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作者: 新闻

作者丨许乐、午夜DJ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结束了,互联网主权的话题再次被强调,《环球时报》的社论就以“莫将互联网的开放与主权对立起来”作为标题,是的,怎么会对立呢?例如,乌镇会场上的wifi就可以访问全球任意一个网站。

当然,不是每个用户都能享受到互联网的开放,这时候,他们需要做一件事:

我们跟一些互联网用户聊了聊TA们的史,原来,每个不自由的网络用户,都有各种的原因:

温馨提示:由于本文含有太多敏感词,已作**处理

小黄  重度二次元

“没办法,那就翻呗”

初三的时候跳进二次元大坑,发现好些资源都看不了,多得贴吧大佬指了一条明路——墙外。那时候是真的简单,上百度搜“v*n”(此处含敏感词,已处理),一堆免费的任君选择。现在不行了,没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搜索结果未予显示”那是百度给面子。

现在用百度“v*n”搜索结果

玩游戏要用加速器,关注游戏更新follow喜欢的画师都要上推特,现在连p站这样一个画师交流的网站都被墙了,动不动就说这个黄那个暴。

没办法啦,那就呗。

对于墙吧,轮子的网站被屏蔽我没话说,毕竟煽动力强,很多人都还做不到独立思考。现在的情况就是矫枉过正,不筛选了,干脆一刀切,连上次老师布置作业要用的学术文献库都能被墙。

所以说,未来这十年我都觉得没有好转的可能了。

毒独  前ins忠实用户

“突然有一天,它就不行了”

instagram是世界上最大的图片社交网站

本来嘛,用ins用的好好的,高中的同学会在上面分享生活状态,大概就是现在的朋友圈。

突然有一天,它就不行了。

一开始还不知道是被墙了呢,在朋友圈看到有人讲这个事,还介绍了怎么解决,也就是啦。

2014.9月,大量香港用户在ins分享自己**的照片,ins随即被封

找的那个梯子用起来有点麻烦,各种乱七八糟的设置,才终于重新连上了。

后来也会偶尔去看一些墙内看不到的新闻,至于ins,现在已经基本不用了。

王先生  广告导演 

“问为什么就是启蒙的开始”

我大学时是一个技术宅。

那时候不理世事,全副身心都放在了拍视频上面。也是一次跟我弟闲聊,才知道了墙的存在,那时候没什么感觉,也没有去翻过。

毕业了,开始自己拍视频,开公司。在看到了各种的怪现象之后,我才开始问“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的社会是这样子的?为什么我们的人是这样子的?

微博被删甚至账号被封停已经成了一件见怪不怪的事情

我开始

对我来说,翻出去还有的一个好处就是:YouTube。无论是各种技术上的干货,还是远古流传下来的视频,上面真的是应有尽有。

问为什么就是启蒙的开始。

LYK  散发着404气息的人

“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初三,在一个网吧里,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然后加了两个小时的网费。这对当时的我来说也算是一笔巨款。

我本来加的是制图交流群,可群里人却总是会聊一些今天看来很作死的事情。他们还在群文件上放了许多个奇奇怪怪的压缩包。

某文件夹截图(大家不要举报我

好奇心害死猫。那天去上网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打开了。“自由门”,“无界浏览器”,从此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内网的信息污染很严重,在墙外看新闻,你才可以了解的更多。这个了解并不是说让你了解这个国家有多差,而是你要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有知道了这些,你才能更好的去建设它。

CTT  权志龙脑残粉

“关注了川普的推特,嫌他烦,取关了”

我翻的唯一动力就是他——权志龙,30岁,韩国人,歌手。

在ins上面给肥龙的照片留言点赞的时候,会有一种直接的接触,就好像我在他面前跟他说“你今天真的很帅啊”。而不是我在中国,他在韩国,我是粉丝他是偶像。

韩星权志龙instagram动态,下面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留言

在推上还关注过川普,哪怕没怎么注意他说什么,吉祥坊,嫌他烦,就取关了。

大傻  最早接触互联网的一批人

“有人发来一个链接,打不开,就自然想着要翻*才能看”

在当时,

并不是一件需要刻意留神的事情,有人发了一个打不开的链接,自然就想到要翻才能看。

况且,那个时候几乎所有的黄色网站都需要翻。这简直就是我们这一批人的必备技能。

网页无法连接时出现的“404 not ”

一开始,基本上所有的梯子都是免费的。只是今时不同往日,我现在也每个月都会在梯子上面花钱。

年轻的时候在墙外看到很多墙内看不到的消息的时候,我也会义愤填膺。现在想通了,“存在即合理”,稳定才是最重要的。我无法承受动荡生活对我的影响,中国也承受不了。

至于言论的收紧,这不是一件好事,但也坏不到哪里去。

Giddens  程序猿

“开发者的压力才是最大的”

2010谷歌退出大陆,我才确切的意识到墙的存在。

现在的我想回来,大概凡是有一些互联网基础的人,都很容易意识到这件事情吧。

主要都是为了用谷歌,这个地球上最多人使用也是最好用的搜索引擎。内网的英文搜索做的十分之烂,学计算机的则常常需要用到英文的资料,就找人帮忙搭了个梯子。

可能同是程序员的原因吧,在**这件事情上很感慨的就是,梯子的开发者们才是承受压力最多的人。说到底,我们就是在白嫖。出了事抓的不是你我,没了这个梯还可以换一个梯,相对于他们而言,我们的付出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

某APP软件“团伙”公告

当然,无论是开发者遭受到的压力,还是我们多出来的麻烦,这都是不应该存在的。

小编:有时候我会想,这大概是伟大祖国的一盘大棋吧。为了人民的幸福,社会的和谐安定,经济的健康发展,中华民族的复兴,方校长们甘愿背负骂名建了这么一堵墙,这是一堵伟大的墙。

查看相关文章吉祥坊wellbet,访问手机版android和IOS吉祥坊APP吉祥坊(www.winjxf.com)

发表评论