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今天不少学生和家长冒着炎热天在奋力抗战高考,朋友圈一片哀鸿也在高谈被誉为“人生中最重要的考试”,欣喜者,发狂者,再回首者,批判者形成了你我他不同社会人眼中另类的高考。

我在朋友圈中对此说了两条:说高考改变命运,或者说相对改变底层命运,那纯粹是胡说八道,第一,都是猪圈,从猪圈里通向奴役之路或者说通向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之路,这两个是主流,当然我不排除个体走向精神自由的;第二,可以去看看海外那位网红,以及华强北卖手机的,从利己主义者角度,也跟读多少书无关,当然你要想靠近接近投怀赵家,读书还是有用的,尤其北大清华;第三,个体的解脱,比如读书与思考,跟参加高考与在高校读书一样没有任何关联。读什么书,走什么路,很多时候是你兴趣使然再加上尤其你后天的努力。我不认为中国式大学里,有什么书是值得读的,相反,一个真正有学习力的人,走到哪里无论做什么,都可以与真知识为伴,且精神充实。

“我自己感觉,如果读书越多知识越多,还不反动者,一定是白读了(这跟我读多少没关,不是自吹),因为正常逻辑一定是反动的;高考相对公平或吉祥坊公平,谁给过你公平?你太精致了,你跟北京人这样的录取分数一样?不一样就别扯公平,人家是优质品种,你是劣等二品;再说什么教育的本质是Xx的,我告诉你,屁话,一铛专政下,你给我讲意淫,脑子坏掉了吧。这里的教育只有党性。”

接回本文主题崔永元先生,我们不谈他的转基因技术与做生意发达与否,只谈他的上书信。想必能看到的朋友已经看到他6月肆日给政协zhuxi的公开信,第一段旗帜鲜明说,我是第十一届、第十二届政协委员,无党派身份在中国式参政议政中,它一般代表了一种有身份的名人,即使真无党派,但在现实中也依然具备社会或政治能量。

第一段开宗明义地现在裆的高度,比如上情下达要准确,沟通渠道要畅通,不能让所谓水军降低裆和政府公信力。

简单分析可得出这样的结论,崔永元认为造成今天裆和人民矛盾对立的原因,不在于这两者,还在于裆内的小人使坏,即裆还是个有理想有抱负非常优秀的裆,只是被一小撮人或别有用心的人给利用。这样的话术其实历史至今我们都是非常熟悉的,比如某某某集团,某某某路线斗争,某某某勾结境外妄图阴谋某某某。

也就是说,第一段,崔永元的目的与意义是站在裆的立场上说,裆内有坏人,我们要清君侧。接着后后面段落,崔永元更是直接以爱裆爱国来反击裆内“政治流氓”。

他原话是,“这些政治流氓既不爱裆也不爱国”。。。换言之,崔永元把裆内分两种,一种是像他这样的政治精英,即裆内健康良心力量,一种是像他说的政治流氓一样,随意剥夺大家自由言论与书写的。

如果把崔老师的话术做一种同类型的转换,就变成了,腐败只是一小撮人,八千万领导干部做大多数都是健康力量。

关于崔先生的公开信,爱护着爱如至宝,瞧,竟然有人为民请愿,竟然有人说真话;反对者反对其价值一文不值,既标榜着维护权利,同时又把权利限制于裆的小粉红情趣内衣下,这既不是真维权,更类似抖机灵。

比如张雪忠谈到,一位朋友问我对崔永元的公开信怎么看,我说:“我本来不想评论这事,但你既然问我,我就坦诚地说下自己的看法。崔的信一方面是对几位鸡鸣狗盗之辈的痛斥,另一方面又通篇强调爱dang爱国;厌恶那几位爪牙的人,当然会对崔表示支持,而政治立场更为明确、清晰的人,当然不会认同崔立论的前提。这本来就是各有己见的平常事。就我个人而言,我肯定不会认同崔以爱dang爱国来立论的作派,因为:(1)那几个鸡鸣狗盗之辈,本身就是dang国体制的产物,甚至是这个体制直接豢养的爪牙;(2)崔所诉诸的权力,与这些爪牙依恃的权力,完全是同一的东西;(3)谈论公共事务时,一边声讨体制的症状,一边又遮掩甚至美化体制的病根,这样的做法到底能有多少价值?一个人既要爱dang爱国,又不想接受党国体制的必然产物,这难道不是自相矛盾吗?”  另外,我也想请教大家:一些人昨天一边为当年前的事悲伤不已,一边又为一封通篇“爱dang爱国”的信激动莫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啊,这是怎么回事?给他点赞的人,大概也是认同两头通吃实则为裆为国分忧的精致模式。我当时看到那封信,简单写了几段在朋友圈:崔永元那封信实在脱离不了公知爱dang爱党口吻,不是一般的误导。比如说政治流氓既不爱dang又不爱国,只有你配?公知们最大问题是两头通吃,既表现出为屁民说话,又厚颜无耻跟党国勾兑。后者原谅我说句实话,既选择dang国,就没必要装逼。我们从不按依法治国说辞对他们说,要依法治国,要依法删帖要依法封号。这种纯幼稚型说法,难道自己不觉得可笑吗?

本质上来说,崔永元与点赞粉们最大的问题是智识不清,两边都想靠,吉祥坊一个也靠不上。以前有位官员说得好,你是姓裆还是姓人民?对所有两头吃骗玩弄民间舆论的你们来说,真应该静心想想所处何地?说话开嘴角,是抖机灵矫情依法爱dang爱国呢?还是认清现实贴近人间?

我反倒认为,崔永元们如果真如他自己所说的“爱裆爱国”,就应该更旗帜鲜明走传统士大夫之路,跪谏,哭谏,死谏,如果真能这样去做,我想天下人也都理解你的良苦用心,你也能青史留名。瞧,这就是当下的孤臣孽子,这就是最爱裆爱国的新人类崔元,比屈原还更崔元。

倘若持续遵循着这样一条合法性维权,我不得不说,崔永远你跟政治流氓的底蕴,不过是“相煎何太急”,毕竟都是为裆为国分忧,方式方法不同罢了。有理由相信,你们全家都非常爱裆爱国。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wellbet,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