官司应当与履行公务区分开来。 在我们就这个话题征求学者意见时,有人提出,小崔过去做主持人时都是单向传播,他一直对自己在互联网上受到各种挑战很不习惯,因而反应过度敏感。我们通过这篇文章把这种看法传递给小崔,作为他兼听则明的一点材料。

身为政协委员,小崔在互联网上应当谨慎使用这个名头。他给政协领导写信,发提案,可以按照政协的程序走。但把这些高调公布在互联网上,并且与个人利益联系起来,是欠妥的。当他那样在互联网上说话时,人们是应该把他当作政协委员,还是作为一名论战者来对待呢?

法律会对崔永元作为政协委员加以保护的,若网上的极端力量威胁“全国政协委员崔永元”的安全,法律一定会站出来。但是网络大V崔永元和电商崔永元的名誉,需要小崔自己来呵护,这个道理应当不难分辨。(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wellbet,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